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辽宁地方债流标警示


李洪侠

    2015年8月,辽宁省采用定向承销方式发行61亿元地方政府债券,其中一般债券和专项债分别占72%和28%,债券期限都包括3年、5年、7年和10年四种。一般债券利率分别为3.31%、3.67%、3.98%和3.99%,与专项债券利率相同。计划发行的11亿元专项债中,5年期和10年期各5.5亿元,其中10年期债券最终只发行4亿元,票面年利率3.99%,为中标区间的上限,另有1.5亿元流标。地方债发行流标,在我国尚属首例。
    辽宁省部分10年期专项地方债流标,说明债券的供求双方存在问题。
    首先,辽宁省地方财政收入预期不佳。2015年上半年,辽宁省GDP增长2.6%,规上工业增加值下降5.5%,地方财政收入下降22.7%,固定资产投资下降13.3%,以上指标在全国31个省份中均排在最后。
    其次,期限长增加了地方政府违约风险。地方债置换造成银行的资产端收益率下降与期限拉长的压力,是未来几年我国银行体系金融面临的一个潜在风险点。这也是同一个省份的专项债,不同期限的表现有所差异的原因。
    再次,流动性状况影响银行购债能力。出于对经济系统性风险的担忧,国内居民和企业倾向于进行全球资产配置,由此产生的资本外流和流动性趋紧不容低估。具体到辽宁省,2015年7月,人民币存款下降108亿元,辽宁省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当月下降76亿元。
    最后是银行其他资产配置替代地方债。
    深层次看,辽宁地方债流标的根本原因是全国和辽宁经济的下行,经济背后又是我国重化工业产能过剩,需求不足。从这个意义上讲,只要经济下行继续,产业结构调整还没有完全到位,产业单一的其他地区就有可能再次出现类似情况。相反,如果产业调整成功了,辽宁等地方债券市场也将再次回归繁荣。
    同时,地方债流标是地方政府杠杆率过高的结果。预计2015年末,全国地方政府的债务率为86%,总体尚未超过100%风险警戒线,但个别地区债务风险较高。地方债流标,本质上是财政风险在向金融市场传递。
    对地方政府而言,融资的关键,一是限制政府规模及行为边界,进而将融资需求控制在合理范围,二是通过市场化方式、透明化程序,充分揭示融资风险。
   对中国债市来说,地方债还是一个新事物,既需要学习国际成熟经验,也需要处理过去的很多历史遗留。按照预算法和财政部门最新的政策,要实现地方政府债务余额的限额管理,即债务余额最终不能超过一个限制。下一步还将建设具体的指标体系,比如债务率、新增债务率、偿债率等。总体看,地方债制度的完善是在兼顾需要和可能,风险和收益的基础上,用市场化机制约束地方债的发行和管理。

    (李洪侠,CF40青年研究员、国家信息中心博士后。)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