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生女儿的CEO更利他人

  
余方

    近日,美国社交网站“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喜得千金,并宣布将其持有“脸书”公司股份的99%捐出,用于慈善事业。扎克伯格宣布这一消息后,超过36万人“点赞”。
    一项有趣的研究结果表明:生女儿的CEO,其所在企业表现得更有社会责任感。经过对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列表中各大公司20年间CEO及其子女相关数据的追踪、分析和比较后发现,这些公司在制定针对全社会和除股东外利益相关参与者的关怀政策时,会系统地受到来自家中有女儿的公司顶层决策者的意见影响。拥有女性下一代的男性CEO,其任职公司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的表现竟然比平均水平高出近12个百分点。
    研究表明,家中有女儿的男性CEO,在制定公司中有关“员工多样性”政策的时候,会显得尤为包容。与此同时,在关乎环境和雇员关系等更为广义的“利社会行为”中也有上佳表现。这一切都印证了这样一个社会偏好理论:男性管理者从某一程度上来说,已经将自己女儿的一部分个人经验和价值观内在化,并加以吸收、产生效用。
    据说,曾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第16任首席大法官的威廉·哈布斯·伦奎斯特就曾力主通过《家庭医疗休假法》(美国于1993年颁布),并因此被《时代杂志》撰文冠以“隐秘的女权主义者”称号。伦奎斯特先生的女儿是一位身兼要职的单亲母亲,工作异常繁忙。因此,伦奎斯特先生本人也曾多次迫不得已提早下班,替女儿去接孙女们放学。由此可见,这位美国大法官的决策倾向,很难说不是为自己女儿的经历和期待所影响的结果。
    而将视线转移到经济领域及男性公司顶层决策者身上,我们会发现同样的现实:女儿对CEO父亲的影响力,会直接带来后者对企业社会责任更为偏重的决策制定。
    首先,鉴于女性社会影响力的缘故,父母对自己女儿个人体验和偏好的内化过程有异于儿子,其中父亲在个人身份和自我意识方面受到的内在影响更大,认同女性价值观的几率随之增加。其次,和男性相比,女性对社会中他人的福祉更为关怀。基于以上两点相结合所代表的社会化偏好,研究者构建出一个经济模型,并借此推算出,家中有女儿的男性CEO对社会中的其他人更为关心,对除股东外利益相关参与者的福祉也更为关注。
     家庭环境会对家庭成员的个人信念及偏好等产生巨大的影响。通过父母的潜移默化,可以为孩子注入某种特定的价值观。然而却很少有人明白,反之亦然——孩子或许也可以参与塑造父母的个人信念及偏好,并可从个人、家庭推广开去,对组织、社会产生影响。
    当然,除非拥有女儿的男性CEO能够在注重企业社会责任和带来更多利润及将股东价值最大化之间找到平衡,否则潜在的代理问题还是无法规避。

(余方,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学副教授。)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