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唐宋官员博弈实录》8

本书以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为主题,刻画了唐宋帝国的高级文官集团之间,不同个性不同派系的人物之间的恩怨情仇,侧重于他们在历朝历代中如何寻找生存空间,斗智斗勇的各种故事。


《唐宋官员博弈实录》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


8 失败的政变伤不起

李训、郑注跟在文宗身边,接连做成几件大事之后,发现不管是罢免高官还是提拔亲信,都必须仰仗皇帝的权威。文宗素来厌恶宦官,他们决定帮助文宗一起驱除宦官的影响力,还大唐一个朗朗乾坤。
早几年,文宗曾物色了一个好帮手——翰林侍讲学士宋申锡,希望借助宋申锡的力量达到削除宦官势力的目的。宋申锡势力单薄,要消灭宦官,必须找到其他强有力的同盟。他的眼光不行,挑来挑去,竟然找到了吏部侍郎王璠。王璠假意答应,等宋申锡一走,就跑到郑注家里告密。郑注当时是王守澄在朝堂的代言人,他知道就等于王守澄事先得知文宗和宋申锡的“密谋”。王守澄干脆来了个先下手为强,直接诬陷宋申锡与漳王李凑有私,图谋拥立漳王为帝。文宗这才得知大事不好。
郑注是文宗第一次清除宦官的破坏者、第二次清除宦官的支持者。对于郑注来说,生存、升迁、牢牢掌握自己的命运,就是他存在的最大价值。
文宗李昂和两位心腹郑注、李训达成共识:除宦官最重要的是做好保密工作。颇有才华的李训还为文宗制定了一条治国方针——先除宦官、次复边患、次清藩镇。
有了光明的前途,李昂三人还要行走在曲折的道路上。他们煞费苦心地瞒过了所有人,逐步进行去除宦官的计划。王守澄是头号大敌。
太和九年(835)五月,宦官集团内部出现了一丝波动——“老祖宗”王守澄生气了。原来是天子下诏,任命仇士良为左神策军中尉,这一举动很明显是在削弱王守澄的军权。
六月,文宗和李训、郑注导演了一场好戏。他们先是指责韦元素、杨承和、王践言三位大宦官与王守澄不和,列举了不少三人针对王守澄散布的不利言论,导致双方翻脸。文宗趁机将三人贬到外地做监军,名义上是为王守澄出气,实际上是为了进一步削弱宦官掌控皇宫卫队的权利。
十月初八,志得意满的王守澄被一杯毒酒鸩杀于自己的府邸,临死之前尚不知死于何人之手。
文宗和李训、郑注相视一笑,准备利用王守澄的葬礼将所有宦官一网打尽。可惜他们的行事还是不够机密,被仇士良提前发现了,李训决定提前行动。
金吾将军韩约得到李训的授意,在早朝的时候奏称金吾院的石榴树上夜降甘露,是祥瑞之兆,请皇上和文武百官前去观赏。文宗听说之后故作惊讶,派仇士良的内阁宦官先去看个究竟。仇士良等人进入事先埋伏好官兵的金吾院,发现院内帷幕下面诸多执兵器的军士,知道大事不妙,立即逃出金吾院,去皇宫抓文宗做人质。
说起来李训的计划还不错,只是被他找来执行计划的人太不给力。那么多金吾卫都没能抓住仇士良等几个宦官。李训看大势已去,竟然不再坚持,夺了一匹骏马,向城外奔去。仇士良挟持文宗回宫之后立即组织反击。仇士良命军队逮捕了王涯、贾餗、王璠、李孝、韩约等所有参与诛杀宦官的人,对李训和郑注的要求则是格杀勿论。这一场屠杀死了两千多人,参与的几个外廷大臣都落了个满门抄斩的厄运。
此后,文宗在仇士良的眼皮底下求生存,更无半点皇帝的尊严。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