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配资公司现状:老总出门带保镖

    “市场关于券商对信托公司发出配资账户清理的消息是属实的,存量配资账户中,有的账户停牌的股票市值很大,超过客户的本金规模,作为配资公司而言,为了补偿银行优先级的资金,我们借高利贷1个亿,每个月偿付利息300万,替客户偿还银行的优先级资金,跟我比较熟的几个做配资行业的朋友,其中一个没有钱垫资,客户来闹,他手机一交,谁也不会来烦他,自己主动去坐牢了;另外一个做配资的朋友跑路了,谁都联系不上他……”

配资公司面临巨额垫资风险
    “监管层对配资账户的最后一轮清理”,面对记者的提问,配资公司老总王明表情显得有些凝重。
    “配资的客户最终借钱是来源于银行,但是股灾之后,中证500中停牌股票数量占比大概占到20%多,现在监管层要求9月底彻底完成对配资账户的清理,但问题是,很多配资客户的停牌的市值占比很大,这导致停牌股票的市值超过客户的本金规模,波及到银行的优先级资金的安全,配资客户没有钱,这部分钱需要配资公司来垫付。”提到配资公司面临巨额垫资的原因,王明如是表示。

垫资一个亿每个月付利息300万
    “垫资”是记者采访中,听到的最沉重的一个词,而作为民间借贷资本的配资公司,则在最后的清理中,受到比较严重的垫资危机。
    “具体来说,比如一个客户的本金为50万,做了三倍的杠杆,配资150万,最后的总市值是200万,但是如果最后要清理账户,但是他停牌的股票市值高达100万,这就超过他本金的规模,一方面客户没有钱,无钱可补,另一方面,客户是被强制平仓的,所以他们不会补钱。这个时候配资公司就会出现挤兑风险,银行要保证他们的优先级资金,我们配资公司就必须垫资,这对配资公司的影响很大”。
    “作为配资公司而言,为了补偿银行优先级的资金,我们借高利贷1个亿,替客户偿还银行的优先级资金,跟我比较熟的几个做配资行业的朋友,其中一个没有钱垫资,又烦客户来闹,手机一交,谁也不会来烦他,自己主动去坐牢了,另外一个做配资的朋友跑路了,谁都联系不上他……”提到另外几个做配资行业的朋友,王明无奈地对记者表示。
    “我们目前垫资规模都超过1个亿,借的民间高利贷,月息三分,这是什么概念?我们垫资规模接近一亿,这意味着我们每个月要支付的借贷利息高达300万……”王明对记者说。

配资公司老总:出门带保镖
    说到现在配资公司的现状,王明表示,“现在各个配资公司,每天都有客户来闹事,你看我们公司这么安静,没有出事,是因为我们替客户垫资了,所以没有客户来闹事。”其实,关于配资客户、配资公司、信托公司等参与各方,其中潜藏的激烈矛盾,其实在配资行业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
    “有的配资公司做四五十个亿的配资规模,现在很多都准备了四五十个保镖,从客户的角度来说,现在账户要清理了,那配资公司要退客户的保证金,但是信托公司又会卡配资公司各种费用,配资公司没有钱,别人去银行取钱,银行说我们没有钱,明天再来吧,虽然不能解决客户的当务之急,但是客户也不敢说什么,但是对于民间借贷而言,别人如果来找配资公司要钱,配资公司说没有钱,那么客户就会来找流氓来对付你了,听说闹得最凶的是一家配资公司老总,无论去哪里都要带着保镖;国内一家上市公司,前段时间市场讨论得很多,配资业务规模做得很大,现在他们请了很多保镖,客户来闹事,一看公司那么多保镖,也吓得不行,搞得跟黑社会一样。”王明说。

配资客户闹事事出有因
    事出总是有因,配资客户为什么会闹?里面的原因无非两个层面,一个是强制清理账户,另外一个方面是在特殊情况下,相关机构严格执行相关产品法律条文,其实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合理因素。
    “打个形象的比喻,你要去租房,你觉得这个房子很好,说要租三年,但是现在你要走了,而我说不好意思,三年房租钱你要照给,那你肯定会说,我都没有住三年,我凭什么要给你三年的钱?配资链条中,配资公司或者信托公司对待配资客户的道理是类似的。我这么跟你说,我们有一个客户,才做了一个月,我们给他收了一年的费用,是96万,事前都是签了条款的,但在面临这种特殊的市场情况,执行这些条款显然不合理,但是做生意就是这样的,没有到真正发生纠纷的时候,就会有很多矛盾,所以他们最后都会进行协商的,但其实搞到最后,券商不会有太大关系,信托也不会受到什么太大影响,真正受影响的还是客户。”王明如是表示。

信托公司通知客户清理账户
    券商通知各大信托公司清理存量配资客户,但作为银监会系统的信托公司,其实主动牵头的清理配资客户的意愿并不是那么强烈。
    “信托公司方面是不会主动牵头去清理存量配资的,但信托方面也有压力,信托的压力来自客户,因为客户很郁闷,你想清理就清理啊,我的账户又没有达到强平线,人家的情绪是很激动的,所以信托公司处理这方面的问题也会比较谨慎,包括券商机构都十分谨慎,一般都不会正式发文,只能是以下面员工的名义或者形式来通知客户,说您赶紧把账户清理掉,但是他们没有正式发文,因为你这个事情,就是我们说句不好听的,又要收你的钱,又不帮你干活,收你一年的乃至更长时间的杂七杂八的费用,签合同签了那么久的时间,实际上客户并没有做一年,而且收费了就算了,还用强制清理的手段,那客户肯定很激动的,要拍桌子的。”王明说。 中国基金报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