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山水文化第一二大股东疑似失联

山西证监局登报公告送达调查通知书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被资本玩家算计过的上市公司,最终结果往往是一地鸡毛。
    昨日《中国证券报》一则公告显示,因涉嫌实施信息披露重大遗漏证券违法行为,中国证监会山西监管局向黄国忠、丁磊、北京六合逢春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六合逢春)公告送达调查通知书,要求他们见此公告后前去接受询问。
    资料显示,黄国忠为山水文化(600234)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9.88%;丁磊实际控制的六合逢春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8.94%。上海市东方 剑桥律师事务所证券律师吴立骏向《金证券》记者表示,一般监管机构联系不上上市公司股东才会公告送达调查书,这种情况相当罕见。

任性股东
    昨日,《中国证券报》刊登了一则公告:黄国忠、丁磊、北京六合逢春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因你们涉嫌实施信息披露重大遗漏证券违法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 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局决定对你们进行调查。现依法向你们公告送达《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晋证调查字2015024号、晋证调查字 2015025号、晋证调查字2015027号),请见此公告后前来我局接受询问。自公告之日起,经过60日即为送达。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公告落款为中国证监会山西监管局。
    吴立骏律师对《金证券》记者解释,一般公告送达不到,监管机构才会选择公告送达的方式。这也说明,现在山水文化相关股东处于联系不上、下落不明的状况。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山水文化今年年初发布的公告,去年12月10日,公司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山西证监局对此进行了专项核查,并于2014年12月17 日、2015年1月7日两次下发通知,约见时任总经理丁磊谈话。在接到上述谈话通知的情况下,丁磊未参加谈话,也未事先书面报告不能参加谈话的原因,不配 合山西证监局检查工作。上述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山西证监局决定对丁磊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上市公司高管如此任性相当罕见,印象还只有多伦股份(现为匹凸匹)出现过类似的情况。” 吴立骏律师称。
    2013年10月,上证所曾公开谴责多伦股份及相关行动人及实际控制人。因为面对上证所发出的《问询函》以及《限期改正的决定》,多伦股份和实控人鲜言不 仅没有在规定时间内提交书面答复并履行相应的信息披露义务,多伦投资也拒绝配合上证所的监管工作。去年下半年,多伦股份还发布一则被“追债”公告,因鲜言 违反法律法规,上海证监局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其罚款,却至今未缴纳罚款。

接连违规
    《中国证券报》并不是公司的指定信息披露媒体,请大家以公司公告为准。截止到目前,证监局只是对公司前任4位高管进行了处罚。”昨日下午,山水文化证券部 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表示。该人士所指的处罚,指的是今年10月1日公司曾公告透露,前任董事长黄国忠、前任总经理丁磊、现任财务总监康婷及监事会主席李 珍珍被证监会山西监管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原因是,监管部门查实,山水文化在银行账号管理等方面存在不少问题。
    从今年年初对丁磊“约谈”到日前对四位高管警示,以致如今对公司股东“进行调查”,随着监管接踵而来,山水文化的内部暗斑也逐渐显形。
    据了解,山水文化前身为*ST天龙,2000年登陆上交所,不过公司业绩亏损不断,徘徊在退市边缘。在2013年入主山水文化之后,黄国忠曾几度筹划重大 事项,但均无果而终,引入二股东丁磊后也并无转机。尤其,去年8月6日起,媒体连续报道,称黄国忠以及丁磊存在隐藏数亿元的巨额债务问题,二人意图通过资 本市场非常规手段“空手套白狼”来解决这一危机。
    从目前来看,丁、黄显然失算,由于债务缠身以及担保纠纷等事项,黄国忠以及丁磊所持公司股票已经悉数被轮候司法冻结。更为奇葩的是,今年6月18日晚间, 山水文化发布公告称,公司前两大股东将其所持股份全权授权给徐永峰、林岳辉两人行使权利。由此,山水文化实际控制人由黄国忠变更为徐永峰、林岳辉,而资料 显示,徐永峰和林岳辉均为律师出身,两人分别就职于广东卓尚律师事务所和广东广和律师事务所。
    律师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山水文化创造了上市公司的先河。

另寻稻草
    公司第一、二大股东是否失联?对此,昨日前述公司证券部人士并未有回应。
    《金证券》记者同时查询发现,六合逢春成立于2014年4月2日,除了工商注册信息,这家公司显得异常神秘,没有公开介绍以及联系电话。在今年4月16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丁磊变更为黄俊冬。
    吴立骏认为,即便相关股东继续缺席询问,山西证监局的调查不会因此而中止,一旦确定有违法行为,仍然会照章处理。
    记者注意到,自今年10月9日,山水文化因非公开发行股票而停牌。业内人士推测,在前期多次重组均以失败告终后,公司或许正在寻求下一根救命稻草。
    吴立骏分析,从媒体公告内容来看,监管机构调查不涉及上市公司,但有可能影响到山水文化重组定增的进程。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