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银行股只有一种春天


刘煜辉

中国的货币和财政都在经历收缩周期。货币信用的收缩根源于财政的收缩。在通缩压力面前,决策层比较淡定,可能从心理上接受了通缩将是相对长时期的一种常态。
    过去十年的政策经验告诉我们,不恰当的需求管理会不断固化既有的供给结构,制造更大的产能过剩,产能过剩又使创新成本和风险上升,债务堆积,财务成本高企导致资本回报率加速下行,需求管理越来越成为供给(潜在)最大的不稳定因素。我想决策层应该是看清楚了。想办法降低中国企业融资成本、土地成本,降低中国企业合并成本以及鼓励私人资本进入创新型、知识服务型行业,是未来政策的着力点,而不是需求管理。
    其他没有什么好办法。通缩或已经是现实,经济分析的角度看,它也是一种正常的市场化红利。实际利率上升才能挤出要素效率低项目,促进要素重组,效率上去了,成本就下来了。
    一个字:“熬”。需求端(货币和财政政策)要做的事情就是对冲可能出现流动性危机就可以了,金融稳定为锚的货币政策目标自钱荒之后慢慢地清晰起来,增长与央行关系越来越淡漠。实际上它也改变不了什么。
    对于风险的应对,决策者可能心中有数。从一系列行事的轨迹看,目前有几条清晰的思路。一是地方债务搞余额管理,增量被掐死了,债务增长速度不能超过经济增长速度;二是存量想办法把时间拉长,避免一次性风险释放(中医疗法);三是在受到系统性风险威胁时,会果断地采用“外科手术”的方式处理掉。
    保持人民币对美元的软盯住依然会坚持,不会用汇率贬值来保增长。而降准和减息成为缓解通缩压力的主要手段。
    大类资产方面,我个人倾向于2015年的商品投资仍是个探底的走势。宏观经济弱势有可能要延续到2016年中期。债券方面共识可能高些,利率和信用的分化今年可能会产生。利率下行的长期轨道应该形成。股票方面,增量资金进股票这事有些人想象得多少有点静态,最终还是大类资产相对吸引力的变化。
    银行股春天的场景目前看只有一种:市场如果逐渐形成中央政府信用会坚定地充当“白手套”的预期,当然可能需要由某类事件来激发此类预期。比方说,类财政机构将银行无法清偿债权可以“全价”转移过来,央行为此提供资金支持。银行再杠杆的能力和意愿可望迅速恢复,这时候银行会表现出负债成本下降得比融资成本快。其实银行当当“弱势群体”也很正常,GDP就一张饼,政府、金融、企业、居民四家分,政府金融不让利反哺经济,企业居民怎么好。
    如果这样看,2012年以来,产业资本和资本市场融合的大趋势没有变化,这个趋势或正在重塑股票市场的结构(去金融地产化),英雄辈出,新的价值在泡沫翻滚中被发现。这是大浪淘沙的过程,互联网经济下创新裂变的速度都是指数级,死亡和新生都是。

(刘煜辉,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