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金枫酒业逆袭卖红酒或成冤大头

 

黄酒尚未玩转就想进军“红白”
金枫酒业逆袭卖红酒或成冤大头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在今年4月末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上海金枫酒业(600616)董事长葛俊杰曾向到场股东表示,“金枫酒业在一段时期内有必要集中于一个产业,而控股股东要加紧把白酒甚至葡萄酒等其他酒种运作起来,以成就光明食品集团酒业发展的大业。”
    据悉,金枫酒业控股股东——上海市糖酒集团,同时也是光明食品集团旗下子公司。葛俊杰的另一重身份是光明食品集团副总裁、上海糖酒集团董事长。
    12月19日,金枫酒业公告称,欲向包括大股东在内的投资者募资不超过7亿元,募投项目之一,是接盘上海市糖酒集团大约半年前收购的国外葡萄酒经销商、DIVA波尔多公司的70%股权。
    上海糖酒集团为何急于脱手DIVA?黄酒主业下滑的金枫能否玩转“红黄白”,构建酒业帝国?
 
洋酒商远非“高富帅”
急吼吼接盘或成冤大头
    12月19日,停牌数日的金枫酒业亮出定增预案,拟以不低于7.75元/股的价格增发最多9032万股,募资7亿元,主要用于新增10万千升新型高品质黄酒技术改造配套(二期)、收购上海糖酒集团所持法国DIVA波尔多公司70%股权、品牌建设等四大项目。上海糖酒集团拟以现金认购35%的定向增发股份。
    DIVA波尔多公司并不让人感到陌生。法国当地时间2012年6月27日,上海糖酒集团将这部分股权收至囊中,开创了收购国外葡萄酒经销商的先河。据悉,DIVA波尔多公司2011年营业收入为3300万欧元,在当地高端红酒经销商排名第九,其80%的业务代理来自名庄酒,中国市场的贡献高达50%以上。 
    让人意外的是,市场资金并未表现出期待中的热情,定增方案公布当日公司股价仅微涨0.22%,随后更连跌三天。
    “机构极大的困惑是,为什么半年不到控股股东就将DIVA注入到上市公司?由于当时上海糖酒集团并未公布收购价格,大家怀疑倒手一次后金枫会否成了冤大头。”深圳一研究员对《金证券》记者表示。
    他透露,就在12月18日晚,金枫酒业曾召开了机构电话会议,其间公司高管并未谈及收购价格,只表示“集团收购DIVA完成后迅速注入上市公司,主要由于DIVA业务较为成熟,集团不需要过多培育,可以立即给上市公司带来增量。”
    但《金证券》记者发现,这家洋经销商或许并未如想象中那般实力雄厚。统计显示,2011年5800万瓶波尔多酒涌入中国内地,这一年中国内地一跃成为波尔多酒的第二大进口目标地,销售额达3.34亿欧元,仅次于中国香港的3.48亿欧元。如果以DIVA当年营收3300万欧元、五成来自中国估算,DIVA从中国攫取的份额仅占波尔多出口额的4.7%。
 
 
红酒全行业疾速陨落 
收购入局被疑不合时宜 
    更糟糕的是,金枫酒业此时进入并不合时宜。
    2012年1-11月,我国进口葡萄酒数量达到38.75万千升,同比增长11.20%,比上年同期减少20.3个百分点;进口葡萄酒金额达到22.90亿美元,同比增长18.80%,比上年同期减少51.1个百分点。
    葡萄酒进口增速明显放缓,很大程度归于行业暴利吸引各路资金抢食,导致市场乱象丛生。据《金证券》了解,几年前,中国葡萄酒进口商为800家,到2011年已接近4000家。但截至2012年11月,仍在进口葡萄酒的贸易商降至2500多家。
    但金枫酒业高管对机构投资者称,“我们认为中国葡萄酒市场处在升级中,全球看好中国市场。目前进入中国市场的代理企业基本比较小,而且是从二级经销商甚至三级、四级经销商拿货,DIVA公司是一级代理商,对布局中国市场有很大的优势。”
    国内一家知名葡萄酒企业的江苏地区销售总经理则不以为然。他告诉《金证券》记者,“从黄酒跨界到红酒,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黄酒的消费区域局限于江浙沪地区,而做葡萄酒必须致力于全国扩张。两个品类的消费人群也很少重合,这都将给金枫带来全新挑战。”
    对此,公司方面透露,“想利用现有黄酒业务的渠道优势和品牌影响力,快速进入拥有绝对优势的区域上海,另外利用新型网络终端短期内建立区域全国性销售网络。”不仅如此,董长葛俊杰更放话,“下一步金枫酒业一定会在法国波尔多地区创立自己的葡萄酒品牌。”
    “金枫酒业只是上海的‘地头蛇’,黄酒这么多年还没能在其他区域建立优势,公司的内部管理和销售执行也一直广受诟病,葡萄酒能走多远,还有待观察。”前述深圳研究员称。
 
广开“酒”路能力不足
黄酒业老二地位不保?     
    尽管前景未卜,但葡萄酒资产如此迅速注入上市公司,金枫酒业在光明食品集团中的“多酒种战略平台”的定位已然确定。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2011年,上海糖酒集团通过两笔交易合计购得了全兴酒业67%股权,成为后者的控股股东,并由此正式进军中高端白酒市场。这也让市场揣测,金枫酒业“红黄白通吃”指日可待。 
    交流中,公司高管强调,“酒业是光明食品集团和上海糖酒集团未来发展重点,是集团核心主业,金枫酒业承担集团酒业发展重任。但多酒种战略实施是渐进过程,一个平台的整体打造有个过程。全兴酒业目前仍在培育过程中,最终是否注入上市公司,我们会在尊重市场、稳步实施多酒种战略角度去考虑这个问题。”
    据了解,金枫酒业之所以如此广开“酒”路,也源于黄酒主业的每况愈下。财报可见,金枫酒业2012年1-9月营业收入6.16亿元,同比减少10.2%;净利润7119.12万元,同比减少20.18%。而另一家黄酒企业古越龙山的营收和净利仍能保持增长,且慢慢蚕食上海市场。  
    湘财证券研究员赵军直言,“如果金枫酒业没能做好黄酒,如何能相信全兴酒业注入上市公司后能将白酒做好?鉴于白酒、葡萄酒和现有黄酒经营差异,那么应该是采用独立子公司单独运营的方式,这无疑增加了金枫经营管理的难度,看似资产注入的利好,未来却可能带来持续整合的难度。”
    市场人士同样隐隐担忧,“‘红白酒’发展尚存不确定性,一旦金枫酒业因分散精力、黄酒业务无大的起色话,日后恐怕连行业老二的地位也将不保。”

编辑:苏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