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互联网新兴企业CEO为站队发愁

未来世界只有阿里、腾讯两个姓?
  
金证券记者 胡春春

“现在,我们不再想能做多大,而在想到底该站在阿里阵营还是腾讯阵营。”近日,国内一家新兴互联网公司CEO在和《金证券》记者聊天时说。
    站在位于28楼的办公区,从上往下望,会让人有种无法掌控的眩晕。年轻的CEO站在偌大的落地玻璃前,话锋一转,看着记者颇为玩味地问:你说我是抱阿里大腿好,还是抱腾讯大腿好?

求生
    “8月10日下午那一起突然公布的合作消息,让我们这些孙子辈儿、曾孙子儿辈的互联网公司、物流公司、电商公司,乃至跟大数据有关的线上线下公司突然陷入 迷茫。我们不可能做成又一个阿里,也不可能做成又一个腾讯,想要生存,只有一种可能……”他对《金证券》记者说。
    年轻CEO口中的孙子辈儿公司、曾孙子辈儿公司,指的是像他这样的创业型、年轻型,具有互联网基因的公司。
    8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与苏宁云商集团共同宣布达成全面战略合作。阿里将投资283.4亿元人民币参与苏宁云商的非公开发行,占发行后总股本的 19.99%,成为苏宁云商的第二大股东。与此同时,苏宁云商将以140亿元人民币认购不超过2780万股的阿里巴巴新发行股份。双方将全面打通电商、物 流、售后服务、营销、大数据等线上线下体系。
    此前,腾讯和万达、百度亦结成过同盟。包括后来逐渐向腾讯靠拢的京东。
    可以说,“阿苏联姻”后,阿里阵营和腾讯阵营的对立更加明显。各自势力范围犹如金箍棒在地上画了个圈。此间如何生存,确实是一个难题。

朝圣
    年轻的CEO内心深处或许有些悲伤。因为上一次见面,他还兴致勃勃地给《金证券》记者讲述去年10月,他带着团队去阿里巴巴西溪园区“朝圣”的激动。
    “我们一人买了一盒盒饭蹲在阿里大门口吃起来!”他强调:“我们真的就是特地抽出一天,跑到阿里门口吃盒饭的!”那时,不论阿里还是腾讯,都是他们奋斗的目标,总相信会有那么一天,自己和团队也能达到这样的成功。
    事实上,做出这样举动的不只有他们。在互联网创业圈几乎人人都有一个不同版本“朝圣”阿里,或“朝圣”腾讯的经历。
    不过,在“阿苏联姻”后,一向对市场变化敏感的团队突然变得不太乐观。“两大巨头涉及的产业从电商,到物流,从支付到互联网金融,从游戏到影视文化,还有 音乐、图书,甚至是刚刚进入的教育和医疗等领域。有他们在,我们根本不可能做大的突围。”他对《金证券》记者说。

 抱腿
    所以年轻的CEO有了开篇的困惑一问:“你说我是抱阿里大腿好,还是抱腾讯大腿好。”
    他话锋一转告诉《金证券》记者,“我们现在正在和腾讯接触,马上会约和阿里这边的活动。”他哈哈一笑说,“我现在可以说是脚踏两只船,劈腿!”
    “想抱腾讯阿里大腿的人太多了,我们得赶快准备,劈腿无罪!”他解释说,自己的想法是,不求做阿里腾讯的子公司,能做阿里腾讯下面公司的关联公司也算是有了张救身符。
    “阿苏联姻”的多米骨效应继续发酵,互联网的世界真的只有两个姓?


 》》》》》专家观点

三类企业更容易被看中
金证券记者 胡春春


    易观国际分析师王小星在接受《金证券》记者采访时分析了阿里、腾讯两大阵营下中小互联网公司的生存环境。
    他表示,阿里和苏宁的战略合作,根本原因是整个零售行业到了一个整合的时代。“零售市场已经饱和,但巨头们仍要通过增长业绩来向股东交代。在市场增量有限 的情况下,只能通过合作、并购、扩张等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阿里和苏宁的合作只是开始,接下来巨头们将会频繁出现类似的动作。”
    阿里和苏宁合作后,互联网两大阵营——阿里阵营和腾讯阵营的对立更加明显。
    王小星称,互联网时代生存的核心就是“流量”。目前互联网行业中三大流量体就是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互联网企业要么自己找流量,要么依靠这些巨头找流量,但可以说大部分互联网企业没有自己找流量的能力,所以他们肯定是要选择站队的。”
    《金证券》记者了解到,实际上不论是阿里巴巴还是腾讯,他们都非常乐意将有价值的互联网公司纳入麾下。王小星表示,目前来看,三类企业更容易被阿里系或腾 讯系接受,一是属于快速成长新兴行业的公司,二是行业老大级别的公司,三是业务和阿里系或腾讯系有交叉互补的公司。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