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监管“读秒”华东医药股改倒计时

超过承诺到期日竟四年
监管“读秒”华东医药股改倒计时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尽管今年以来股价一路涨得欢,华东医药(000963)控股股东中国远大集团难逃“白条承诺”的诟病。2006年华东医药启动股改,远大集团承诺两年内注入优质资产给上市公司。如今时间脚步已走到2012年年底,超过承诺到期日竟已四年,股东期待的股改方案仍悬而未决。
    在证监会将对上市公司股东、关联方以及上市公司的承诺事项进行集中清理和专项检查的当下,华东医药的处境格外微妙。“公司目前没有接到证监会的检查通知。”昨日,公司证券部内部人士对《金证券》记者称。而远大集团给出的答案同样干脆,“短期没法给出时间表。”
      
失信的承诺
   承诺是金,不过因为时间过得太久,远大的承诺已经满罩灰尘。
    2006年6月17日,华东医药首次披露股改说明书,远大集团做出特别承诺,自股改方案实施日起两年内,将择机采取定向增发、资产收购、资产置换或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把承诺人所拥有的(包括但不限于)雷允上药业70%的股权、武汉远大制药集团70.98%的股权、四川远大蜀阳药业40%的股权等优质资产以公允价格注入上市公司。
   然而次年8月,公司董事会以三家标的企业与华东医药产品关联度低,风险难以管控,未来整合预期不高为由,否决了议案。股改由此长期搁浅。
    2012年年初,华东医药董秘陈波曾在一次机构内部交流会上透露,“股改寄希望于2012年解决,上半年拿出方案跟流通股东沟通。”然而时至今日,沟通的方案仍不见踪迹。最初的承诺形同废纸。
 “远大集团股改承诺存在欺诈嫌疑。”知名证券维权律师张远忠曾质疑远大集团的“打白条”之举。他认为,按照承诺注入的应为“优质资产”,但后来董事会判断只是“尚可”,资产质量不如华东医药。而戏剧性否决,在张远忠看来,“不排除远大集团当时根本就不想履行注资承诺,但为了获得股改方案的通过,设计了一场双簧。”   
    远大集团抱怨外界“将事情想得太复杂”。公司投资发展部负责人向《金证券》透露,“股改时证监会建议远大借助股改的契机,将旗下的医药资产进行重组。考虑远大旗下的其他医药资产再单独上市也不容易,所以尝试性把资产往华东医药里面装。”
    该负责人觉得,当时股改的对价其实已经不低,注资算是远大额外的承诺。“远大不是没有履行承诺,但方案被否了,这事只能这么作罢。”

注资难题
    不管事情真相如何,证监会将对上市公司承诺事项“痛下杀手”的消息,引起了远大集团的关注。
    远大集团负责人表示,“远大集团一直积极努力解决股改承诺,远大和广大流通股东的利益是一致的,这个问题不解决,远大的股票也没有办法流通。”
    据了解,远大集团不止一次和监管部门、交易所沟通,“深交所对股改承诺问题解决没有相应的办法,远大集团主要是参照上海交易所相关办法来进行,对原有方案进行优化。从业绩角度看,注入标的业绩盈利能力将超过,或者至少不低于上市公司的现有水平,同时在发展方向上和上市公司保持一致。”
    “正是监管层的规定,一下把远大‘套死了’。”北京一研究员对《金证券》记者直言。
    参照上交所的监管办法,注入资产不能是中药,原因是远大自身的中药规模不小,否则会同业竞争;也不能注入原料药、器械等,因业务不相关。以此来看,将来注入的资产还需满足这些条件:品类为化学制剂、生物制品或商业(后者可能性不大);净利润规模至少在5000万以上;不在别的大型集团下面的单个企业;不会自己IPO。
    那位研究员无奈表示,“放眼望去,这样的企业真还不多。估计远大一直在寻找这样的企业,也曾经到过接近解决的境地,所以市场传出快要解决的消息。但就目前情形看,解决股改承诺问题涉及的层面很多,唯有随着各项工作的推进逐步解决,远大方面也说短期没法出时间表。”  

 

无情倒计时
    磕磕跘跘的股改并未影响华东医药的股价。公司今年以来稳中求进一路攀升,近期股价逼近37元高点。
    坊间猜测,渐入佳境的业绩可能是股价走牛的催化剂。2012年上半年,公司营收70亿元,同比增长34.96%;净利润为2.5亿元,同比增长31.04%。其中,受产能限制的重磅产品百令胶囊系列产品销售同比暴增51%;公司账上的货币资金也上升至11.1亿元,期间经营性现金流达到5.02亿元,出现明显好转。不过,华东医药上半年财务费用总计为7549万元,同比上升65.37%。
    上述研究员对《金证券》记者分析,“短期内百令胶囊工艺改进以后,发酵周期有所缩短,会缓解产能问题。而且制药怎么说还是一个精细化产业,不会粗放到拼产能。”
    然而股改的问题是绕不过去的。
 按照证监会对承诺事项进行集中清理和专项检查的要求,上市公司必须在10月底前披露履行承诺的情况。这对多年来未曾在二级市场融资的华东医药是个压力,但也许更是一次契机。

     

编辑:苏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