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国广场舞生意调查

1亿大妈 万亿级市场

如果仅仅只在广场舞这一个兴趣点上挖掘,其用户价值并不算大,然而广场舞大妈的重要属性就是掌握家中财政大权——养生、理财、旅游、采购等等事项,都需要她们决策。所以广场舞作为一个兴趣的切入点,之后的业务发展空间巨大。

一支广场舞队
    11月23日下午,北京回龙观。
    70岁的退休数学教授教建平今天没有让她的舞蹈队员们继续在社区的地下室里排练月底就要进行的决赛舞蹈《火凤凰》,而是借了一间有暖气的舞蹈教室。因为这天北京颇有名气的广场舞老师索洁要来教她们跳一支新编好的广场舞《好媳妇》,要求她们少穿衣服。
    成立于2003年的红枫叶舞蹈团是整个回龙观社区最有名气的舞蹈队,目前有31名队员。在去年的“中信红·幸福广场舞大赛”中,红枫叶舞蹈团在二百多支队伍中获得了三等奖。在今年举办的第三届大赛中,她们拿到了初赛和半决赛的第一名。
    像这样的比赛红枫叶舞蹈团今年参加了三个,再加上去敬老院、儿童节或者商场开业等的演出,今年她们一共进行了30场演出。
    但队长教建平告诉记者,她们舞队的经费却很紧张。除了去年中信银行比赛中拿到三等奖给的五千块钱算是一笔大数目外,“有的时候得一千、两千的,五百也有,一人五十块钱的也有”。更多的则是举办方发给大家的米面粮油等纪念品。
    而红枫叶舞蹈团一个节目就得花几千块钱,支出主要是舞蹈服装。一支新舞就要配一身新衣服,每套衣服的价格在二百元左右。几年下来,每个队员的衣服都积攒了十多套。
    但这些跳舞的大妈们并不心疼这些支出。大妈们喜欢这样的影响力带给她们老年生活中的成就感。靠大妈赚钱的则是举办比赛的银行等等。“中信银行从中尝到了甜头儿,去年(在大妈身上)卖出了不少理财产品。”一位广场舞评委告诉记者。
    在大福广场舞创始人方惠日前发布的一份《中国广场舞行业研究报告》里,他估算的中国广场舞大妈群体总数在1亿人左右。

一位明星老师
    除了银行卖理财产品从大妈身上赚钱,曾经在央视教交谊舞的明星老师杨艺也通过卖广场舞服装赚了钱。
    舞蹈老师杨艺在1990年央视刚刚开办《闻鸡起舞》栏目时成为里面第一个教交谊舞的人。聪明的舞蹈老师杨艺发掘了他的商业天赋,又有了第二重身份——“商人杨艺”。
    商人杨艺挣钱的第一个方法是做节目卖钱。在央视火了之后,杨艺和北京电视台合作了一档新的舞蹈节目《翩翩起舞》,他是制片人兼导演。《翩翩起舞》做出来之后不只在北京电视台播出,还被卖给其他的电视台。杨艺从中获得广告、节目版权收益。
    用杨艺的说法,使得他走上个人财富巅峰的是在1998年至2008年间卖DVD光盘。
    在十数年的教舞过程中,杨艺拍了大量的舞蹈教学视频,他把这些教学视频转录成光盘,向大众售卖。杨艺称自己当年是这些舞蹈教学光盘的唯一内容供应商,所以一年光盘的销售量能达到1亿张。但记者询问杨艺一年的收入是多少时,他称“记不得了”。
    杨艺还用一种独特的方式卖光盘。他将一套舞种的教学光盘分成12级36张,然后设立了一个舞蹈等级证书。想要考级的人每次交120元考试费,得到3张光盘。练习完之后在老师面前跳一遍,通过之后就发一个盖有杨艺名字的证作为证明。要想全部通过一种舞蹈的考试,就要进行12次考试每次花120块钱。
    2011年,杨艺在香港注册了中国广场舞联合会有限责任公司,在内地则称为“中国广场舞联合会”,杨艺自封为“主席”。杨艺渐渐地把那些在网上有了名气的明星广场舞老师拉拢到自己旗下。
    杨艺变现的方法则是卖广场舞服装。
    红枫叶舞蹈团队长教建平告诉记者,她们买服装的渠道主要在淘宝店铺。大福广场舞创始人方惠的团队也在代理运营明星老师开的淘宝服装店。在其给出的一周店铺销售数据来看,成交单数为273单,客单价为266元,销售收入为72618元。一个更重要的数据是,70%的购买者是直接搜索该老师的名字进入店铺完成下单的。
    这种巨大的明星引流效应使得明星老师们纷纷开店售卖舞蹈服装。而杨艺,这些明星老师的组织人,则投资了这些服装工厂。每位老师每卖出一件衣服,其中都有杨艺的分成,据合作伙伴透露,杨艺一年通过服装获得的纯收入就在50万至100万之间。
    伴随今年十数家创业公司进入广场舞领域,杨艺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和收入来源。他成为了三家创业公司的艺术顾问。据其所说,每家公司每月向其支付2万元的聘请费用。
    但杨艺并不看好这些公司,“他们没有在互联网方面创新,马云创新做了阿里巴巴,他用电子商务引领了一个时代的商务。而这些做广场舞的互联网人用的都是老套路、老手段……我觉得他们还得真正好好地探索。”

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杨艺所说的“创新”确实是目前摆在广场舞创业公司面前最大的难题。而这道题的答案,有的人似乎找到了方向,有的人还在摸索,无一例外的,他们都不愿意过多透露自己的商业模式。
    2015年年中,38岁的吕俊明在杭州创办了恰恰广场舞,33岁的刘应龙在北京创办了舞动时代,27岁的范兆尹在苏州创办了就爱广场舞,90后方惠在杭州创办了大福广场舞,这些创业公司几乎在同一时间出现。
    但这些创业者并不想出现在科技媒体上被过多的人知道。但方惠在10月份发布的那份《中国广场舞行业研究报告》和媒体采访的稿件将这些围绕广场舞创业的公司一并向大众推了出去。这些躺在一条船上的“鱼”被激活了,他们开始接受媒体的采访。
    方惠为广场舞大妈推出的第一款产品是“大福广场舞平板”。他认为对于学舞者来说,手机屏幕太小,同时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对大妈们来说也不方便使用。方惠研发了一套简单易用的操作系统,将其嵌入到合作的硬件厂商生产的平板电脑里,然后卖给广场舞大妈。
    但方惠的硬件项目失败了。广场舞平板并不是大妈们真正的需求,而硬件创业的成本又太高,他转换方向做了基于线下活动和比赛的大福广场舞俱乐部。方惠目前的模式是把广场舞大妈作为流量,通过活动和比赛把大妈聚集起来,然后向银行、理财公司、保健公司、旅游公司等售卖广告而获得收益。
    刘应龙的舞动时代本质上想做的事情和方惠想的一样,通过聚拢广场舞大妈然后引入第三方进行流量变现。不同的是变现模式。
    舞动时代在今年5月份成立后主要运营的是微信公众号,目前已有12万粉丝。
    谈到商业模式,打算以流量变现为主的刘应龙说舞动时代未来两年不考虑盈利,现在主要做的是通过各种形式把大妈们吸引过来,实现平台外的流量变现,在第三方实现收益,但不会在广场舞本身上去做收益。

  i黑马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