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唐宋官员博弈实录》3

本书以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为主题,刻画了唐宋帝国的高级文官集团之间,不同个性不同派系的人物之间的恩怨情仇,侧重于他们在历朝历代中如何寻找生存空间,斗智斗勇的各种故事。

《唐宋官员博弈实录》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

3 少年天子的烦恼

长庆四年(824),刚刚步入而立之年的唐穆宗李恒因病去世了。四年前的正月,他在父亲李纯的葬礼之后继承皇位,同样是正月,他的长子李湛登基了,改元宝历,是为唐敬宗。这一年,李湛十六岁。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天子,能拯救风雨飘摇的晚唐命运吗?
以王守澄为首的宦官们以太子年幼为名,假意希望郭太后能临朝听政。郭太后是大唐中兴名臣郭子仪的孙女,见识非凡。她以武则天几乎颠覆大唐为戒,认为女人不合适当政,坚辞不受。既然郭太后不领情,众位宦官把朝堂代言人的目标锁定在李逢吉身上。穆宗在位的时候,李逢吉就和他们合作愉快,如今新皇年少,干脆做个顺水人情,把“摄冢宰”这个荣誉称号送给他。
李逢吉在朝堂之上的地位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可他身居高位却并不安心,时刻担心曾经的政敌们东山再起。
有道是先下手为强,李逢吉决定在李湛还没完全适应一国之君的工作之前,把李绅先排挤出去。李逢吉把挑拨李绅的事情拜托给了老搭档王守澄。
王守澄是宪宗年间入宫的宦官,历经宪宗、穆宗两朝,算上新登基的敬宗,他先后伺候过三代帝王了。这个大太监很不简单,从入宫开始就走上了另一条攀登权力巅峰的道路。
李湛确实如李逢吉所料,一来年轻,二来初登大宝,万事都没有理出头绪来,身边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对外臣不熟悉,最信任的人就是身边看着他长大的太监们。
一次闲聊的时候,王守澄提起当初先皇病重,大臣们对拥立哪位皇子做太子发生过一些分歧。李湛对此很感兴趣,就问王守澄难道有人反对自己以嫡长子的身份继位?王守澄不动声色地为李逢吉美言,说当年先皇打马球的时候,一个太监不甚坠马,先皇惊吓过度,以致中风,口不能言。大臣们都奏请先皇早立太子,李逢吉奏报李湛在众皇子当中最为优秀,坚决支持李湛当太子。突出李逢吉的作用之后,王守澄又“顺便”提了一句,杜元颖、李绅这些人拥立的是深王而非李湛。李湛听了这话没吭声,心里对杜元颖和李绅生出反感。
有了王守澄的挑拨,李逢吉安排好的其他奏折很快送了上来。度支员外郎李续之就在奏折里继续诉说皇帝登基之前,某某大臣拥护某某王的事情,不断地加深李湛对此事的印象。估摸着火候到了,李逢吉就出面,直接面圣,告诉李湛有人在密谋对他不利,密谋的人就是李绅和他的“同党”。
李湛听过王守澄的话之后对李绅印象就很不好,现在别的大臣也说他不好,连摄政大臣也发话了,便将李绅贬为端州司马、庞严贬为信州刺史、蒋防贬为汀州司马。端州在广东省中西部,在唐朝,那里绝对是边远蛮荒之地。庞严和蒋防算是受到李绅的牵连,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是李绅推荐的,被李逢吉当作李绅的党羽了。
朝堂中的斗争虽然残酷,但一般来说都在暗中进行,不见硝烟。像李逢吉这样公开对付李绅,他的同党又公开祝贺的情况还真少见,称得上晚唐党争的一大奇景。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