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僵尸国企”有办法退出

黄益平

    有经济学家认为,供给侧改革意味着此前“通过增加投资刺激需求来拉动经济增长”的思路有所转变,因此货币政策会相对收缩。这种说法是没有根据的。
    比如,一些产业需要重组,意味着短期内经济增长下行的压力可能会进一步加大,因为需要人为关停部分企业。但人为关停,经济活动就变得更少。此时,为了配合改革,以及实现保持经济平稳过渡,将短期宏观经济政策适度放宽松一些,也是有可能的。
    两年前的改革方案(指三中全会决定)出来后,IMF曾经做过一个测算,发现如果所有的政策都能完全实施的话,对于长期经济增长是有益的——中国经济增长潜力可以提高两个百分点。但它同时发现,在短期内,这个改革会让经济增长下降0.3个百分点,即调整和重组在短期内会让经济活动有损失。因此,经济结构改革,包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般是改革政策(例如关停僵尸国企等)与宏观政策之间的协调,它是多层次、多维度的,而不是简单的一个方面。
    改革确实比较复杂。例如那些做得不好的、产能过剩很严重的僵尸企业能不能退出,如果它不能的话对于提高资源效率会有很大约束。但真要把一个大国企关掉,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执行的时候肯定会比较谨慎。政府担心的无非是几方面问题:如果工人失业,会不会有社会问题;会不会有很多不良资产,银行的不良贷款过多会导致问题;一些地区的经济增长可能会受到影响。
    这三个问题,可能导致改革推进非常困难。但反过来看,不推进的后果是什么?
    例如,我们确实担心失业问题,但通过支持一个本来已经资不抵债和产能过剩非常严重的企业继续运行,来保证一部分人的就业,和直接用资金保障这部分人的生活,哪一个效率更高?答案显而易见。
    至于通过给僵尸企业提供更多的融资,让它们的不良资产不爆发,这更加危险。我们已经见到很多企业,在2008年或2009年本来要破产了,结果在2009年的刺激政策中全都被救活,但最近又要破产了。唯一的区别是,现在的负债已经比那个时候庞大很多。从目前来看,以我国政府的资产负债表,或者说我们整个国家的财政能力,要化解不良资产问题是有可能的。比如,过去通过资产管理公司,将一部分不良资产先放在一个单独的平台上,慢慢化解。
    第三个问题就是影响GDP增长:关闭国企使当地的经济暂时不活跃了。这正是长痛和短痛的问题。所以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它确实考验顶层的决断力。如果我是市长,估计我也不愿意关停。但如果不化解,以后的问题会更大。
    因此,顶层设计在一定意义上来说,其实意味着顶层的协调和顶层的实施,大家一起来推动这件事进行。

    (黄益平,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