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国足球涨停在即?

7月1日,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公布《公开转让说明书》,拟冲击新三板,足球圈、地产界和资本市场炸开了锅。如果恒大淘宝足球上市成功,它将成为亚洲足球第一股。如此一来,中国足球会不会涨停在即?
    
    
资本的躁动
    7月1日,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公布《公开转让说明书》,拟冲击新三板,足球圈、地产界和资本市场炸开了锅。如果恒大淘宝足球上市成功,它将成为亚洲足球第一股。如此一来,中国足球会不会涨停在即?
    多年以来,中国足球一直是个小圈子,大富豪们烧钱斗富。这种单调的生态终于在2015年被打破,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和机构进入这个产业。
    连李志南自己都没有想到,会一脚踏进足球产业。
    他是个IT精英,在广州一家上市公司做了多年高管之后,2012年回到家乡沈阳创业。现在他的公司是东北几家大公司的IT外包服务商,日子过得很滋润。
    他也是个球迷。回到沈阳之后,他加入了一支有40多人的业余球队,队员年龄从18岁到50岁不等,其中有不少人是他的同学或者朋友。从去年开始,这支球队加入了一个业余联赛,一共有50多支球队打比赛。在沈阳,常年存在300多支业余球队,一共有4个不同的联赛,最大的一个联赛有100多支球队。
    首先引起李志南注意的是球场的火爆,一到周末全满,打联赛都要提前一年预订场地,不然就歇菜。在沈阳,人工草场地踢一场球的费用是500块,天然草场地要1000多。他动心了,能不能经营一个球场?他还想过能不能把沈阳的民间联赛经营起来?他去找体育局的朋友,发现搞球场不太现实。朋友和他聊起了足球改革的前景,还有即将召开的斯迈夫体育论坛,这个论坛已有10年历史,被戏称为体育界的“达沃斯”。在直觉的驱使下,他花4800块钱买了张论坛的门票,3月29日赶到了南京斯迈夫体育大会现场。
    会场火爆的情形让他很吃惊,“到处都是人,都在谈足球。”会后和斯迈夫创始人袁方接上头之后,他变成了真正的足球创业者。袁方正在和沈阳市体育局商谈筹建一个足球产业孵化器,需要在沈阳当地找一位合作伙伴,他们几乎一拍即合。
    和李志南一样,这一拨的足球创业者很多都是球迷,或者足球相关从业者。
    创业者中最有名的人当属李铁。除了著名足球运动员、现任男足国家队助理教练和恒大足球俱乐部助理教练的身份之外,他还是铁子帮足球的创始人。今年3月,“2015铁子帮全球业余足球联赛”开赛,23个省的几十个城市参与了这场联赛。联赛迅速地在全国铺开,与铁子帮类似连锁加盟的运营模式有关。2014年底,铁子帮开始在全国招募分舵舵主,这些舵主成为铁子帮足球联赛落地的合作者,他们之间有一套利益分配机制。
    
俱乐部生死
    相比中小创业者,“大鱼”们的反应更早。
    2014年3月,新华社接到中央的课题——调研中国足球现状,其成果就是足改方案的前身。新华社浙江分社副总编辑方益波是该课题的参与者之一,他发现很多大企业对政策趋势十分敏感,“6月初正在调研的时候,马云投资了恒大足球”。在更早的2014年1月,上海绿地集团接手了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2015年1月27日,华夏幸福基业收购中甲球队河北中基足球俱乐部,并更名为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
    但这只是硬币的一面。2014年赛季结束之后,冲超成功的重庆力帆俱乐部开始寻求转让,在打给重庆体育局的报告中称,即使卖不掉,也会放弃2015年的中超资格。足改方案下发之后,重庆市政府给予了很大的支持,重庆力帆董事长尹明善才放弃了转让的想法。
    财务上不堪重负是尹明善想放弃的主要原因。根据网易发布的《2014中超联赛商业价值报告》,2015年中超16家俱乐部的总投入是48亿,平均每家投入3亿;而经营产生的总收入是20亿,平均每家收入1.3亿。只有5家俱乐部实现盈利,但不少人认为能赚钱的俱乐部几乎没有。
    “以上座率、经营情况最好的恒大来说,它的成本要比公布的高得多,所以很难说它是赚钱的。”一位业界人士说。此外,这些俱乐部最大的一块收入都来自俱乐部母公司的品牌代言费,属于关联交易,相当于母公司为其输血。中超的16家俱乐部都是富二代,但中甲和中乙俱乐部就没有这份幸运。多年以来,中甲和中乙俱乐部都是在生死边缘挣扎,球队欠薪事件经常发生。2月27日,就在足改方案通过的当天,沈阳中甲中泽俱乐部宣布退出,原因是母公司资金链紧张。在此之前,中泽尝试把俱乐部转手,转让价格一降再降,最后几乎等于白送也没有找到下家。为了保住这支中甲球队,杨树几乎把沈阳的公司找了个遍,但是有意愿、也有能力接盘的人很少。
    没有商业模式、财政困难,是所有俱乐部都面临的问题。
    
足球围城
    “我们最关心的是,新的足协主席由谁来当。”一位中超俱乐部总经理说。这是中国足球的顶层设计中最重要的一环。
    多年来,人们习惯性地把中国足球的发展障碍问题归罪于中国足协。足协改革是中国足球改革顶层设计的重要部分。
    尽管足改方案确立了中国足协脱离体育总局成为民间团体、中超联赛管办分离的大方向,但具体操作至今没有明确的方案。据《足球报》等媒体报道,6月初中国足协向体育总局递交了机构改革方案,现任足协主席蔡振华将有可能因副部级行政干部身份卸任中国足球协会主席。新主席人选可能从中国足协执委会19名副主席中产生,张吉龙、容志行等人成为热门人选。业界流传,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也是人选之一。
    多年以来,足协的管理体制一直被诟病。“中国足协是事业单位,办事风格比较官僚,足协领导定了件事最后还得请示体育总局,总局又是庞大的机构。足协远离市场反应迟钝,做的决策常常脱离实际。”上述俱乐部总经理说。但这样一个远离市场的官僚机构,一直掌控着中超联赛,中超公司总经理由中国足协委派,而不是16家俱乐部股东选举产生。足协高层领导人既不懂足球,也不懂市场,这是多年来业界呼唤管办分离的核心原因。中国企业家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