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外贸公司被指热钱“黑地”

司度贸易或只露冰山一角

    浙江义乌,稠州北路中国银行门口,大批倒外汇的贩子长期盘踞在此,与背后的银行大厅形成了一种怪异的共存。这种看似与股市毫无关联的现象,却因为7月底一批被沪深两市查处的证券交易账户而被间接地联系在一起。7月31日,沪深两市公布一批存在异常交易的证券账户,并对该批账户作出限制交易3个月的处罚措施。其中,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引人注目。而司度贸易或许只揭开了外贸公司“暗面”的冰山一角。义乌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外贸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地多家外贸公司涉嫌长期充当国外热钱进入中国的渠道。

司度贸易被查
    根据工商注册资料显示,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2月5日,初始注册资本为500万美元,注册地址为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1266号2幢15层1560室,经营范围为从事有色金属(贵金属除外)、天然橡胶、豆粕、豆油、棕榈油等相关产品的进口和批发、佣金代理等。
    根据工商注册信息变更,今年2月10日,司度贸易曾经有过一次增资,注册资本从500万美元增至1000万美元。司度贸易创始股东为深圳市中信联合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CITADELGLOBALTRADINGS.AR.L,其中,中信联创在去年11月17日将股份全数转让给CITADEL。
    根据媒体报道,司度贸易注册地并无近期办公的迹象,而其在工商的注册信息中,经营范围一栏与证券金融也并没有多大关联。不过,司度贸易被限制交易的账户开立在期货公司,参与股指期货操作。
    “司度贸易只是一个个案,可能他们的手法比较专业,刚好在市场的一个窗口期,你说其他的到底有多少,监管部门也没有公开。因为这种途径本身属于在监控之外,通过去查交易账户,通过账户的关联关系去看,实际控制人到底是谁,这些人的资金到底是不是合法,现在也依然不清楚。”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研究员应展宇告诉记者。

洗钱利益链
    遭公开查处存在异常交易的司度贸易或许并非只是个案。据多名长三角地区从事外贸的人士介绍,国外不明机构通过外贸公司洗钱已成为行业内的潜规则。
    “换不换钱,今天价格很好的。”8月中旬,记者刚来到义乌市稠州北路的中国银行附近时,多名外汇贩子就拿着计算器围了上来。6.37,这是贩子们在计算器上打出的兑换美元的比率。
    “除了美元还有欧元,虽然不合法,但是他们给的价格是在银行拿不到的,所以我们有时候也会到他们手上换。”义乌一家外贸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名外贸人士告诉记者,这批外汇贩子手中的外币,正是通过外贸公司才得以流淌进来。
    “因为出口多,很多交易其实在当地都是直接现金兑付的。因为货物只有通过外贸公司才能出去,基本上是没有自己出口的。”义乌当地另一名从事外贸的人士向记者透露,一些具有进出口权的外贸公司涉嫌成为热钱流入国内的主要渠道。
    假如某商家有20万美元的货物需要出口到埃及的A公司,A公司需要向该商家支付20万美元的货款。原本货款需要A公司出,但是只要该商家能出示收到20万美元的证明给银行,就能开始办理外汇核销。在整个外汇核销的过程中并不会核实20万美元的货款是否来自A公司。
    记者在当地了解到,目前义乌的进出口交易中,现金交易比较常见。比如100万元人民币的货款,在当地交易时可能会支付5%或者一定比例的现金。若按100万元支付5万元现金来算,国外公司在通过外贸公司支付货款时常常会忽略已经现金支付的部分,直接打100万元进入外贸公司。外贸公司再拿相应的凭证去进行外汇核销,这其中有5万元的部分即为热钱。
    “现在外贸公司去做核销,只用看总数就行了,比如我今年可能做了1000万,只要在这一年之内,打进来的总数有1000万就行了。”上述外贸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抓了一批洗钱的,后来就管得更严一些。”

热钱流入国内的多种方式
    “义乌当地很多流入国内的外币大多来自温州、青田在国外经商的华侨,为了规避在国外的税费,他们打钱一般要么通过外贸公司,要么通过地下钱庄。”上述外贸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大型热钱进来可能更多的是一些跨国外贸公司”。
    在上述匿名人士看来,热钱能够通过贸易公司流入,实际上是有人钻了外汇核销环节的空子。
    所谓外汇核销,即拥有进出口权的外贸企业从外汇管理局申领核销单,核销单跟随外贸业务一路走过海关、银行和税务局,并最终回到外汇管理局,以核对原来数据库的电子档案并注销此核销单号码。这一过程即为核销,核销的完成代表该笔交易在外汇的收支上是合法的,准予一笔勾销。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对企业进出口业务的外汇收支实行核销管理,外汇管理部门将相应进出口业务的外汇资金流和货物流逐笔比对,以判断外汇资金与货物的实际交割情况,确定货物贸易的真实性,通过核销形式达到外汇管理的目的。
    上述人士口中的滚动核销,即借用其他外贸合同(通常是争议交易合同或提单以后的合同)收汇,来冲抵争议提单或外贸合同下的收汇。
    “投机的钱进入中国可能比较容易,进行核销也并不难。如果一对一核销就没有这个问题了。”上述人士指出。
    “一对一核销意味着外管局要监控所有的交易,工作量太大了。而且,对于企业来说,它的很多项目是比较开放的,资本项目、外汇的管控,实际上很早之前就已经放开了。你有一笔贸易就要向我报一笔,我来进行审核,那就重新回到计划经济时代了。”应展宇向记者表示,“从市场化的角度看,不太现实,不仅是成本的问题,而是会把企业的手脚束缚得太死。”
    记者就此事联系国家外汇管理局,在以传真的方式将采访提纲发给对方后,随后对方以不便回答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我们现在的管理制度监控方面都还存在着一些缺陷,有一些不到位的地方。外汇核销方面也没有考虑到会引来做空。除此之外,热钱还会通过其他渠道进来,比如地下钱庄等。”重庆交通大学财经与贸易学院教授谢水清向记者分析说。
    根据记者了解,目前热钱流入国内的方式和渠道多达十几种,以经常项目、资本项目和地下钱庄等三大类为主。时代周报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