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债市风暴第一案悄悄开庭

债券女王等9人集体受审

    9月22日,齐齐哈尔,阵雨,冷。两年前启动的债市“打黑风暴”,随着孙明霞案的开庭,终于要告一段落。与当年被调查的轰动一时截然不同,从准备开庭到正式开庭,被告的律师及家属都显得格外沉默。
    早晨8点半,两位律师拖着装满案件卷宗的行李箱匆匆进入齐齐哈尔市建华区人民法院,孙明霞案及其他相关9名被告的委托律师及家属到齐。
    对于建华区法院而言,这一天非比寻常——法院刑事审判庭于22日上午8点半开始,在法院大楼六楼东侧第一审判庭,审理陈智军、胡强等9名被告职务侵占、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一案。
    陈智军是宏源证券原债券销售交易部总经理,胡强是宏源证券原副董事长、总经理。与其同时被带走调查的还有宏源证券原债券销售交易部副总经理叶凡,以及宏源证券原副总经理周栋。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法院未公开的被告人中,还包括曾经声名显赫的“债券女王”孙明霞等人。孙明霞是国信证券原固定收益部总裁,与她同时出庭接受审理的,还有国信证券原固定收益事业部副总裁侯宇鹏、固定收益事业部债券交易部原总经理谢文贤。另外两名被告分别是甘肃省农村信用社及哈尔滨一家投资公司的相关人士。

“静悄悄”的审判
    两年前,孙明霞以及侯宇鹏、谢文贤被公安带走调查,业界震惊。当时有消息称,国信证券固定收益部所有员工被下封口令,禁谈此事。
    两年后,案件终于开庭审理。与当年的轰动一时截然不同,从准备开庭到正式开庭,孙明霞等9人的律师及家属,都显得格外“沉默”。
    22日早晨,建华区法院的入场安检比以往都更加严格。每一个进场旁听的家属,在前一天都到法院用身份证换取了法院旁听证。每一个听审人员进场,法院安检人员都会对照进场人员的旁听证是否与已登记名单一致。有听审人员希望出示身份证以公民身份入场旁听,也遭到拒绝,原因是“法庭已经没有座位”。
    当记者表明身份,希望凭记者证出席旁听时,法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因记者没有预约且没有旁听证,所以不能旁听。
    一位参加了旁听的人士告诉记者,涉案宏源证券四人中,陈智军涉嫌职务侵占、行贿、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胡强、周栋,涉嫌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叶凡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
    国信证券涉案三人中,孙明霞、侯宇鹏、谢文贤,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
    甘肃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副主任宋小宁涉嫌受贿,哈尔滨丰佳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哈尔滨炯宇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刘今珩涉嫌洗钱。

两年前的“债市风暴”
    今年下半年以来,金融反腐持续升级,从券商到监管层,不断有大佬落马。证券行业风声鹤唳,人人自危。这一情景,恰似两年前的债券市场。
    2013年10月11日傍晚,记者收到国信证券发来的声明。在这份声明中,国信证券证实了孙明霞、侯宇鹏和谢文贤因个人原因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的消息。
    国信、宏源两券商债券业务骨干被查,将这场始于当年春天的债市监管“打黑风暴”推上了顶峰。2013年4月,万家基金的基金经理邹昱和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执行总经理杨辉被调查,随后一连串债市资深从业人员相继“落马”。
    先从“债券女王”孙明霞说起。中国证券业协会注册信息显示,2008年2月15日孙明霞注册入职华林证券,2012年8月10日,其注册信息变更为转投国信证券。孙明霞的“过人之处”就在于,无论供职于哪家券商,都能很快为公司带来源源不断的企业债承销业务。
   以华林证券为例,2009年到2011年,华林证券企业债承销量连续三年位列券商同业的前三强。2011年,华林完成16单企业债主承销,数量排行业第一,市场份额占28%。值得关注的是,这段时间华林证券作为一家中小券商,其债券业务一枝独秀。孙明霞本人亦从华林证券总裁助理、副总裁走上总裁岗位。
    2012年转往国信证券之后,当年国信证券企业债承销金额就达到433亿元,市场份额占比达6.66%,行业排名第三位。而在孙明霞团队入驻之前的2011年,国信的债券承销金额只有47亿元,市场份额占比为1.94%。
    2013年9月底,宏源证券宣布,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胡强,副总经理周栋因个人问题接受公安机关调查。董事会同意免去其两人职务。公司董事长冯戎代行总经理职责。
    宏源证券三人被带走,与孙明霞被带走调查时间相近。这也引发债券业界的广泛猜测——债券市场需要多个合作者才能完成利益输送,上述被带走的涉案人员可能相互有关联。

债市腐败链
    债市腐败的问题,不仅存在于寻租的一方,更存在于设租的一方。在孙明霞等人被带走近一年后,发改委多名司局级干部连番落马,其中就包括掌管企业债“金钥匙”的张东生。
    2014年8月2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宣布,日前,检察机关以涉嫌受贿犯罪对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就业和收入分配司原司长张东生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张东生此前的职位,是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司长。
    值得注意的是,2005年是企业债发力的关键时期,也是企业债审批发行的兴盛时期。此时,张东生正是财金司的负责人。当年,企业债发行额度较上年翻番至654亿元,2006年增至995亿元,2007年更是跳升至1719.86亿元。
    对于张东生的“落马”,业界猜测纷纭。一个比较有共识的说法是,孙明霞被调查后,为减轻罪责曾主动交代多人名单,其中也涉及其他券商,甚至监管部门。该说法目前并未证实。
   具体到操作层面,又不得不提到“丙类户”带来的一级半市场的腐败。
    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员分甲、乙、丙三类,甲类户多为商业银行,乙类户一般为信用社、基金、保险和非银行金融机构,丙类户主要是非金融机构法人。丙类户不能直接参与债券交易,只能通过甲类户代理交易结算。根据业内人士的分析,债市利益输送涉及机构固定收益业务负责人、债券销售团队负责人、投资经理和交易员等,相互介绍“一级半市场”的交易机会,并利用与自身关联的丙类账户输送利益。
    简单来说,在债券发行时,几方通过与承销团成员签订特殊协议,获得分销数量及较低的利率,然后在二级市场提价卖出,坐收无风险暴利。    第一财经日报、财新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