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三普药业增持股东开起“夫妻店”

金证券记者 史亮
 
   
三普药业(600869)两股东在增持后持股超5%达到举牌线却迟迟没有公告,引发市场关注。这一违规行为直到7月18日的公告发布,才得以曝光。昨日,三普药业证券事务代表寇永仓向《金证券》记者证实,涉及违规的上海创璟监事杨士英与上海藏源的股东杨士英是同一人。
    据悉,杨士英早在2010年就由于违法举牌被证监会处于30万元罚款。


违规两股东竟属“夫妻店”
    从三普药业2012年一季报公开披露的股东情况看,第一大股东是江苏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第二、三股东则是上海创璟实业有限公司和上海藏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创璟自2004年以来就是三普药业的股东。而上海藏源2011年11月参与三普药业增发,跻身前十大股东。
    《金证券》记者查询增发变动结果报告书后发现,上海藏源的法人代表是杨士英。当时,上海藏源的配售数量是675万股,限售12个月。
    至于上海创璟与上海藏源的关系,三普药业一直没有说明。根据工商资料,上海创璟成立于2003年12月15日,法人代表为俞锡新。三普药业最新披露的信息则显示,上海藏源和上海创璟其实是一致行动人。
    据了解,上海藏源自去年8月起,通过二级市场陆续增持三普药业股份,截至去年10月28日,持有三普药业股份69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3%;而截至去年10月28日,上海创璟持有三普药业股份145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40%。两家公司合计持有214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3%。
    为什么是一致行动人?据悉,上海藏源和上海创璟皆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分别是杨士英、俞锡新,两人为夫妻关系。对于为何此前没有公开说明两位股东的身份,三普药业并没有正面回应。    
    

三普董事难逃“注意责任”
    根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13条的规定,通过证券交易所的证券交易,投资者及其一致行动人拥有权益的股份达到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的5%时,应当在该事实发生之日起3日内编制权益变动报告书,向证监会、证券交易所提交书面报告,抄报该上市公司所在地的证监会派出机构,通知该上市公司,并予公告;在上述期限内,不得再买卖该上市公司的股票。
    但是,三普药业一直到7月18日才对外披露两位股东的真实身份以及违规举牌的事件,也就是说,披露的信息晚了9个月。
    对此,三普药业称,以上增持股东在公告中回应“因本公司对相关政策管理理解不够,没有及时主动将上述情况告知上市公司”。
与此同时,公司还非常诚恳地表示,将认真总结经验,汲取教训,认真学习上市公司各项规章制度,积极主动地接受监督。
    不过,《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早在2011年年报里,上海藏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5592078股,上海创璟实业有限公司持股14512689股,已经明显超标。而一季报显示,上海创璟持股13963324股,上海藏源持股8622400股,同样违规。
    三普药业的董事们为何对这样的违规事件视而不见,不尽到注意责任?毕竟,股东违规增持,已经对上市公司的声誉带来负面影响。
公司董事理应对未尽到合理注意的行为造成的损失负责。不过,三普药业证券事务代表寇永仓告诉《金证券》记者:“我们只负责公开股数,股东负责上报增持信息,这次的责任主要在股东身上。”


说谎杨士英早就不是初犯
    事情真是这样?三普药业的董事真可以把责任一推了之么?
    “事实上,杨士英已经不是初犯。”上海一家投行人士告诉《金证券》记者。从证监局2010年公布的处罚信息来看,证监会于2009年年底查实,上海创璟监事杨士英2007年通过其控制的“杨士英”、“创璟实业”等股票账户交易三普药业股票。截至2007年2月26日,上述账户共持有股票762.94万股,占三普药业已发行股份的6.36%,未履行举牌义务,构成了《证券法》第193条所述的违法行为。证监会决定给予杨士英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杨士英之前被处罚过,肯定对举牌规定非常熟悉。”上述投行人士称。那么,这次杨士英为何仍然胆敢违规?上市公司为何对其重大增持举动置若罔闻?三普药业并没有给予正面回复。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杨士英对三普药业的情况非常熟悉,增持与举牌的时间点都非常微妙。
比如2007年的增持就是发生在三普药业定向增发之前。而这次2011年的增持,又发生在三普药业高送配的前夕。
    杨士英与三普药业实际控制人蒋锡培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金证券》记者将继续关注。

编辑: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