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神猫自己难走下神坛


宋文洲

在欧洲一个古老的教堂里,有一个神父养了一只猫,每当他默默祈祷时,那只猫就会静静地坐在他的身边等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后来那只猫去世了,神父十分悲伤,他为那只猫雕了一个石像,放在它原来坐着的地方,从此石猫陪伴神父祈祷。再后来,神父也去世了,又新来一个神父。有一天,新来的神父差点被那只石猫绊倒,于是他将石猫捡起来,顺手放到神坛的一角。新来的神父本来想祈祷完了就拿走的,但他忘了。于是,石猫就一直坐在神坛上。
    后来,教堂的神父也不知道换了几代,早已没有人知道那只石猫的来历。神父们和信者们虔诚地向这只石猫祈祷,石猫变成了神猫。
    那只猫之所以成神,只有两个原因。第一,这只猫生活在教堂里,这里有被神化的环境。第二,有人将其放到了神坛上,这是被神化的偶然。
    一个企业家,尤其是通过创业过程和发展过程而受到员工尊重的时候,他就会慢慢觉得自己有一种“神气”。而员工们越来越多地通过表现出对领导的崇拜而获取好处时,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做出这种一本万利的商业行为。这样慢慢地在企业里就形成了“神化循环”,这种循环最终造就了一种一言堂的局面,让没有头脑的人更没有头脑,让有头脑的人无法生存,进而愤然离去。
    《海底捞你学不会》这本书,朋友送过我一本,不过我没读。去过几次海底捞,稍留心感觉一下,尽管理念是好的,估计神化的成分也少不了。
    若放在以服务品质著称的日本,海底捞的服务水平也不低,但在同品质服务下的“店员”的素养结构和驱动力,海底捞则和日本有很大区别。在海底捞,店员对客人的服务周到是依据某些要求做出来的,离开了店铺,他们可能又会变成普通的一员。
    说白了,海底捞的驱动力不是“常态”,而是处于企业领袖及店铺文化的“非常态”,离开了海底捞,到了沙县小吃,可能就会变成另一种“常态”。日本店员的服务水准倒更接近于“常态”,未必是什么远大的目标或老板的许诺激励着他们。
    即便如此,海底捞还是值得赞赏的,但风险在于,如果把自己及大家吹捧起来的神化当作核心竞争力,一旦恢复新常态,那么各项问题就会暴露出来,企业家和企业自然也会被抬轿子的人请下神坛。
    上世纪90年代风靡一时,成为电视小说描写对象的那些企业家,即使在外面社会上早已不是神了,但在自己的企业里也仍然是神,这也是很多企业转型艰苦缓慢的原因之一。
    仔细观察那些走下神坛的中外企业家们,他们走上神坛是因为顺应了时代,走下神坛也是因为落后于时代。
    那些产能过剩的企业,那些每况愈下却又期待卷土重来的企业,其最大问题恐怕就是里面有被神化了的领导人,让他们走下神坛,就是转型的关键。我不知道欧洲那个教堂的神坛上还有没有那只石头的神猫,但是,我敢肯定那神猫不会自己走下神坛。

(宋文洲,第一个在日本创业上市的中国企业家,日本软脑集团创始人。)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