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电广传媒证实董秘廖朝晖失联

被指涉徐翔、姚刚案

    最近几日,有一个传闻在湖南的上市公司圈和媒体圈中流传:电广传媒多位中、高层管理人员被有关方面“带走”,要求协助调查。10日晚间,电广传媒终于通过公开信息披露的方式承认公司董秘确实已经处于“失联”状态。知情人士表示,电广传媒有关人士失联与公安部督办的徐翔案有关,另外还牵涉姚刚案。

高管失联
    12月3日下午,电广传媒召开股东大会,会场上的一些“异常”引发一些参会者的议论。
    当天的股东大会,原本每次出席的董事会秘书廖朝晖始终未露面,财务总监也未见踪影,董事长龙秋云在会议中途才现身,但只坐了几分钟便匆匆离场。一些参会者在会议间隙便开始打听这些人都哪去了,当时得到比较确切的信息是,董秘廖朝晖出差在外,财务总监因家庭遭遇重大变故请假。
    到12月4日,外界则开始有传闻出现:电广传媒董秘廖朝晖被有关方面“带走”,协助调查相关案件。当晚,有电广传媒内部人士证实,“你说的那个事(指廖被“带走”)是真的。”
    随后,又有消息称电广传媒一刘姓中层人士也被控制要求协助调查。
    12月8日,传闻进一步升级,传闻对象甚至指向电广传媒董事长龙秋云。但后来在记者的调查中,电广传媒董秘办方面明确表示“董事长在上班”。
    从12月4日晚间开始,记者连续多日致电廖朝晖,但其手机始终提示“无法接通”或“已关机”。记者又通过短信、微信等渠道请求其回应,但直至记者发稿前,未收到她的回复。
    12月9日下午,记者赶到电广传媒公司总部,但未能见到廖朝晖等人。对记者直接提出公司是否有几位高管被带走的问询,公司接待人员明确回答“没有”,“廖总好像是出差了……好几天没有看到”。随后,记者以投资者身份拨打了电广传媒的投资者关系电话,得到的答复是廖在出差,至于其手机持续打不通,“她可能在飞机或高铁上”,“传闻是假的”。
    12月9日晚上,记者致电电广传媒监事会主席刘沙白,就上述传闻进行咨询。听完记者的问题后,刘沙白只回答了一句“对不起,我不清楚”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广传媒在10日晚间以公告形式对已经流传多日的有关高管失联传闻进行了回应,实则是证实了其董秘已经多日失联的消息。
    “公司暂未能与廖朝晖女士本人取得联系,也未获知其与任何案件有牵连。公司其余高管均在岗正常上班,公司目前经营一切正常。”电广传媒公告如是披露。

涉徐翔案?
    12月4日晚间,多方消息称,廖朝晖被“带走”与徐翔案有关。
    11月1日,泽熙投资总经理徐翔被警方调查,新华社的消息称“徐翔等人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其行为涉嫌违法犯罪”。
    不过,记者通过查询公开信息发现,在电广传媒公开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2012年下半年后再未出现徐翔掌控的泽熙投资及其关联方名字。公开信息同时显示,近三年来,泽熙投资每年都对电广传媒有一次或多次调研,且多次是在电广传媒的行情启动前。
    有关注投资的人士分析,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未出现名字,一种可能是的确没有投资,但也不排除是故意分散成多个户头,或者避开了报告披露期。

定增与姚刚有关?
    关于廖朝晖被“带走”所协查案件,还有一种传闻版本是牵涉前证监会副主席姚刚。
    多个接近电广传媒的信源透露,因之前的有线网络定向增发案受到姚刚关照,因此电广传媒相关人士被要求协助调查。
    2012年10月,电广传媒披露非公开发行方案,拟以不低于10.28元/股的底价发行不超过51500万股,募资不超过53亿元用于“建设下一代广播电视网,实现全业务运营升级改造项目”和偿还银行贷款等项目。2013年5月15日公司再次公告,该方案已获中国证监会批复有效期为6个月。但由于该公司保荐机构民生证券在当年5月31日因保荐天能科技被证监会处罚,责令其在6个月内对内部控制制度、尽职调查制度等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整改。随后,电广传媒表示因其保荐人民生证券被责令整改,预计最快要2014年初才可能恢复保荐业务,而公司定增批文11月16日到期,导致本次定增无法按期完成。
    最终,电广传媒的上述方案在2013年12月初获得中国证监会核准。
    2012年7月,记者曾在某个非公开场合听到当时直接负责推进上述定增方案的电广传媒高管描述,“姚主席”非常看好该项目,给予高度评价,并作出了正面指示。

公告含糊其辞
    尽管电广传媒终于以一种迂回曲折的表达方式证实了确有公司高管失联多日的事实,但这种表述背后到底是否隐含可能会对公司产生重大影响的真相,投资者目前仍无法通过这种信息披露得出准确的答案。
    有上市公司董秘解释,这样的表述方式,实际上是一种充分利用“游戏规则”的做法。按照其描述,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在进行信息披露时必须真实、明确,但有时恰恰可以通过合理利用规则,把一些已经清晰的事实说得模糊,将已经知情的信息表述成“不清楚”。比如,假如有公司高管失联或被调查,公司其实有太多的渠道可以证实事情真相,也会主动掌握准确信息,但往往会为了“尽可能推迟”对市场造成影响,公司会将相关方面的正式文件作为确认事实的依据,“说白了,在没有收到正式文件前,即使是亲眼所见,也可能会说不知情”。第一财经日报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