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互联网巨头开打“红包大战”

10小时内1.5万微博粉丝给TFBOYS塞钱炫真爱    马云昨天只发3000块红包被嘲无首富觉悟

金陵晚报记者 储伟伟


    昨天,你的微博被红包刷屏了没?距离春节还有半个月,互联网巨头却已经开打“红包大战”。
    2月2日,新浪微博和阿里巴巴支付宝联合发起的“让红包飞”活动启动。各路粉丝“任性”塞红包,力证真爱粉角色。活动上线不到10小时,仅给TFBOYS三位“小鲜肉”塞钱的网友就超过1.5万人次。
    支付宝大方给范冰冰“塞钱”33333元,马云却因为只发了3250元的红包,被微博网友笑道,“你有没有点首富的觉悟,红包呢?”
    此外,有消息称,腾讯微信将与春晚达成合作,在除夕夜联合多家品牌商发微信红包。

“大熊”登顶  撒红包疯狂“吸粉”
    新浪微博内部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说,微博发红包今年首次增加了“间接”红包。用户为明星红包充值后,即可和明星一起发联名红包。
   《金证券》记者体验后发现,当你给范冰冰充值100元,别人抽取到你赞助的红包时,会在其微博主页上显示出,“抽到了范冰冰和某某某一起发出的现金大红包”。而且,抽中红包的人还会立刻自动成为你的粉丝。
    截至昨天晚上7点半,排在最有钱红包榜榜首的是知名电商微博“万能的大熊”,微博认证是新徽商联盟品牌公关顾问宗宁。当天5000多位网友给他的红包塞 钱,他共计收到约11万元。在给“万能的大熊”塞红包的粉丝排行榜上,排在前两位的是两家新的化妆品品牌的负责人,塞钱额度分别高达5138元和5000 元。
    “万能的大熊”出人意料力压“小鲜肉”TFBOYS,有其独特的营销之道。他在微博上直言,微博红包活动是电商小卖家吸引粉丝然后转化为销售的利器。他还 分享了“红包吸粉”法:“为什么我一口气充了十几个大V的红包,因为我可以以此吸到他们的粉丝,其中不乏大V的高级粉丝。”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万能的大熊”确实给孙俪、吴亦凡、雷军、周鸿祎等大V“塞钱”250元-650元不等。
    “吸粉成本不贵,大概一个粉丝就一个红包,平均一块钱左右”,“万能的大熊”在微博上分析称,“微博红包都是绑定支付宝才能提取的,所以目前粉丝完全都是 真粉、活粉,非常有价值。我去年一年,写了一二百篇文章,篇篇粉丝头条,才增加了七万多粉丝,而现在一夜之间增加了2万多,简直是太划算了,太省力了,而 且每个人都可以如法炮制,完全没有门槛。”

“小鲜肉”受宠 给偶像塞钱炫真爱
     新浪微博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2日16点,微博上已经送出超过549万个红包。因为用户还可以在微博上给自己偶像的红包塞钱,网友抽到的红包也会显示为用户与偶像联名发出。这种联名红包也极大刺激了粉丝参与热情。
     据了解,活动上线不到10小时,给TFBOYS成员王俊凯“塞钱”的粉丝就达到6600多人。仅给TFBOYS三位“小鲜肉”塞钱的网友就超过1.5万人次。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王俊凯目前排在最有钱红包榜第二位,而TFBOYS的其他两位成员也集体入围前十。有粉丝“任性”写道:“我给@TFBOYS-王俊凯的红包里塞了921元,连我都超不过还敢说是真爱?”
     而范冰冰能进入榜单前三,有两个“土豪粉”功不可没——支付宝钱包和“中国星”电影公司主席向华强的太太陈岚分别给范冰冰塞了33333元和10000元。
     有意思的是,支付宝大方给范冰冰“塞钱”,而马云因为只发了3250元的红包,被指“太小气”,甚至有微博网友笑言,“你有没有点首富的觉悟,红包呢?”

微信将入局 春节上演红包大战
     新浪微博内部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表示,除夕夜春晚播出期间,微博将联合支付宝、四季沐歌等企业向用户送出将近亿元的现金红包。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打算在除夕夜撒红包的不止微博和支付宝,还有微信亦虎视眈眈。有消息称,微信将与春晚达成合作,在除夕夜联合多家品牌商发微信红 包,传闻合作门槛达到5000万元。微信此前的数据显示,2014年春节从除夕到初八,超800万用户参与了微信发起的抢红包活动,超4000万个红包被 领取,平均每人抢了4-5个红包。
     知名电商评论人鲁振旺接受《金证券》记者采访时表示,发红包的病毒式传播威力太强大,可以预见的是,这个春节的“红包营销”会非常频繁常见,红包大战一触即发。
     有分析人士表示,红包一头连着人,一头连着钱,是移动互联网与线下商业结合的重要手段,“红包是很好的载体,但背后打的还是移动支付战”。
     鲁振旺对《金证券》记者表示,他自己也充值了688元给微博粉丝发红包,此外粉丝还给他塞了3000多元。他认为,微博的红包活动已经形成了病毒式营销的 链条:给明星塞钱-发联名红包-粉丝抽取红包转发-收获真实、精准的粉丝。这不但能给塞红包的用户快速增加粉丝,同时迅速提高了微博的粉丝活跃度。
     不过,他同时指出,快速“吸粉”也可能会有“副作用”。他举例称,也许有的人抢了200多个红包,但发红包的200个人却不一定是他想要关注的人,用户拿了红包后,会慢慢把这些关注的微博清理掉。
     鲁振旺对《金证券》记者说,微信红包和微博红包的一个不同之处是,前者的红包发给了一个朋友圈内的熟悉人,后者则是给陌生的粉丝,不过这些营销活动都有共 同的目的:吸客。微信红包是为了快速让大量用户开通微信支付,而微博红包也是为了培养微博支付的习惯,这为它后期带动游戏等板块的发展提供支持。

  

>>>笔尖

让红包飞一会儿


   眼瞅着,微博、微信、QQ、支付宝拉起的架势,今年我们大概又要在一轮又一轮红包大战中欢度春节了。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每到春节必然有的这句调皮的吉祥话,正在被互联网巨头们变成营销大战的注解。刷刷微博和微信,就能随机抓红包,既契合了用户的游戏心理,又能通过反复转发让广告品牌商获得宣传效果,这确实是病毒式营销的良策。
    但是,如果红包被过度消费,营销或许反被营销误,互联网巨头们也需要拿捏尺度。微博的“让红包飞”活动仅仅才开始了一天,已经有网友抱怨道,“红包刷屏, 严重影响阅读体验。设想一下,如果春节期间,企业的红包轮番‘轰炸’微博和朋友圈,用户对企业红包的热情还能持续多久?有些用户甚至会变成机械地领红包, 却并不会过多关注发红包的是谁?”
    就像知名电商评论人鲁振旺担心的那样,“发红包”的高烧一退,因为领红包而关注某些微博的网友可能就开始“理性”地清理掉没有兴趣的账号了。
    这种状态可能和群发短信有相似之处,就像2014年春晚,郝云歌里唱的那样:不管你是谁,群发的我不回,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啊,实在是觉得太累。
    再设想一下,如果长辈们也用微信或是支付宝发红包,而不是直接将红包交到你手里,你是觉得更新奇了还是隐隐有些失落呢?   储伟伟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