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明星办校真实情况调查

当“明星”遇上“教育”,少不了的就是关注。除了对明星本身的讨论,这些与明星有关的学校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明星们是怎样参与学校经营的?这些学校的学生都有什么出路?记者走访谢晋影视艺术学院、吕丽萍的北京群星表演艺术学校、成龙影视传媒学校等诸多明星学校,并且采访到业内人士,对明星办学进行一番调查。
    
    
赵本山“一年就来两回”
    说起明星办学,普通大众和有报名意向的学生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往往是:这些明星真的会天天来学校授课吗?答案很简单、很无情、很残酷:当然不可能。记者调查后发现,在绝大多数学校,明星们主要担当的是“帮”的角色,利用自己的社会资源以及明星效应协助学校完成一些工作。
    辽宁大学艺术学院(前本山艺术学院)的学生小康(化名)坦言,虽然学院之前有着“本山”二字,但他入校两年也只见过赵本山一次,“就在去年十年院庆的时候。”小康说道,“听说他一年就来两回,一回是院庆,一回是毕业。”
    不过,本山的徒弟们倒是经常见得到。虽然如今“本山”二字已经去掉了,但作为正式聘任的老师,“他们(赵本山的徒弟)依旧会在学校任教。”这也让小康感到依旧踏实。
    吕丽萍也坦率地对记者表示,尽管能理解学生们盼着自己去学校,但她确实由于工作的缘故很少有机会现身,“早些时候请老师有困难,我自己又没时间去,特别怕误人子弟。”好在哥哥吕晓刚的及时出现,出任学校的常务校长,帮她打理教学的事宜,而这一干就是20年。至于行政方面,吕丽萍则是委托给律师去执行。
    除了这两家学校之外,记者也询问了几位明星学校学习的毕业生和在校生,他们也都纷纷表示,给他们上课的一般都是专业老师,至于明星,都是偶尔来做个讲座或参加活动居多。
    有没有常去学校的明星呢?有,但太少了。
    作为谢晋影视学院的现任院长,赵炳翔回忆,当年谢晋导演在世的时候,基本上保证一周去学校两到三次,“他有的时候看排练,尤其是我们有汇报演出的时候,谢导正好来了,就会请他去现场看看。”这种说法也得到了赵薇的证实。据她透露,当初在上海学习的时候,几乎每天都会看到谢晋导演到学校里晃悠。
    
明星学校收费高很多
    在网上搜索“明星、学校”,结果有超过500万条的相关内容,这其中张国立、范冰冰、张铁林、吕丽萍、谢晋、姚明、李娜、小柯等人的名字赫然在列。可谓年龄涵盖老中青,范围横贯文体界。虽然都与学校相关,但明星们参与的具体方式还是大有不同的。从学费角度说,明星学校的收费水平往往比公立的学校要高。拿北电、中戏、上戏这三所学校来说,一个表演系的学生,一年的学费大概是10000元。而相比之下,这些明星学校的学费则大多高于这个水平。
    虽然学费并不比公立学校低,但生源对于这些明星学校来说却并不是问题。谢晋影视艺术学院院长赵炳翔告诉记者,现在他们一年的招收比例达到了100:1,“我们有四个专业,一届招收两百个学生,但差不多会有两万学生报名。”
    之所以会如此,有一组2013年的宏观数据倒是能说明一些问题。
    据《2013艺术教育行业分析报告》显示,从2002年到2013年,全国艺术类专业考生人数从3.2万增加至近100万,十年间增加了97万,增长30多倍。但从2008年起,全国参加高考的总人数则是逐年递减的状态:2008年全国高考人数是1050万人,而到了2012年,这个数字降到了915万。
    一边是艺术类考生猛增,一边是高考生整体数量锐减。也就是说,更多抱有明星梦的考生,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开始选择进入艺术院校学习。而北电、中戏这些名校的名额又是有限的,于是乎,同样吸引眼球的明星学校则成了不少考生的选择。
    
培养出的大腕越来越少
    不过,最近几年从这些学校走出来的学生,能真正成为明星的,似乎并不多。
    来自辽宁大学艺术学院的学生小斌(化名)告诉记者,自己学校有毕业生去了本山传媒的,“还有一个学生在刘老根登台呢!”只不过,小斌也说,像那位同学一样的实在是N年一遇的“学霸”,“能说能演,绝对是学校这几年最好的学生。”而对于大部分的同学,毕业后并不会有这种待遇。
    在《2013艺术教育行业分析报告》中,对于艺术类专业“考前市场很饱满,考后就业很骨感”的现实也有数据上的分析——据显示,近70%的艺术院校表演系学生毕业后因就业不理想而改行。如果北电、中戏这种老牌艺术院校尚且如此,那么办学资质和师资力量都不如这些传统名校的明星学校,就更可想而知了。
    
“想挣钱就别办学校”
    其实明星办学最大的问题之一,还是钱。虽然不愁生源,但是想靠这些学校挣钱也是很难的。
    “民间办学通常成本会很高,这也是社会上为什么私立学校都比公立学校学费要贵。”中国传媒大学的副教授张文娟说道。据她介绍,开办学校实际上需要有很多基本条件,比如土地或者资金扶持等等。对于公立学校来说,这些基本条件是国家提供的,至少也给了很多优惠政策,“可是在中国,目前还没有一个相关政策是鼓励明星个人办学的,所以他们就只能独立寻求生存。”
    一般来说明星都会找到合作的公司来解决初期的困难,“可你拉到那么多钱,得给人挣更多的钱才行,但是办学不可能是钱生钱的。”吕丽萍说道。想挣钱,就只能靠涨学费来完成。可在她看来,很多学生甚至是交不起学费的。所以按照吕丽萍的说法,“想靠办学挣钱几乎是不可能的。”而这也是有些明星办学无法坚持下去的最大原因。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像谢晋、吕丽萍这样办了20多年的明星学校确实凤毛麟角。诸如范冰冰几年前开在北京怀柔的影视艺术学校,如今已经停办了。
    “只为赚钱,是搞不好教育的”,也是赵炳翔院长在采访中最常提到的一句话,他认为,如何理性办学是现今大家应该思考的——不光是明星要理性,高校更要理性。“所以高校还是得办出自己的特色,而不是盲目贪图利益,想方设法和明星拉上关系,把名人的名气变成商业资源,一哄而上的结果只能是是劳民伤财。”
    
    腾讯娱乐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