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存款卖酒”模式难以为继?

酒鬼酒巨资失踪案开审曝细节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一度引起轩然大波的酒鬼酒亿元资金被盗一事,近日有了新的进展。8月18日,该案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法庭上的唇枪舌剑,让部分真相浮出水面。不过,重要利益关联方酒鬼酒无人出庭作证,致使关键问题仍然扑朔迷离。

“非阳光”资金生意?
    2014年1月27日,酒鬼酒公告称,旗下子公司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在农行账户内的1亿元资金,被人在4天内分三次转走。被盗账户是供销公司2013年11月29日在中国农业银行杭州华丰路支行开立的。
    在法庭上,湘西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11月至2014年1月,被告人寿满江、罗光、陈沛铭、唐红星、郭贤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购酒存款贴息 为诱饵,骗取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信任,然后采取盗盖印章手段,将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1亿元存款非法转出并占有;被告人方振身为银行网点负责人,利 用职务便利为其提供帮助。遂以合同诈骗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据了解,在法庭审理中,六位被告均否认犯有检方指控的合同诈骗罪,他们一致供认是以“购酒+借款+贴息”模式,事先与酒鬼酒公司达成的“非阳光”资金生意,自己通过项目运作在约定的期限内完全有能力归还借款。
    据称,在酒鬼酒公司还未将资金转入开户银行前,犯罪嫌疑人便作为资金贴息方先将“回报”打入酒鬼酒公司指定账户,先后三次共计1940万元,资金收益达近 20%。在收到犯罪嫌疑人的贴息后,酒鬼酒分别于2013年12月9日、12月10日、12月12日三天时间里,通过网上银行,化整为零,总共分了79 次,从同一公司开立在湖南的银行账户里转出1亿元资金到开立在杭州某银行的账户。

存款+贴息+购酒运作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 随着庭审的深入,一些不为人所知的细节浮出水面。
    有法庭证据表明,当酒鬼酒在2014年1月6日收到银行的对账单,发现亿元资金被转走后,不是第一时间向银行查询或报案,而是专程派人到杭州与犯罪嫌疑人进行协商。
    “如果你们一个亿的资金先打回到公司的账户上,并且想办法搞一张银行对账单,这样审计就能通过,以后你们如果需要2个亿的资金,我们也会划给的。如果1个 亿的资金划过来,并且把对账单搞好,我们不再向你们追究责任。”最终商谈无果,2014年1月10日,酒鬼酒公司才不得不以合同诈骗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 之后,又在拖延了18天以后才被迫向公众发布“资金被盗”公告,后在公安机关侦查深入,酒鬼酒公司自知瞒不住了才揭开盖子,不得不再次发布公告修正为诈 骗。
    对这一事实,湖南证监局于2014年2月24日下发了《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认定酒鬼酒公司存在违反信息披露规定的行为,对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记入中国证监会诚信档案。
    此外,早在2013年10月至11月间,被告人罗光曾与酒鬼酒公司达成“存款+贴息+购酒”协议。双方商定,酒鬼酒公司在江苏泰兴某银行的账户上存入1亿 元资金,犯罪嫌疑人则以贷款的利息补给酒鬼酒公司355万元的存款利息差,并打回600万元的购酒款;同时,要求公司将开户的全套手续抵押在犯罪嫌疑人或 银行行长处,而且对账单地址不填酒鬼酒公司。后因罗光没有及时把贴息和购酒款打回酒鬼酒公司,导致双方“合作流产”。然后,罗光才将目光转向了浙江。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几天的庭审中,酒鬼酒公司无人出庭作证。《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律师分析,从庭审细节来看,酒鬼酒公司并非首次进行“存款+贴息+购酒” 运作,资金还未转入银行,公司方面就能落得千万收益,除了购酒,双方还有哪些幕后交易?20%的高额资金收益属于“回报”还是“回扣”,以及最终去向,都 是需要查明的问题。
    为此,《金证券》记者拨打酒鬼酒公开电话,工作人员表示对案件并不清楚,最新情况留意公告。

“存款卖酒”模式破灭
    酒企资金被盗,酒鬼酒并非唯一一家。
    今年1月8日,泸州老窖发布公告称,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南阳中州支行的1.5亿元存款到期时被告知存款被公安机关冻结,无法支取。同时,还有另一处2亿元存款也涉案,公安机关已介入进行侦查和资产保全。就在去年10月,泸州老窖已宣布丢了1.5亿存款。
    蹊跷的是,与酒鬼酒一样,泸州老窖对存款“蒸发”也是讳莫如深。
    酒企存款接二连三“不翼而飞”,业界普遍认为与行业里“存款卖酒”模式有着密切关系。所谓“存款卖酒”,简单而言就是在目标银行承诺按存款额的6%到 12%(协助)销售白酒后,酒企将资金存入该银行,并保证至少在一年内不提前支取。“存款卖酒”模式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酒企直接存款给银行,银行自 身用酒全部指定该酒企;第二阶段,随着银行用酒量的饱和,酒企开始做银行工作,由银行向酒企介绍客户买酒,酒企依然按额度存款给银行;第三阶段,即酒类经 销商要求酒企向银行巨额存款,以此获得银行贷款经销酒产品。
    “‘存款卖酒’在行业盛行近十年,对于经销商完成任务、扮靓酒企报表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但口子一旦撕开,各类擦边球、灰色手段也慢慢冒了出来。”白酒 圈内某知情人士向《金证券》记者透露,这几年白酒价格一路走低,通过银行卖酒越来越困难,一些白酒公司或经销商开始“搭”上第三方机构、中间人,利用资金 充裕、与银行关系良好的优势,自行高息借款或者充当掮客介绍融资,同时扩充白酒销售渠道。
    这类做法相当隐秘,除了东窗事发,从媒体报道中也能看见冰山一角。去年8月,东莞桥头镇华厦国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大门被两辆广西来的大货车堵得严严实实, 大货车上装的都是该集团下属华厦酒业有限公司的“泸州老窖大兴合”酒。广西金狮城房地产有限公司和广西梧州市金晖交通发展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告诉媒体记者, 他们此前都和华厦酒业签订协议,“由华厦酒业帮忙给我们在银行贷款几个亿,我们花了几百万买他们的白酒”。但几个月过去,贷款没有消息,于是两家公司上演 了堵门闹剧。
    华厦国际投资集团公司负责人则介绍,做这样的融资中介业务已经一两年了,有失败的案例,也有成功的案例。包括浙江某电器公司融资1.5亿元,广西梧州地产公司融资2亿元,深圳物流行业融资5亿元……
    那位知情人直言,酒鬼酒、泸州老窖接连出事,说明资金不在体系内流转,“馅饼”很可能变身“陷阱”,也给行业敲响警钟,“现在一些大型酒企已经悄悄加强这方面的监管,规范创新式营销。”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