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络英雄传Ⅰ 艾尔斯巨岩之约》6

本书是一部互联网创业小说,围绕郭天宇、孙秋飞、刘帅等几个年轻的创业者,讲述一个起伏跌宕、现实还原度非常高的创业故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之下,“创业”成为国家政策,更是年轻人的情怀与梦想,与此对应,本书即是时代热潮之下一部异常精彩的创业史,也是书中几个年轻人命运沉浮之下的成长史,它几乎写尽了创业的方方面面,更写了人,与人性。


《网络英雄传Ⅰ 艾尔斯巨岩之约》
中信出版社

6 我们完蛋了

郭天宇努力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信步走进茶歇区,倒了一杯咖啡,和附近几个认识的嘉宾闲聊了几句,尽量使大家觉得问题不大,一切都还在他的掌控之中。


及时救场
这时一个有些年长的IT记者挤了过来,对郭天宇道:
“郭总,你知道吗,中国黑客界现在对这件事议论得沸沸扬扬,我很想知道你对‘铜棒’重出江湖怎么看?”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自己刚才在台上说过这只是技术团队开的一个玩笑,让大家松弛一下。如果这时来谴责“铜棒”,那就是打自己嘴巴。
因此郭天宇苦笑着说:“我还能有什么看法呢?如果‘铜棒’这样的传奇人物都来攻击我,那是不是太抬举我了?”
确实,“铜棒”只找那些世界顶级公司和机构的系统漏洞,和比尔·盖茨这样的世界首富平等对话,因此郭天宇这句话算是打了个太极,以退为进,把问题抛还给了记者。
这个记者明显是个老江湖,紧盯不放,又追问道:“刚才台下很多人看到,在‘系统彻底崩溃’六个字出现的时候,有‘TB’这个‘铜棒’的标志,你说这是你们自己开的玩笑,难道‘铜棒’加盟趣游网了?”
郭天宇只好继续打哈哈,扯开去说道:“其实你肯定知道,很多黑客中的高手最后都被业内大企业挖去,做网络安全方面的工作,我公司当然也有这方面的人才。不过‘铜棒’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他在哪里我真的不知道,但他消失了两年,而我公司刚好创办两年,倒是个巧合。”
郭天宇说着有些尴尬地干笑了几声,这样既不承认又不否认“铜棒”是否在趣游网的话,亏他编得出来。那个记者当然不满意这个回答,想要再问,好在此时主持人甜美的声音从宴会厅里传了出来:
“各位来宾朋友,请大家稍安勿躁,现在系统正在顺利重启之中,过一会儿我们的新闻发布会就将重新开始。现在请大家千万不要放过主办方给我们准备的精美茶点,把它们统统吃到肚子里去,才是回馈主办方好意的最好方式,你们说对不对?
“还有啊,我们知道现场已经有朋友在对外发布这里的情况了,我恳请大家等新闻发布会顺利结束之后再发消息,这样的话消息才不至于有错误,也请大家照顾一下主办方的企业声誉,谢谢大家了!”
郭天宇很感激主持人的及时救场,假装遗憾地对紧盯着他的记者说:“实在抱歉,我得去一下后台,看系统重启的情况,我们找机会再聊!”


全部搞砸
说完摆了摆手,也不等记者反应,手里还拿着咖啡杯就离开茶歇区去了后台。他不敢再在外面待着了,他怕极了记者和来宾再来问那些他根本无法回答的问题。
但躲是躲不过去的,因为时间很快就无情地过了半个小时,已超过郭天宇宣布等待的时间。而陈冠平和孙秋飞还在神情严肃地对着电脑忙碌,然而这一切似乎都是徒劳的,无论他们怎么努力,系统也没有一点可以重新启动的迹象。
郭天宇焦虑地在后台来回踱步,台下人群中的议论声越来越响,尤其是不断发到网上的新闻,每一篇都让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们讨论得热血沸腾。现场的声音越来越响,场面也愈加乱哄哄了。
这时婚庆礼仪公司的负责人跑过来问:“郭总,后面的求婚仪式还搞不搞了?如果不搞的话,我们就先撤了!”
郭天宇生气地回了一句:“你没看到我们都在忙着吗?等我们把这事先解决了,有你忙的!”
看这个负责人还想再说,郭天宇不耐烦地抢着道:“你放心,就算今天求婚仪式不搞了,也不会亏你钱的!”
话说出口,婚庆负责人的嘴是被堵住了,但郭天宇自己却特别沮丧。赵敏已经跑了,刚才连着拨了几次手机都没接,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精心准备了一个浪漫的求婚仪式,为了这个仪式,自己做了多少努力啊,那么贵重的钻戒,还有预演了至少二十多遍的无人机送戒指流程,这样一个完美的安排,已经搞砸了!
这时,他又有些后悔,要是没把赵敏气跑该有多好,无论如何他都会把求婚仪式完成,就算不能双喜临门,至少自己的人生还有值得安慰的内容,还可挽回一些颜面。可是现在,他连赵敏去了哪儿都不知道!


我们完蛋了
很快,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有将近三分之一的来宾已等不及纷纷离场。这时,两家公司的技术团队也已经停了下来,陈冠平与孙秋飞对望了一眼,然后绝望地说道:
“天宇,我们什么办法都试过了,系统真的彻底崩溃了,没办法修复!”
其实,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失,郭天宇对系统修复的信心,也如一只倒置沙漏里的沙子般在不断流失。现在从陈冠平嘴里说出的这句话,则让沙漏里所剩无几的希望也被彻底打碎了。
“没办法修复是什么意思?”郭天宇整个人快虚脱了,但还是不甘心地问了一句。
“就是我们两家公司的系统彻底被破坏了,没办法修复了,备份的数据库也无法读取了,天宇,我们完蛋了!”陈冠平前半句话还保持着冷静,而后半句话却带着哭腔。
郭天宇的目光移向孙秋飞,孙秋飞一脸绝望地点点头道:“是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重建系统。我算过了,要重写到崩溃前的程度,至少需要十个月!”
“十个月?”郭天宇喃喃自语,十个月他可以等,但竞争对手会等吗?投资人有耐心等吗?
“天宇,我们完蛋了!”郭天宇脑子里不断重复着陈冠平的这句话。
外面,主持人正用万分歉意的语调,做着善后工作:“真的非常遗憾,因为非常特殊的原因,我们这次活动只能临时中断,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请大家拿好自己的物品,有秩序地退场,再次向大家说抱歉了!”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