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朋友圈中的邹勇

邹勇和王林的恩怨就像一部跌宕起伏的电视剧。十多年来,邹王二人上演了从相识到拜师,再到矛盾激化传出仇杀的剧情。随着邹勇死亡王林被抓,剧情看似已经落幕,但是围绕在邹、王之间的谜团尚未解开。

和王林公开决裂
    邹勇与王林在萍乡早已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对于他们之间的恩怨,坊间也是众说纷纭。但是听闻邹勇7月9日被人绑架并杀害的消息之后,大家不免还是有些扼腕叹息。
    “听到邹勇被害的消息之后,我虽然没掉眼泪,但是内心是非常难过的。”周秋生自称与邹勇是君子之交,他们两人之间不存在经济和利益关系,为邹勇感到伤心难过是感觉身边又少了一位好朋友。
    周秋生讲起邹勇此前的一些细节,“他自己总感觉有人一直跟踪他,他身边的人还劝他出门带几个人在身边,但是他很自负,自认从小习武,一般人动不了他。”
    邹勇出事后,几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王林。江西省萍乡市公安局安源分局于7月15日将王林刑拘,但理由是涉嫌非法拘禁罪。
    两年前,邹勇公开举报王林,众多媒体纷纷起底,“大师”王林从神坛跌落尘间。据邹勇另一位朋友吴小凡(化名)向记者介绍,实际上,自2011年起,邹勇和王林的关系就已破裂,只是碍于师徒情面,没有公开激化。“他只想从王林那儿要回钱,但是王林不给,最后他才公开举报。”
    据邹勇朋友刘峰(化名)介绍,2014年12月,邹勇曾经跟他一起清算过他与王林的经济账,最后得出王林需要还邹勇4690万元。“邹勇带着这份清单去找王林要钱,经王林的一位邻居从中调解,约定王林偿还3500万元,于当年12月10日结清。”
    吴小凡告诉记者,当时王林也答应了还,但是后来出了一些变故,“最后就出现了邹勇率人堵住‘王府’大门以及在深圳被打的事情。”
    周秋生说,就在邹勇出事前不久,他曾经看见过邹勇在一次小范围的朋友聚会上流泪,那正是邹勇患难之时。
    吴小凡向记者展示了邹勇的微信朋友圈。
    吴小凡说,邹勇最后一次更新是6月22日,他在朋友圈从来不发表个人的感慨和言论,全部是转发一些网站的新闻或者一些秘史,其中在5月22日、20日和8日连续转发《身负“七宗罪”的王林“大师”缘何能奇迹般安然无恙》、《“大师”王林再调查:持枪案常住深圳,被朱明国当众跪拜》和《揭秘王林“气功大师”真面目》等相关新闻。

邹勇运输煤炭起家
    邹勇曾不止一次向他的朋友提到过,他找王林要回财物,主要是王林没有教“真气功”给他,并且在拜师之后,王林不断地向其索要财物。
    但熟悉邹勇的人都认为,邹勇之所以拜师王林,并不是真的看上了王林的“气功”,而是看中了王林身后的人脉关系,而王林则看中了邹勇的钱财,所以两人才会一拍即合。
    邹勇是在萍乡本地出生并成长发家,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20岁不到的邹勇凭借着独到的经济头脑,运输煤炭挖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周秋生告诉记者,邹勇胆子大、脑子活,疏通关系能力很强。
    在倒卖煤炭中赚了钱之后,邹勇开始收购煤矿。周秋生回忆,邹勇最早收购煤厂是在2005年,从同一个姓肖的老板手中先后收购了硖厂煤矿和高枧煤矿。
    当年追随邹勇的陈昊(化名)告诉记者,进入2000年后,邹勇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江西天宇燃料集团有限公司,开始在萍乡打出了一定的名气,他开始知道走上层线路,而正好王林有这方面的资源,邹勇便主动交好王林。
    周秋生说,邹勇顺利拿下了赣西电煤项目,其中货运专线获批,就是因为通过王林结识了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

子公司已进入清算阶段
    工商资料显示,江西赣西电煤储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赣西电煤)成立于2006年8月3日,坐落于萍乡市安源区高坑镇泉江(高坑工业园1号),注册资本5000万元。
    赣西电煤的官方介绍时称,公司由江西天宇燃料集团有限公司投资16.66亿元兴建,主营煤炭贸易、煤炭洗选加工、铁路物流货运。预计项目建成投产后,年产冶炼精煤130万吨、配电煤170万吨,静态储存煤炭200万吨,货运年吞吐量达800万吨,年产值30亿元。
    7月21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安源区高坑工业园的赣西电煤,公司大门紧闭,门卫处有两个保安还在上班。
    坊间一直传言邹勇拿下赣西电煤项目,与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有密切的关系。刘志军被调查的时间是2011年2月,而赣西电煤项目自2011年后就几乎处于停滞阶段。
    赣西电煤的大门口张贴着一张公告,公告显示,目前赣西电煤已被当地政府接管,进入资产清算阶段,员工工资、社保以及债权人的债务需在清算后按法律程序处理。

开着卡宴却加不起油
    2011年刘志军被查是邹勇事业的转折点,投资十多亿元的赣西电煤项目不能正常投产,每年支付的利息都让邹勇难以承受。
    这一年,邹勇选择了与李芦萍离婚。离婚协议显示,邹勇名下的江西天宇燃料有限公司、赣西电煤、天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公司资产归邹勇,相关的债务也由其自行负担。李芦萍分得了两套房产、一套公寓以及500万元现金。
    邹勇事业与家庭的不顺,与其财务的紧张不无关系。
    萍乡市政府办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向告诉记者,自2012年开始,邹勇的财务就已经非常紧张,他多次到萍乡市政府找相关的市领导,请求市政府出面协调银行贷款,“但是政府层面应该是没有再出面协调。”“低谷中的邹勇,经济很紧张,日子过得很尴尬。”吴一凡告诉记者,原来邹勇是个讲究生活品质的人,虽然个子不高,但是衣装整洁,西装革履。“之后见到他,人都不怎么精神了。”
    2013年12月,邹勇要去香港打官司,连去出庭的钱都没有了,最后还是找朋友借了30万元去香港。
    周秋生回忆与邹勇最后一次喝茶时,邹勇抽的是硬中华的香烟,以前,邹勇抽的香烟至少都是100元一盒的白沙(和天下)。
    邹勇还讲了一个开车加油的事。周秋生说,“他开着价值上百万元的保时捷卡宴,去加油站加油,口袋里没钱,只加100元,很不好意思。”每日经济新闻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