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Uber“刷单风云”

车主不出车月领3万-5万补贴

    对于外来户Uber(优步)而言,中国市场绝非其想象的那么简单。种种迹象显示,这只庞大的“恐龙”正遭遇来自中国刷单“蚂蝗军团”的蚕食,而这,往往最终被验证是致命的。

“今天,你打针了吗?”
    “打针”除了“将药剂通过针注射进入人体”这一传统意义外,如今也成为了专车司机之间的一个专用名词,它的通俗说法也叫:刷单。
    用过打车软件的人都知道,在叫车页面上,叫车人所处的位置显示为一枚图钉,可以随意拖拽改变起点,“扎(打)针”因此得名。帮忙“扎针”的人,圈子里人称“护士”,也就是职业刷单人。
    所谓的刷单,就是司机没有实际完成乘客要求的路线,通过各种方法,以求获得除车资以外利益的行为。无论是和乘客私下协定,伪造行驶路线,还是请亲戚朋友下单,但实则接单后并未出车,只要是通过虚假订单,骗取打车软件公司补贴奖励的都被称为“刷单”。
    目前,各家打车软件的主要竞争手段之一就是补贴,既有补贴司机的,也有补贴乘客的,但是部分软件的补贴金额已经超出了司机正常业务的收入,这就导致了刷单现象频出。
    这种现象并不是Uber独有的,专车巨头易到和滴滴,拼车巨头中的嘀嗒拼车和51用车也存在这种刷单行为,但是Uber提供的补贴却是最高的,通过Uber刷单也最有利可图,因此Uber成为专车刷单领域最肥沃的土壤。
    有媒体爆料称,Uber在华每日订单中有30%-40%是刷单,每天Uber在中国光被刷走的金额都超过千万元。

抢占本地市场
    最近,Uber 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在致投资者的信中表示,年底之前,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Uber最大的市场。
    易观国际统计显示,滴滴快的以78%的订单份额统治中国打车市场,Uber的份额约为11%。虽然面临强大的竞争对手,自身还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Uber高管依然保持信心。“对Uber来说,接下来的几个月,亚洲将会成为比美国还要大的市场”,Uber驻香港主管吉尔曼日前指出,中国以及整个亚洲地区行业发展前景乐观,Uber仍在中国内地市场积极探索。
    中国市场是一块巨大的蛋糕,但几乎没有一家来自西方国家的科技初创公司在这里站稳脚跟。Uber这家创立仅仅5年的科技公司已经在58个国家和地区,超过310个城市拓展了业务,而在中国则面对滴滴快的的挑战,后者不仅占据打车服务市场90%的份额,背后还有中国两家最大的科技公司:阿里巴巴和腾讯的资金支持。Uber还得妥善应对本土法规,后者可能一夜之间就能将Uber扫地出门。
    对此,Uber的首要策略还是先“撒钱”。手握60亿美元风投资金的Uber最高能给司机提供相当于车费3倍的补贴奖励,此举只为了让Uber打车业务在中国收获和美国一样的惊人发展速度,而事实上,Uber的金钱战略也吸引了大量的司机加盟。
    正是因为如此,导致了Uber刷单的繁荣。有业内人士提供的一份调查数据显示:仅淘宝一个渠道,就买卖了20万左右的Uber乘客账户。而淘宝订单主要是以小散用户为主,更多大量批发的用户是通过电话、QQ等私下接洽完成。
    Uber出发点没有错,提升用户体验;Uber没有想到的是,中国的司机这么聪明,补贴成为大多数专车司机的生财之道,虚耗财力,却不能带来订单。是保留原有重用户体验的模式,还是调整为与竞争对手相仿的司机选择权更多的模式,需要Uber考虑中国本土市场情况再来定夺。

组团刷单生意
    在Uber司机的各种群中,如何刷单是一个长期的热门话题。
    最简单的一种是由同事和亲朋好友帮忙刷单,所以这种刷单是偶发性行为。如果想长期刷单,需要找职业刷单者。一个中型刷单团体,手中的Uber乘客账号都在3万个以上。
    职业刷单者帮刷,方法也不同。有的刷单团队会真的在车上坐车,一行四个人,各自有多个账号,短途距离依次“上下”车,一天下来能迅速把订单数刷上去。另一种就是刷单团队有虚拟运行设备,可以不坐车也能刷,只需要告诉他们车牌号和位置,他们会钉着你,然后虚拟跑一段,形成订单。
    因为投入了高额补贴,很多Uber司机通过微信和QQ群寻找“同谋者”,帮助他们完成虚假的订单,以获取现金补贴。这些“同谋者”只需要坐在家中,关闭手机的定位后发出订单需求即可。司机接受订单并空驶,在这一“乘客”选择付款之后,司机再将车费重新转账给“乘客”,而双方将对奖金进行分成。
    刷单军团很团结,他们有自己的QQ群,每天会发布刷单相关信息,交流刷单经验。在此类群中,每隔数分钟就会有成员发布相应的“生意”,或是交流刷单经验。
    从群里大家的对话中不难看出,通过与刷单者合作,车主在不出车的情况下每个月也可以从Uber领取3万-5万元的巨额补贴。除去分成外,车主每月可以获得1.5万-2.5万的收入,而部分职业刷单人的收入则超过10万。

法律监管漏洞
    刷单现象的背后,是用户注册过程中的种种漏洞,Uber方面难道没有监管?而司机利用Uber专车管理的漏洞,一个人用两个手机冒充乘客制造假单,或从网上购买刷单服务骗取补贴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对此,上海纽迈律师事务所律师方正宇认为,目前来看,司机利用假订单骗取的补贴金额尚不构成诈骗。
    “如果Uber和司机之间签订的合同有明确规定,司机不能利用两个手机自己给自己下单,那司机的行为是违反合同约定的。Uber可以封锁司机账号,或与司机解约,并要求其返还违规获取的补贴。”方正宇说,“这种行为可以说是违规的,是不道德的,但主动恶意性还达不到诈骗的程度。企业自身的市场营销行为被有心人士钻了空子,企业应自己拿出措施,完善规则。”国际金融报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