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上市公司董事长玩分答想当网红

赚钱不多,被问犀利话题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自从“国民老公”王思聪回答32个问题赚了25万多元后,付费语音问答产品——“分答”就被刷屏了。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分答迅速火爆,金融圈人士也来蹭热度。有经济学家回答116个问题收入近10万,也有上市公司董事长直言“来这,就是为了当网红”。不过,对于最喜欢尝鲜的券商研究员来说,极少有人入驻,“为啥,言多必失呗!”

经济学家玩分答 被问极限话题
  5月15日,“在行”在微信公众号上线了付费语音问答产品——分答,用户在分答上可以自我介绍或描述擅长的领域,并设置付费问答的价格,其他用户感兴趣就 可以付费向其提问。6月初,王思聪现身分答接受网友提问,截至昨日下午,32个问题总计给他带来25.8万元的收入。
  虽然这个收入对于首富之子来说不值一提,却让分答成为一款现象级产品,包括章子怡、李银河、张泉灵在内的众多名人悉数登场。
  向来紧随潮流的金融圈人士,怎会不喝上一罐“分答”?《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多位知名经济学家入驻分答,其中北师大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董藩回答了116个问题,截至昨日下午收入98423.5元,所回答的问题绝大多数与“房事”有关。
  据记者统计,收入排在第二的是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回答了103个问题,收入31989.3元。巴曙松所答问题范围广泛,从资产如何配置、英国退欧公投对股市影响跳跃至武侠小说与经济学的关联度,有用户甚至直接发问“如何每天赚到2000块”。
  第三是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郎咸平,回答27个问题获得收入18844.5元。除了回答子女教育、股市投资等问题,他还被问及“更看重女性的身材、脸蛋还是思想”等极具挑战性的问题。

有人立志当网红,有人过来打酱油
  事实上,企业家、投资人士也是相当活跃。比如创业板上市公司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目前已回答了28个问题,收入15253.5元。有用户犀利发问,“你 来分答是想投资还是想做网红?”他直言,“就是想来做网红,徐老师(指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说过,不能成为网红的人,也不能成为好的创业者和投资人。”
  在答主新晋榜中,《金证券》记者还发现了乐视董事长兼CEO贾跃亭的身影。用户每向他提一个问题需要支付1999元,虽说有1000多人选择了收听,但目 前贾跃亭“0问题,0收入”。联想到贾跃亭的个人介绍就是简单的5个字“我是贾跃亭”,一些用户忍不住调侃,“贾总是来打酱油的吧?”
  此外,分众CEO江南春回答了4个问题,收入257.5元;中兴通讯副总裁陈虎回答了10个问题,收入372元。
  有的单打独斗,有的团队出击。目前分答入驻的机构包括罗辑思维、汽车之家、联想服务等。值得一提的是,联想服务(联想集团金牌工程师团队)总计回答了 165个问题,收入1300.5元。IT男们回答电脑技术故障方面的问题,倒是游刃有余,但遇到“为什么每次联想危机,柳传志都会回来救场”这类调戏意味 的问题,却是有些卡壳。

防止言多必失 研究员基本缺席
  向来热衷于追捧各式新兴平台的券商研究员们,却基本缺席分答。
  《金证券》记者相熟的沪上研究员笑称,“我们要是去了分答,十个问题里九个是大盘会怎么走,能不能推荐几个牛股。你回答还是不回答?回答了,有职业风险,不回答,你上来干嘛呢?所以,我们还是不凑热闹了。”
  不过,他也表示,分答是一个披着知识外壳做着网红生意的平台,所以最火的不会是专家学者,而是网红、明星等。因此,最近他也在向机构持续推荐一些做网红孵化业务的上市公司。

编辑:金证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