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晶盛机电“澄清王”:信披真假难辨

金证券记者 胡春春  

晶盛机电与保荐券商之间的踢皮球游戏还未结束。7月11日,距离上市整整两个月后,晶盛机电(300316)再度澄清,解释上半年业绩同比下降原因的同时,否认公司存在财务数据造假。
 此前的5月26日,晶盛机电公开否认国信证券投价报告中关于“目前在手未完成合同订单接近16亿元”的说法。(详见6月2日《金证券》报道的《晶盛机电挑衅新股发行制度》)。
    连续的出击,将保荐人国信证券置于尴尬险境,该机构在投价报告曾给予晶盛机电“高估值”预期。这场自导自演的闹剧背后,究竟潜藏着怎样的污垢内情?
  
自导自演 澄而不清

     事情要从国信证券为晶盛机电出具的一份投价报告说起。
    晶盛机电上市前,保荐人国信证券在一篇名为《晶盛机电:坐拥技术优势,占据市场高端》的投价报告中称,“公司目前在手未完成合同订单接近16亿元,其中仅2012年1-3月份新增合同订单就接近3亿元,丰厚在手订单保证公司业绩增长。”
    针对这一内容以及当时市场关于“募投方向”和“区熔硅单晶炉投产”等传言,5月26日,晶盛机电澄清说,截至2011年12月31日,公司未完成订单总金额为129869万元,其中单晶硅生长炉429台,多晶硅铸锭炉189台,单晶炉控制系统90台,改造项目3台;2012年第一季度,公司新签订订单金额为27397万元,确认的收入有26465万元,其中单晶硅生长炉109台,多晶硅铸锭炉28台,改造业务金额475万元。否认了国信证券关于16亿元的说法,并给出了一季度新增订单的准确金额。
    国信证券这篇投价报告的撰写者杨敬梅昨日在接受《金证券》记者采访时表示,报告中的数据都来自公司,坚持16亿的说法没有错误。
 杨敬梅认为,公司这份澄清公告本身就存在问题,很多表达方式不对。
    7月5日,晶盛机电发布的2012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披露,公司预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将小幅下降0-20%,盈利水平在10938万元-13673万元。不少投资者对《金证券》表示,公司此前公布的一季度订单和确认收入可能存在虚报的情况,以致后期再无新的确认收入增加。
    没过多久,晶盛机电发布了第二份澄清公告,解释由于光伏行业波动,公司确认收入存在延期的可能,但不存在财务数据虚假。

早有“前科” 定价误导

     翻阅晶盛机电的历史公告,可以发现从上市到现在,公司一而再、再而三地否认招股书、保荐券商以及自己曾经披露过的信息。
    例如在第一份澄清公告中,《金证券》记者发现,公司针对“区熔硅单晶炉已开始量产”的传闻,澄清说,“目前正在对所自主研发的区熔炉产品进行6-8英寸的区熔硅单晶棒进行拉制的试验准备工作,产品在达到公司研发目标后,公司才会考虑进行量产并销售。”而在招股书中(335页),公司披露的信息是,“目前区熔硅单晶炉样机研制已进入总装、调试阶段,预计在2012年2月左右研制成功8英寸区熔硅单晶炉。”
    更为严重的是,国信证券的投价报告认为,公司2012年业绩增长率可能在56%,认为公司在手订单充裕,业绩将持续增长,公司合理估值在51.45-56.35元/股。需要指出的是,这是该券商已经考虑了风电行业自去年第四季度开始下滑的因素。
    然而新股发行没过几天,公司的净利润就宣告下滑,本周股价创出新低29.10元,早已跌破33元的发行价,距离“合理估值”的下限折价超过4成。
 
国信沉默 谁该担责

     对于晶盛机电出尔反尔的“澄清”,作为保荐券商的国信证券始终保持沉默,未对晶盛机电的澄清公告、下滑业绩做出回应。
    昨日,《金证券》致电国信证券投行部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晶盛机电的保荐人张邦明、郭晓彬同属国信投资八部,对于公司晶盛机电否认投价报告中订单内容,以及业绩下滑的情况,工作人员以保荐人不方便接受采访为由拒绝回应。同样,在记者数次致电晶盛机电的过程中,办公室人员均以董秘出差,自己不负责证券工作推脱。
    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张远忠律师对《金证券》表示,公司上市两月业绩下滑,保荐券商有必要解释当时给出公司高估值的原因和依据;公司与保荐券商出具的公开研报数据、内容不符,公司和保荐券商都有义务向投资者进行说明。
    根据今年证监会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提高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公司财务信息披露质量有关问题的意见》,证券监管部门将加强对财务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的监管,对发行人的财务造假、利润操纵等重大违法违规行为,坚决予以查处,并对负有责任的相关中介机构和相关人员予以惩处。
    晶盛机电表达含混、似有矛盾的信息是否对投资者构成误导?是否拿上市公司真实、全面、完整、准确的信披要求当作儿戏?如果是,是否该承担应有的责任?《金证券》记者将继续关注。  

编辑: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