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央行别急开放资本账户

  
张明

    国际经济学中有个著名的不可能三角或“三难选择”,说的是一个国家难以同时实现三个目标:固定汇率制度、资本自由流动与独立的货币政策。通常而言,一个国家只能在这三个目标中选择两个,而不得不放弃另一个。例如,中国在1998-2005年间实施了盯住美元的汇率制度,同时具有相对独立的货币政策,而实现这一组合的前提是中国维持了较为严格的资本账户管制。再如,美国的货币政策是较为独立的,美国也完全开放了资本账户,这就意味着美国不得不实施完全浮动的汇率制度。
    在当前国内外形势下,央行实际上还面临着一个新的“三难选择”,即很难同时实现稳增长、国际化与控风险这三大目标。
    为了让货币政策发挥稳增长的功能,在当前形势下,中国央行一方面应该进一步通过降息与降准来放松货币政策,另一方面应该抑制人民币有效汇率的过快升值。
    要推动人民币进一步国际化,尤其是要让人民币能够尽快加入SDR货币篮,央行需要同时在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与资本账户开放方面做文章。
    要防范潜在的金融风险,央行一方面要加强对短期资本流动的监测与管理,尽可能抑制短期资本持续大规模流出的局面;另一方面要避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大幅贬值,因为贬值可能加剧过去几年举借了大量美元计价债务的中国企业的债务负担。
    不难看出,目前央行在稳增长、国际化与防风险三大目标之间的确存在多重冲突。第一,为了稳增长,央行既需要进一步降息降准,又需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适度贬值。然而,继续降息降准可能导致短期资本加剧外流,这可能影响到控风险。此外,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又可能遭致美国政府反对,从而影响国际化。第二,为了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央行一方面需要改革汇率形成机制,另一方面又需要稳定即期汇率,这两方面诉求意味着央行在当前必须持续大规模干预外汇市场,而这会造成人民币有效汇率的进一步升值,从而影响保增长,又会导致中国外汇储备不断缩水,从而降低防范风险的能力。第三,为了防风险,如果央行加大对短期资本流动的监测与管理,这似乎与自己承诺的资本账户加快开放背道而驰;如果央行试图抑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贬值幅度,这意味着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可能再度停滞,也可能与保增长的职能发生冲突。
   中国央行应该如何在新三难中进行权衡呢?如果非要在稳增长、国际化与控风险之间排一个先后次序的话,那么国际化应该放在最后。道理很简单:人民币最终能否成功国际化,归根结底要看未来十年中国经济能否继续持续较快增长、中国金融市场能否做深做强。在当前国内外环境下,央行应该对潜在金融风险心存敬畏,不要过于仓促地全面开放资本账户。


    (张明,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室主任。)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