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银行提高配资比例被指“噱头”

   
    消息称有银行近期逆势提高伞形信托配资比例,但信托公司人士表示,由于市场风险未见明显减少,投资人降杠杆还来不及,所以很少有投资者在这个时候加大杠杆入市,银行的信息多是“噱头”。
    
加杠杆噱头
    “近期各大指数已经回调超过30%,千金难买牛回头,银行重新开启伞形为客户提供配资,产品1000万元至5000万元可做,配资比例根据金额调节,放款速度快,足以支持分批抄底。”近期有投资者向记者反映收到上述信息。
    记者致电上述客户经理被告知,配资业务为伞形信托,门槛2000万元,杠杆1:1.5,融资利率9%;5000万元以上可以做到1:2,成本底价8.45%,通常8.5%左右。如果1亿元以上,可以拿到底价8.45%,期限一年。金额更大,资金价格还有谈判空间。均可做单一结构化,中小板单票占比最高10%,沪深300单票占比最高20%,中小板和创业板总量不超30%。
    客户经理非常周到地介绍,上述业务以公司或者个人的名义都可以办理。“最近已经有很多客户前来咨询。上海分行已经没有额度,只有深圳这里还有。”
    另外一家股份制银行前段时间也逆势提高了配资比例,把原本1:1的杠杆比例提高到了1:1.5。但信托公司人士介绍,由于大量配资客户被强行平仓,恐慌情绪并未消除,所以近期根本没有客户尤其是千万元级别以上的客户有配资需求。“银行就是借机搞个噱头,打个广告。”
    不仅伞形信托新增配资需求不足,存量伞形信托如何去杠杆也是让各大信托公司头疼的事。
    “银行的配资资金基本安全,平仓主要由信托公司操作,劣后级客户损失惨重。”上海一家信托公司的信托经理介绍。
    
玩定增未亏
    除了为伞形信托配资,银行理财资金早已通过参与上市公司定向增发流入股市。目前来看,由于参与时间较早、安全垫较厚以及锁定时间长等原因,理财资金参与定增暂未发生亏损,但形势不容乐观。
    银行理财参与定向增发可从上市公司定增股东名录中看出蛛丝马迹。上市公司定增公告中列示的“某基金、某券商或者某银行定增*号产品(计划)”等,即为银行理财资金参与定增的产品。
    根据投中研究院统计显示,2015年上半年,有189家A股上市公司实施了定向增发方案,融资金额总计2856.8亿元,与2014年同期的2738.37亿元相比增加4.32%。从单笔融资金额来看,上半年完成定增的189家企业平均单笔融资金额为15.12亿元。
    189家A股企业中,有28家企业定增的规模超过了20亿元,占比14.81%。包钢股份、美罗药业、中国电建、华东科技等4家公司定增融资金额超过100亿元。
    其中,包钢股份单笔定增规模达294.98亿元,为上半年规模最大定增案例。包钢股份的公告显示,2015年5月的定增价格为1.8元/股。定增对象有包钢集团、国华人寿、理家盈、招商财富、财通基金、华安资产、上海六禾等。这次非公开发行的股票限售期为36个月,预计上市流通时间为2018年5月26日。经过6月以来的剧烈调整,包钢股份7月9日的收盘价为5.01元。距离1.8元的定增价格,有很厚的安全垫,但3年之后的市场走势目前不好判断。
    
质押亮黄灯
    银行资金进入股市的另一种方式是股权质押。通常情况下,上市公司按一定的抵押率把股权抵押给券商,获得资金。而资金的最终来源还是银行。
    值得关注的是,在股价急速下跌后,因股东质押股权带来的风险正在逐渐暴露。据东方财富网统计发现,若按质押率3折,预警线150%估算,如今有75亿元股权质押风险敞口。而质押对象多以证券公司、银行、信托为主。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7月7日收盘,今年以来上市公司共有1110笔股权质押,涉及911家公司。其中,自冻结日至今,股价跌幅超过40%的有192笔,而股价跌幅超过55%的有35笔,涉及25家公司。
    值得关注的是,全筑股份(603030)涉及的四笔逾1600万股质押股权,自冻结日至7月7日,股价跌幅逾60%。有分析认为,若按质押率3折、预警线150%进行估算,当股价自冻结日下跌达55%后,质押股权部分开始预警,当股价进一步下跌,将面临平仓。
    光大证券银行业分析师王剑估算,按照券商约两万亿元的两融总额,其中1/3至1/2有银行配资,因此银行敞口在5000-10000亿元。
    申万宏源证券估算银行给伞形信托配资规模,目前银行理财业务规模约17万亿元,权益类占比中性估计10%。其中,有一部分是做定增项目配资、两融收益权等业务,假设40%至50%是伞形信托,则这块存量约为7000-8000亿元。
    但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高挺认为,这次股市大幅调整引发金融市场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较小。整个银行系统有近两百万亿元资产,涉及股市的较少,预计有一两万亿元银行资金可能介入。高改芳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