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公装市场“瘦身”装饰大户钱难挣

公装市场“瘦身”装饰大户钱难挣
异地扩张、人工成本成了新难题

金证券记者 史亮
    在苏州金螳螂2011年的前五位大客户里,无锡市城市重点工程建设办公室排名第四。不过,在公装市场上占有优势的装饰龙头企业也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金螳螂无锡一位项目经理近日向《金证券》记者透露,“无锡公装市场整体下滑,不少本土起家的装饰公司也已经寻求异地扩张。”更让人不安的是,人工“瓶颈”渐成为拖累成长的重要因素。

公装市场整体下滑
    “今年无锡公装市场整体下滑,我们今年的业务主要来自金融机构的项目。”昨日,无锡一家本土大型装饰公司项目经理向《金证券》记者透露。他笑称,“金螳螂在无锡身影活跃,我们经常和金螳螂在一个项目的不同标段里。”
    与金螳螂一样,这家装饰公司也抢到了无锡重点工程的一部分。“无锡在建金融街,但公装项目的新增长点目前不多,因为该建的建得都差不多了。”这位项目经理坦言,“现在,我们和金螳螂在医院、养老院、教育、交通等市场还有竞争,当然空间都不太大。”
    金螳螂无锡项目经理则表示,“目前在等待道路、交通、医院、教育、养老院等市场,但从发改委批项目来看还是不多。”
    “其实,家装的市场利润率比较高,可是,不少大型的装饰公司还是喜欢公装市场。”无锡装饰协会上述内部人士告诉《金证券》记者,“家装含设计费,公装设计和工程是分开招投标的,挤压了公装市场的利润。但是,大型装饰公司却认为,公装项目的回款比较好。”
    上述项目经理则透露,“比如,政府项目70%的回款短期内能拿到,加上审计时间,30%的尾款最多拖两年。”
    这位项目经理仍然比较喜好民企的酒店项目,“这块的毛利低了些,但是拿到钱的速度更快。”可惜,无锡的酒店市场也开始萎缩。
   
异地扩张得靠“关系”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虽然2011年无锡市场是金螳螂的“大蛋糕”,但今年以来,公司开始对省外扩张。财报显示,公司省外业务占比进一步提高,达到62%,同比增长77%。
    上述无锡本土大型装饰公司项目经理则向《金证券》记者倒苦水,“异地扩张不是容易的事,因为各地都有地方保护,金螳螂的扩张也是通过与当地公司合作实现的。”目前,这家装饰公司已经接到天津滨海新区一金融机构的订单,“关系是能不能拿到单子的重要条件。”
    “我们公司今年对外的合同订单确实比较多。”金螳螂证券部人士告诉《金证券》记者。
    今年以来,金螳螂对省外扩张步伐开始提速。公司此前就收到恒大地产天津公司、北京朝林建设集团、珠海长隆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中标通知书》,中标额分别为2.05亿元、1.60亿元、1.08亿元。此外,金螳螂还与云南腾冲云峰置业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施工合同》,合同金额为1.09亿元。
        


高人工成本侵蚀利润
    生存不易的装饰大户们,对于未来的人工“瓶颈”也非常担忧。
    上述无锡本土大型装饰公司项目经理坦言,“装饰公司有自己的特点,因为牵扯工艺革新、人员培训,现在缺少技术工人。比方说木工就很难找,苏北的肯定不来,偏远山区的才会来干活,并且过年过节都不加班了。我们非常担心工人后来可能跟不上。今后工人工资还得提高,肯定会多挤掉一部分利润。”
    对金螳螂来说,人员不稳定因素同样无法规避。
    一位基金公司研究员表示,“从金螳螂员工年均工资增长看并不高,未来如果增长,公司利润增长的持续性会受到冲击。之前依赖人员扩张提升业绩的模式恐缺乏持续性。”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公司员工从2007年的2139人增加至2011年的4573人,加权人均收入从175万元增加至265万元,加权人均贡献利润从4.6万元增加至19万元,而人均应付工资仅从12万元增加至16万元。“人均工资增长与人均创利的严重不对等性,说明一旦人工成本上升或低成本人力扩张结束,公司利润将会受到较大侵蚀,高增长的持续性将会受到破坏。”上述基金公司研究员称。

编辑:苏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