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金融打工者的移民代价


吴小平

前些年大家还比较穷,所以金融同仁们最爱干的事儿,就是暗暗地和同事、同行比房子大小,比车的牌子,比去没去过南极。
    这些年,承蒙经济大发展,资本市场大发展,大家在钱上,基本都达到一定境界了。于是金融圈里,老同学老同事见面,不再问混到什么职位,挣了多少奖金,而是问“移了吗”“移哪儿了”“孩子上了什么私校”。
    按说移民这事儿并不是个新鲜话题,也不是个多难办的事儿。但在去年2月12日,加拿大联邦移民部一刀切把接近7万的投资移民案全部废除后,以及今年以来,各国舆论纷纷考虑收费门槛大提价后,移民再次成为中国金融圈人关注和较劲的一个话题。这里面有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就是金融圈人的移民方式。
    以前,很多中国人用技术移民的方式,去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那是准备把自己或全家就永久安顿在异国他乡。靠着自己的手艺,譬如电工、厨子或其他各种服务业经验,准备重新开始人生。
    可中国金融圈人不一样,钱挣得多,机会成本太高,放不下。在这儿,靠着中国特殊的金融牌照准入制度,靠着行业强大的垄断力,靠着全民积累的资金,大金融国企中层干部或头衔在所谓VP以上的,基本挣着相当惊人的工资,以及远远高过社会平均值或中位数的奖金。
    多到什么程度?有些北京著名金融公司发年度奖金,都得琢磨避开新春后的2月、3月,就怕奖金的单子漏到两会代表手上去,捅出大篓子。
    所以,考虑了利益之后,金融圈的干部们,或者说专业人士们,怎么移民?把夫人孩子送出去,孩子上个私立学校,夫人全职带孩子或者做个小买卖什么的。而自己坚定地留在内地,坚贞地留在体制内,坚决地挣各金融牌照势力范围内的钱。
    话说回来,金融人出了国,尤其是传统体制下的金融人,想找份工作,并不容易。那点中国金融本事,到了国外,根本不认。重新考牌,重新混圈子,重新执业,谈何容易。除非有国内资源的对接和积累,否则混得还不如当地的水管工。
    分离这代价也是不小。和孩子生分了,孩子渐渐和当爸的共同语言就少了很多,平时依靠电话或FaceTime,那管个什么用,渐渐孩子对父亲就淡了,和父亲们的文化隔阂,也是越来越远。
    夫妻关系也渐渐淡了。只剩下孩子,成为唯一的黏合剂。现代人交往都广,也都比较自我,约束少,分在两个国家,一个挣钱,一个蹲移民监,那问题可就太多了,各大论坛上的奇葩故事有好几千。而且,这种问题根本无法解决。
    虽然门槛更高,难度更大,但最近在办全家移民的金融人更多了。也许大家也明白了,钱再多,还是有数。人这一辈子,图什么?反正钱不是第一位。

(吴小平,曾参与创立中金公司零售业务及财富管理业务,现投身互联网金融创业。)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