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唐宋官员博弈实录》5

本书以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为主题,刻画了唐宋帝国的高级文官集团之间,不同个性不同派系的人物之间的恩怨情仇,侧重于他们在历朝历代中如何寻找生存空间,斗智斗勇的各种故事。

《唐宋官员博弈实录》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

5 李德裕得胜还朝

    李德裕老老实实地在河南滑州做他的义成节度使,李宗闵高高兴兴地在京城做宰相,两不相见,倒也相安无事。这时候,西南方向有一个小国突然叛乱,四川告急。这场叛乱让两个宿敌的命运再次发生转折。
    说起来,西南边陲的叛乱还是穆宗时期的宰相杜元颖埋下的祸根。杜元颖是初唐名相杜如晦的五世孙,他在朝中能身居高位,不是源于祖上的荫庇,而是他善于讨好穆宗皇帝。他不懂军务,也不听人劝,不体恤士卒,也不会怜悯百姓,只知道一味地在民间搜刮奇珍异宝,好献给皇帝作为自己的晋升之梯。
    剑南就在今天四川一带,属于大唐的边防重镇。剑南的近邻是南诏国,唐初国力强盛时,南诏一直夹着尾巴,对唐朝毕恭毕敬。后来唐朝国力渐衰,南诏国王的雄心壮志再次被唤醒。
    等到杜元颖这个不通军务的节度使上任,南诏国可算是盼来了良机。他们很快就攻占了戎州和邛州,西川周边的县郡接连被攻克,连号称“天府之国”的成都上空都飘起南诏的国旗。年轻的唐文宗愁眉不展。国难当头,身边却没有可用之人,他怎能不发愁?
    李宗闵身为宰相,倒是机灵,想起被自己挤兑到河南的李德裕来了。硝烟弥漫中,李德裕受命于危难之际,踏上了南下的征程。
    李德裕以西川节度使的身份入川,他首先收复成都,然后修筑边楼,整顿边防,以成都为中心,逐步向四周收复失地。经过李德裕的励精图治,西川如同大病初愈的人一般,逐渐缓过劲来。兵力增强了,人民生活安定了,原本虎视眈眈、伺机而动的南诏和吐蕃也老实了。李宗闵和牛僧孺等人有点心慌了,看来,又得想点什么主意给李德裕添堵了。
    太和五年(831)九月,吐蕃维州的副使悉怛谋,不知道为何突然提出愿意献城投降。李德裕接到悉怛谋的降书之后非常高兴,他一面派遣军队入城接收悉怛谋的军队,一面飞书向朝廷汇报最新战况。
    李德裕说自己准备派兵三千强攻吐蕃,还准备烧毁唐与吐蕃之间的界桥,然后一鼓作气打到敌人的老巢,一洗大唐多年来对吐蕃用兵屡战屡败的耻辱!这份奏折飞报朝廷之后,果然大快人心。文宗就召集重臣们一起商讨李德裕的计划是否可行。牛僧孺却说,吐蕃疆域那么大,区区一个维州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损失,可是大唐这几年和吐蕃修好,已经建立了比较友好的外交关系,如果大唐趁机占领维州的话,就会失信于天下。
    文宗并没有多少谋略,听了牛僧孺一番大义凛然的告诫,顿觉自己险些上了李德裕的当。他马上下旨,传令李德裕将投降的悉怛谋绑了,然后把维州城再原封不动地还给吐蕃。
    李德裕无奈,只得将维州城交还吐蕃,俘虏悉怛谋也一并交还给了对方。
    第二年,西川监军王践言回京述职,见到了文宗皇帝。说到悉怛谋投降而后被吐蕃杀害的事情时,王践言说了句公道话。他说悉怛谋投降是真,不知陛下为何下旨要将他捆绑之后送给吐蕃,讨取他们的欢心?悉怛谋被吐蕃当场杀死,起到了杀一儆百的作用,其他城市本来也想投降的人都不敢有所动作了。文宗听了王践言的话,有些后悔自己当初头脑一热就听了牛僧孺的话,白白放过了建功立业的好时机。
    牛僧孺自知理亏,不断上表请辞。伴随着牛僧孺的离去,李德裕隆重踏上得胜还朝之路。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