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BAT攻占上海国际电影节

互联网势力撕裂影视圈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每位嘉宾和媒体记者佩戴的证件的挂绳上都印着“淘宝电影娱乐宝”的字样;电影节期间举办的多场产业论坛,由阿里、腾讯等互联网 巨头举办,论坛主题更是逃不开“互联网+”、“互联网生态”等热词;BAT(百度、阿里、腾讯)大佬也频频现身会场,站在舞台中央指点电影产业创新,勾勒 自家发展前景……这不禁让人恍惚:难道误入了互联网大会?
一年前的上影节,博纳影业总裁于冬的一句话曾引发行业强烈关注,未来的传统电影公司都将为BAT“打工”。如今看来这并非耸人听闻,就在这一年间,以 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正加速入侵影视圈,从投资、拍摄、宣传、发行、播映、衍生品等各个环节全面布局。当下,困扰传统影视公司的倒是,该抱哪家的大 腿,往哪家站队?

BAT才是大腕
    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星光熠熠、大腕云集,仍然无法掩盖互联网公司的光芒和壮志。   
    在娱乐宝和淘宝电影举办的“电影新常态:互联网+与产业升级”论坛上,阿里数字娱乐事业群总裁刘春宁提出了电影产业创新的“4+1”等理论,互联网将从电 影投资融资、传统营销发行、商业模式、用户体验4个环节助力电影全产业链升级;并提出阿里要打造一个娱乐电商的生态系统,截至目前,娱乐宝累计众筹粉丝资 金5.6亿,投资近20部电影。
    在随后的“互联网电影上海高峰会”上,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表示,“阿里对电影是外来户,但是就像苹果改变手机,特斯拉改变汽车一样,任何行业的变革,往往是来自外来户。”
    腾讯同样来势汹汹。《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另一场由腾讯娱乐、腾讯视频联合主办的“中国电影下一站:繁华往左,危机往右”的高峰论坛在上海举行,腾讯公司 副总裁孙忠怀笑言,有人私下给他忠告:“如果有人让你去投电影,那这个人基本上是来害你了。”但用媒体的话讲,腾讯大举进军电影已是万山无阻,其最基本的 战略一是连接一切,另一个是原创内容。
    不仅如此,优酷土豆集团高级副总裁、合一影业CEO朱辉龙也在论坛上放出豪言,中国网络付费电影收入2-3年内超院线。
    别以为互联网公司只是空嚷嚷,从去年开始这些土豪正在加速侵入电影产业。相关数据显示,阿里、腾讯、百度、乐视、优酷土豆这些互联网公司,2014年总共 合作或者直接投资制作了15部影片,这些影片去年票房收入超过60亿元,占到中国内地总票房的五分之一。此外,百度糯米、淘宝电影、美团猫眼用电影票预售 的方式参与发行环节,据了解《心花路放》上映前,猫眼就预售了4000万的电影票。

圈内人“撒娇”
     顶端对各大影视制作公司进行投资布局,末端则从用户身上出发,吸引用户使用他们的平台来观看电影;另外,被消费过的电影二次流向各大网络视频网站,扩充视 频网站的内容库,就算没有票房,广告方面也是不菲的收入。互联网大佬的这一玩法让电影圈内人士胆战心惊,在这一届电影节上的心态发生了微妙变化。
    博纳影业总裁于冬直言,拥有雄厚资本的互联网公司介入后,助长了电影投资商的投机行为,所谓的互联网经济、粉丝电影,把中国电影工业拉到另外一个极端。 “突然我们的工业电影没有了,我们大片制作也不够水准了,我们的观众在哪里呢?粉丝不完全等同于电影观众,也不等同于真正的影迷。”
    大盛国际传媒董事长安晓芬更是犀利吐槽,互联网带来了行业升级,但其进而影响到制片公司的定价、影院的排片。“这个是我们产业链上下游两端非常不舒服的地 方。有时候我觉得,互联网平台财大气粗,它买断了时间,买断了影院,主导一切,让很多财力不足的片子面临不公正待遇。互联网渠道应该为内容服务,希望给电 影带来更多的是助力,而不是掠夺。”
    对此,《金证券》记者接触的颇有知名度的某年轻导演汪泉(化名)显得不以为然,“安姐的这番话更像是撒娇,她本身做财务出身,对经济、资本很懂,说现在BAT主导一切,有些夸张。”
    汪泉直言,《心花路放》最终票房达到11亿多,互联网平台确实功不可没,由于预售成绩不错,上映后各影院排片比例相当高。“但现阶段影院还谈不上被互联网 公司绑架,你这个电影成不成,看大咖、看题材、看制作实力,影院自有一本账。有些文艺片、小众片注定很难爆发,这是市场选择问题,不是公正不公正的问 题。”

产业生态剧变
    汪泉认为,互联网力量渗透电影产业,目前最直接的影响是通过多平台运作扩大了整个电影市场。“光线的王长田不也说了吗,借助互联网的力量,中国电影很有可能在十年内走完美国电影近百年的历程。 ”
    此外,产业生态也在悄然变化。目前不少城市的电影院大厅摆放了多台“取票机器”,分别来自淘宝电影、大众点评、格瓦拉、猫眼电影、网票网、时光网、微信电 影票、百度糯米等。用户通过互联网公司的各个平台选座购票以后,直接在机器上就可以取票,无需排队购票,同时能获得一定优惠。
    一家大型影院负责人告诉《金证券》记者,“很多影院出于成本的考虑,会让这些取票机进场,但我们坚持用自己的取票机。你想想啊,互联网正让影院与用户的关 系越来越松散,这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该人士透露,以前大家看电影,会先来影院购票,如果时间充足,会到影院旁边的商场、游戏厅逛逛。现在票都提前买好 了,来了直接取票、进影厅,影院爆米花、饮料的生意已经受到影响。     
    汪泉也向《金证券》记者透露,近些年互联网公司的横冲直撞、另类打法,确实引发了圈子内部的质疑和担忧。比如很多预售平台都在低价预售,正常35元的票 价,卖到消费者手里是9.9元或者19.9元。预售平台为了圈用户采取巨额补贴,本来无可厚非,但这带来了电影产业的假象繁荣。“这些预售平台后面的金主 都是上市公司,相比票房大卖带来的市值提升,这些补贴根本不算什么。现在让大家不安的还有,一些公司都是全产业链打通,电影制作、院线发行在一起,为了制 造电影大卖的假象,一些公司会‘偷票房’、‘造票房’,这对整个产业的伤害是巨大的。”

防御的底线
    互联网这头猛兽已然无法阻挡,电影圈内的人能做什么?
    《金证券》记者发现,“内容创意”是目前大家一致认为能防御的那道城墙。汪泉称,互联网能改变渠道和模式,但整个行业最核心的是人、创意,“当然这些土豪 能够砸钱挖人,但BAT只是把电影当做其生态建设的一个入口、环节,要说完全颠覆整个行业还为时尚早,更多的电影人还是在观望。”
    早前华谊董事长王中军也曾公开表示,说:“马云一年赚两百多亿,你觉得他会靠一部电影挣钱吗?这只是一种改变行业的业态而已,BAT就是BAT,十年后(这个圈子里)也不是BAT最大。”
    但谁也没办法否认,目前互联网势力已是电影产业的第一梯队,华谊、光线、博纳等传统影视大鳄则屈居为第二梯队。
    “BAT是手持海量用户、流量的大玩家,现在圈内公司面临的,不是站不站队的问题,而在站在谁身后的问题。毕竟,像华谊那样能够左右逢源,同时牵手阿里、腾讯的是少数。”汪泉称。公开资料显示,今年3月,阿里巴巴花了24亿入股光线传媒。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