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非上市银行股权流行匿名转让

金证券记者 史亮

今年以来,地方性非上市银行的股权叫卖日盛,与往年不同的是,股权转让方们开始有意规避自己的身份,通过产权交易所转让,成为一条重要通道。
    江苏一家城商行股东向《金证券》记者坦言,“一些大型企业手握城商行股权要转让,公开自己的身份没太多关系,但一些民营企业老板不愿意公开身份,并且急着在城商行上市之前找到买家。”

神秘的20笔股权转让
    江苏江南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最近受到市场关注,转让期从7月6日到7月17日。一位资深股权买卖人士向《金证券》透露,“江南农商行首次挂牌出让股权是在2011年11月。”
    常州产权交易所项目负责人也向记者证实:“江南农村商业银行的股权确实转让方较多。”不过,《金证券》记者发现,这些股权转让方的身份并没有透露。
    从最新披露的挂牌信息来看,江南农村商业银行共有20个转让标的。这些自然人报出的转让价并不低,均在3.5元/股以上。其中,最高转股价是4元/股,转让人欲卖出37238股;最低叫卖价是3.6元/股,涉及数量72073股。
    对于这些小额股权来源,常州产权交易所项目负责人昨告诉《金证券》记者,“这20个项目股权归不同自然人持有,他们都不愿意公开自己的信息。”
    “江南农村商业银行的利润并不差,上年净利润有175708万元。”上述股权买卖人士表示,“不过,转让价格接近4元每股,相当于市盈率10倍,仍然需要考虑一下。”
    《金证券》记者发现,持股较多的股东也要求交易所保密。同样是江南农商行,一持有3000万股的大股东叫卖价4元/股,挂牌时间5月31日至12月31日,同样没有披露更多信息。
    据悉,江南农商行股权分布较为分散,持股最多的是常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5%股权,其他前十大股东持股均在3.43%-1.5%之间。
 
出事城商行转让方低调
    城商行的股权转让方要求交易所隐藏自己的身份似乎越来越流行。上述股权买卖人士提醒《金证券》记者,“特别是一些资金链前期出现动荡的城商行,一批持有股权的民营企业,特别不愿意公开自己的身份。”
    《金证券》注意到,最近叫卖股权火热的北京农商行就存在这样的情况。改行最近有两笔股权转让。其中,大股东北京华融综合投资公司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叫卖5亿股(相当于5.23%股权),叫价155155.58万元,合每股3.1元;而另一位股东则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转让8.5万股股权,单价5.2元,转让方只注明“某公司”。
    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项目负责人向《金证券》记者证实,“8.5万股的转让方是家民营公司,不愿意公开自己的身份。”
    “北京农商行出过事。”那位股权买卖人士说,大股东手上的5亿股此前叫卖过,没人接盘。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2008年,北京农商行报出30亿元未定损失额初步解决。2009年"2·27"骗贷案开庭,之后农商行管理层不断变更。而在2010年,华融综合投资公司就打算转让5亿股,每股定价同样是3元,最终未果。
    情形类似的还有大连银行。今年7月9日,大连银行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股权,欲转让4000万股,总价1.72亿元,折合每股4.3元,但这次转让公告同样没有透露股权转让方的信息。此前,该行卷入“实德系”资金链断裂,使得外界担忧其不良贷款率。
  
借上市热高价兑现不易

    日趋热闹的股权转让背后,是不少地方性银行上市进程开始提速。“一些股东等待时间较长,急着借这一波上市热,出手股权。”上海一家投行人士告诉《金证券》,“不过,如果转让方报价过高,只能造成‘有价无市’的情况。”
    他举例今年5月16日在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叫卖的重庆农商行2000万股法人股。当时,转让方只是写明“来源于民营资产”。根据公开披露的挂牌价,总计是7000万元,竞买保证金350万元,相当于每股3.5元。这个价格和重庆农村商业银行H股相比,贵了30%以上。《金证券》记者获悉,到目前为止,问津的人并不多。该项目的挂牌截止时间是今年年底。
    “现在没有上市的城商行股权究竟能卖到什么价格,要靠转让方与接盘人的博弈。”上述投行人士称,像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出让的上海农商行1000万股的转让方--上海中瀛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一天后就撤了单。
    据悉,上海中瀛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挂牌价格为每股6.5元,而按照上海农村商业银行一季度的每股收益0.18元,也就是说,市盈率高达9倍,高过上市银行不到7倍的平均市盈率。

编辑: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