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发行制度微调难言进步

  
苏培科

    在“发审皇帝”姚刚被查之前,中国证监会微调了新股发行制度和修订了相关规则,并且明确提出年底前要重启IPO,理论上这对当前市场是一个利空消息,5%以上的股东尚未解禁,IPO增量供给就要出来了,但却被很多人当作利好来大肆解读,理由无非是此次新股发行制度将申购时预先缴款改为确定配售数量后再缴款。
   这确实可以解决巨额打新资金对货币市场利率的影响,及部分投资者卖老股打新股对股票市场本身的波动影响。但是,如果不斩断新股发行的利益链条,普通投资者仍然还得排队喝汤。
   这一次新股发行制度调整还是没有斩断IPO过程中的各个利益链条,主承销商自主配售和自主定价的权力被加大。加之,这次发行制度改革对主承销商“直投+保荐”没有任何提及,“直投+保荐”模式不除,主承销商做高发行价和抬高上市价的冲动永远存在,新股“三高”难以从根本上剔除。
    这次虽然对2000万股以下的小盘股发行一律取消询价环节,由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协商定价后直接向网上投资者定价发行,对小盘股取消网下配售机制算是一个进步,但还不彻底。应该全面取消网下配售机制,让所有投资者公平认购,否则一批“特殊身份”的资金高度垄断一级市场,会继续让一、二级市场割裂下去,虽然新股上市首日的爆炒被发行价的基准限定了,但这批“特殊身份”的资金一定会持续拉抬股价,只是将首日的红利转移至首日之后的交易日,如此一来,新股发行依然会沦为一些特权机构快速牟利、套现的渠道,而这群既得利益者也恰恰是阻碍新股发行“注册制”、市场化改革的最大阻力。
    从此前新股网下配售的情况来看,在“伪市场化”发行的环境里,机构报价并非都是理性的。中国股市的网上、网下“双轨制”目的是为了扶持刚刚诞生的新基金和给国有券商等机构输送利益,从新股发行额度中拨出一部分直接由其在网下申购,目的是想通过这种利益倾斜的方式让机构投资者快速发展壮大,但却成为某些特权利益群体牟利的通道。
   中国证监会应该想方设法地“去行政化”和营造法制化、市场化的“注册制”条件,如果投资者没有有效的维权机制、没有集体诉讼制度,市场如果没有严格、公开的注册筛选程序和法律约束,只突出投资者和中介机构承担责任,无异于摆脱发审委的责任而放大投资者和市场的责任。
    当务之急,应该全面启动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和新股发行制度改革,只有改革权力发审,取消特权配售,叫停“直投+保荐”模式,解决一、二级市场利益割裂的矛盾,让新股直接用发行价开盘、上市,减少新股在一级市场的爆炒和缩减一、二级市场的差价空间,实施真正市场化的发行,投资者才能真正摆脱圈钱恐惧症,国务院“简政放权”的精神也能真正落实到位。


    (苏培科,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