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唐宋官员博弈实录》2

本书以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为主题,刻画了唐宋帝国的高级文官集团之间,不同个性不同派系的人物之间的恩怨情仇,侧重于他们在历朝历代中如何寻找生存空间,斗智斗勇的各种故事。

《唐宋官员博弈实录》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

2 “行卷”惹的祸

我们一起回顾一下发生在一千二百年前大唐王朝的那场“国考”吧。
长庆元年(821)的科举考试开始之前,与往年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同。唐朝风气开放,唐代取士,考试成绩只占一部分,名人推荐也能算数。当时由礼部主持的考试也不实行糊名制,主考官阅卷的时候还可以参考举子平时的作品和才誉决定考生的去留。政坛上、文坛上有影响力的人都可以向主考官举荐人才,这种行为在当时很流行,没有人站出来指责这种做法的弊端。
唐朝的考生会在考试之前向有名望的人投递自己的得意之作,期待他们向主考官推荐自己,这种行为叫“行卷”。大诗人王维二十岁时进京赶考,就曾向岐王“行卷”。岐王很欣赏王维的才华,可不能保证王维能当上状元,便把他引荐给了唐玄宗的亲妹妹玉真公主。玉真公主也很喜欢王维的诗作,当即把主考官召来,告诉他帮他物色了一个状元郎。正式考试还没开始,状元就内定了,可见在唐朝,考生之间比拼的不仅仅是临场发挥。
前刑部侍郎杨凭就很淡定,他相信儿子杨浑之必能金榜得中,光耀门楣。杨凭的自信不是来源于儿子的实力,而是他相信当朝宰相段文昌的影响力。早在考试之前,杨凭得知宰相段文昌喜好书画,就把家中收藏多年的书画珍品尽数献给了段文昌,以换取儿子的进士身份。翰林学士李绅也很热衷这种“社会活动”,他亲自登门拜访了主考官钱徽,希望钱徽能录取他的弟子周汉宾。
等到发榜的时候,原本高高兴兴等着报喜的杨凭、李绅等人等来了一盆冷水,杨浑之和周汉宾两个人都榜上无名。但这时候面子上最挂不住的不是杨凭,而是段文昌和李绅。
段文昌是当朝宰相,出身名门。他的高祖段志玄是大唐开国功臣,凌烟阁上有他曾祖父的画像,女皇武则天的侄孙武元衡则是他的岳父大人。
李绅也不是好惹的主儿。他是元和元年的进士,先在国子监当助教,后来做了管理皇家图书馆的校书郎,并与白居易、元稹等文坛名人一起倡导“新乐府运动”,算是晚唐文化圈里的“大腕儿”。
段文昌命人抄来一份录取者的名单,从中发现了一些“黑幕”。原来,高中者当中并非没有当朝官员的亲属,而且有不少呢。谏议大夫郑覃的弟弟郑朗、河东节度使裴度的儿子裴撰、中书舍人李宗闵的女婿苏巢,都被录取了。更让段文昌火冒三丈的是主考官杨汝士的亲弟弟杨殷士也榜上有名。
段文昌很快就向唐穆宗李恒进言,反映这次由礼部主持的科举考试存在不公平、不公正的现象。
李恒只好下令重新复试。复试的主考官是白居易和王起。两个人谢绝一切“行卷”,比较公正地主持了复试。结果裴度的儿子再次被录取,郑覃的弟弟、李宗闵的女婿、杨汝士的弟弟等人则名落孙山。这下,段文昌可以名正言顺地处置钱徽等人了。在李德裕等人的协助之下,李宗闵从国家政务中枢的中书舍人被贬到剑南(今四川省剑阁县)做节度使去了。
从李宗闵被贬官开始,李德裕和李宗闵分别有了自己的党朋,他们两派之间互相拆台,将朝廷当成一个角斗场,彼此争斗了整整四十年。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