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证监会落马主席助理张育军

被指霸道贪婪、迟早出事

    中纪委再打一虎,这次落马的是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张育军曾历任深交所总经理和上交所总经理,开了中国“一人跨两所”之先河。有人评价称,“中国真正把证券监管搞懂弄透的人中,张育军算一个。”著作等身,被称为“学者型官员”。不过也有人指其作风霸道,开会时“半躺着讲话”。

“学者型官员”还是“霸道军阀”?
    9月16日晚,中纪委网站披露,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此前8月初还有媒体报道称张育军或将赴央行担任副行长。
    据统计,张育军是证监会有史以来落马的最高级别的现任官员,也是十八大以来“一行三会”系统被查的最高级别领导干部。
    张育军是名副其实的“学者型官员”,拥有北大经济学博士和人大法学博士学位,曾出版多本学术著作,得到业内好评。有人评价这位“双料博士”是深耕细作的典型内行+专家。
    “双料博士”张育军曾历任深交所总经理和上交所总经理,成为证监系统史上第一位执掌过沪深两大交易所帅印的官员。他曾执掌深交所8年时间,在任上推出中小板并筹建起创业板,随后转任上交所总经理。对证券业的各个业务条线,张育军都很熟悉。
    有人如此评价,“中国真正把证券监管搞懂弄透的人中,张育军算一个。”或许正是令人认可的专业能力,才让他像位职业经理人,开了中国“一人跨两所”之先河。
    有媒体报道称,张育军“好学”。曾有深交所员工告诉媒体:“周末到单位加班,好几次看到张总在办公室学习英语。”
    不过,也有报道称,张育军在深交所时,有同事称其“霸道贪婪,军阀作风,迟早出事”。此外还有媒体称他“排场大”,有一次跟券商开会的时候都是半躺在椅子上发号施令。他还在与基金经理开会时表示,“未来的犯罪分子就坐在这房中间。”
    张育军或许没有想到,自己的话一语成谶。

与中信程博明是同门师兄弟
    1963年出生的张育军,于1981年至1985年就读于西南财经大学,并于1985年至1988年就读于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俗称“五道口金融学院”),师从第一任证监会主席刘鸿儒,获经济学硕士学位。
    正是五道口的这段学习时光,让他与日前被调查的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成为了同门师兄弟。
    程博明于1984年获得安徽财贸学院财政金融专业经济学学士学位之后,就读于位于五道口的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研究生部,1987年获得货币银行学专业经济学硕士学位。
    由此可以看出,出生于1962年的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正是张育军的同门师兄。
    就在9月15日,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运营管理部负责人于新力、信息技术中心副经理汪锦岭等人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公安机关依法要求接受调查。在本轮股灾期间,中信证券也是此次救市“国家队”的主力。
    因此,有分析认为程博明与张育军前后脚被调查,此事值得关注。
    巧合的是,此前张育军与程博明均接受过同一个记者的专访。7月16日,程博明接受《财经》记者王晓璐采访。王晓璐称,作为冲在救市前线的证券高管,程博明始终态度坚定地支持采取救市行动。
    8月30日,记者王晓璐因涉嫌编造并传播虚假信息,和中信数名高管一起被调查。

“救市”时剑指两融配资
    在本轮救市期间,张育军露面非常频繁,这与他分管的部门有关系。
    现年52岁的张育军,于2012年9月担任证监会主席助理,负责分管包括机构部、基金部在内的“大机构”,主管证券、基金、期货等机构。不过,2014年4月机构部与基金部合并为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简称“机构部”)。
    张育军负责的“机构部”是业务创新最多的领域,其中就包括融资融券(下称“两融”)、配资。在两融业务最兴盛的时候,余额曾高达2.7万亿元。此外,还有约1.4万亿元的配资,巨量的高杠杆资金,在当时推动了股市的暴涨。
    作为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曾不断督促券商关注创新业务,推动基金业务创新,多次召集券商高管学习互联网企业。张育军被外界冠以“创新型官员”称号。
    此后在A股巨幅震荡的救市行动中,张育军频频露面,被称为“救市队长”。据业内人士表示,张育军集合券商、基金、期货等机构召开座谈会,多次提示风险,并强调两融风险以及严禁券商开展场外配资、伞形信托等业务。
    张育军被调查原因,业界猜测不一。北京一位券商人士表示,张育军是专业型官员,一直在大力推动金融创新,比如支持券商加杠杆,支持发展互联网证券。同时,在本轮清查配资行动中,张育军一直是主要负责人。
    “从推加杠杆,到彻底清查配资,感觉步子迈得有点大,但因此遭中纪委介入调查,似乎不至于。”北京某券商人士认为。

曾指“金融史是诈骗史”
    作为一名学者型官员,张育军发表过不少让人印象深刻的言论。2015年4月15日,在中国证券业协会举办的“互联网+资本市场”培训研讨会上,张育军表示,人类金融发展史同时也是一部诈骗史。
    张育军强调,互联网+资本市场的发展,必须严守监管系统制定的合法合规底线,尊重金融客观规律,才可能健康长远发展。尤其不能一开始就走偏了。要守住6条底线,其中包括:不得非法集资、不得非法吸收存款、不搞资金池、不得非法保本保收益、不搞利益输送、不搞内幕交易。
    让张育军得到业内一致肯定的,是他在2014年撰写的《金融危机与改革》一书。他在书中写道:在应对金融危机时政府大有可为。政府可以建立预警防范机制(指数熔断机制),做好应对危机的政策储备(降准、降低交易费、持股一年股息红利免税等),引导市场预期,缓解社会恐慌(证监会发言维稳、国家队救市)。
    张育军被查,也许是此次股市危机带来的一次变革机遇。新京报、第一财经日报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