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人口红利”的最后机会

  
毛大庆

    我国政府公布了2010年人口普查的结果。在过去10年中,我国人口增长了7000多万,达到13.4亿人。但生育率却降到了1.5以下,也就是说平均每个妇女只生不到1.5个小孩,远远低于2.1的更替生育率。1.5以下的生育率,意味着下一代人比上一代人少30%,在不远的未来,我国将进入一个长期负增长的时期。
    实际上在过去20年,低生育率已经使得年轻人口减少了30%。20世纪90年代我国每年还有大约2000万的新生人口,到了21世纪,每年新生人口已经降到了1500万。如此剧烈的人口结构变化,是世界历史上绝无仅有。
    现在我们是什么样的状态呢?1.8-1.9亿的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再加上儿童和残疾人有将近五亿被抚养人口。也就是说,今天我们处在九亿人养活五亿人的状态中,今天是中国劳动力和中国创造力最好的时代。可再过15年,到2030年天平就会逆转,变成一个大约五亿人养活九亿人的国家。怎么解释?
    1966年-1973年是中国人口生育高峰期,一共出生将近五亿人,到2033年这五亿人都会变成60岁以上的人口,全部退出工作岗位。再加上两亿的被抚养人口,也就是七亿人被七亿人抚养,这是非常沉重的话题。
    抚养比1∶1的时代有很多国家都已经经历过,西方如西班牙、葡萄牙、英国、意大利都经过这样的阶段,日本在1992年步入这样的状态。中国什么时候会迎来非常可怕、压力很大的时代?2030年前后。今天,我们正好在45、46岁,15年后,我们就都60岁了。那时候大约是七亿人在养活七亿人,养活人的这七亿人,恐怕还要乘70%的系数。因为,在中国有许多无法享受正常教育或属于贫困边缘的儿童以及青少年,这些人在15年之后是很难形成正向的社会贡献力。未来15年是中国崛起的关键期,如果我们不抓住这有着人口红利的最后15年,则可能重蹈西班牙、葡萄牙、英国、意大利、日本的覆辙。
    新兴市场国家突破人均GDP一千美元的“贫困陷阱”后,很快会奔向1000-3000美元的“起飞阶段”;但到人均GDP三千美元附近,快速发展中积聚的矛盾集中爆发,自身体制与机制的更新进入临界,很多发展中国家在这一阶段由于经济发展自身矛盾难以克服,发展战略失误或受外部冲击,经济增长回落或长期停滞,陷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阶段。
    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就在于抓住历史机遇期,实现国家体制与经济变革的创新。过去的中国有一个非常健康的人口结构,但是我们没有最大限度地利用人口的创新能力。未来15年是人口红利的最后机会,如果能够真正找到中国创新发展的道路,则我们能够实现民族的复兴与大国的崛起。


     (毛大庆,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副会长,原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