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宋代官员公款吃喝
吃掉13万间“经适房” 
 
    宋代的李心传在《韩野杂记》中记载了宋孝宗的一次发怒。
    发怒的缘由,是四川某官的公款招待费用严重超标,上任仅半年,又是偏远的西南,竟然花掉四十五万缗,一缗等于一千钱,四十五万缗是多少钱您自己可以算算。这些钱在南宋初年如果精打细算地使用,可以建造普通农民居住的房屋135000间左右。
    本该为老百姓遮风挡雨的十几万间经适房,竟然被一口一口地吃光了,还只用了半年时间,搁谁见了都得愤怒,怪不得宋孝宗大发雷霆。
    可是,这笔钱是有“身份”的专款专用,并非来源不明,亦非挪用公款,更绝非滥收滥支。当时,类似的公款招待费有个总称,叫做“公使钱”。
    范仲淹曾经评论过设置公使钱账户的理由,“窃以国家逐处置公使钱者,盖为士大夫出入及使命往还,有行役之劳。故令郡国馈以酒食,或加宴劳。”按照范先生的理解,公使钱主要用于招待来往的公务人员,向他们提供餐饮和住宿等方便,像什么差旅费、伙食费、洗衣费等等都可以算在里面。反正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公务人员保持良好的精神面貌,确保把公事办好。从范仲淹的说法看得出来,宋朝公务员的迎来送往也挺频繁,所以才会专门设置了公使钱账户。不过,有了经费,招待的品质肯定会大幅提高。
    据《野客丛书》记载,当时有人评论说,“送故迎新,交错道路。受迎者,惟恐船马之不多见;送者,惟恨吏卒之常少。穷奢竭费,谓之忠义;省烦从简,呼为薄俗,转相仿效流而不反。”孙雅彬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