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古越龙山大变革攻坚高管激励

古越龙山大变革攻坚高管激励

2015年销售需达35-40亿,营收增长率考核指标尚在协商

 

金证券记者史亮

古越龙山(600059)2011年年报令市场失望,收入和净利润增长低于预期,公布后股价暴跌。一直到今年5月份,旗下产品女儿红的涨价效应才将股价扳回。不过,限制这个“黄酒大户”未来发展的体制问题一直被市场担忧。

昨日,一家上海私募投资者告诉《金证券》记者,“在调研时我们了解到,古越龙山已经启动体制改革,而且经过两轮方案的审核,目前正与国资商量最终的意见版本。”古越龙山证券事务代表金勤芳则向《金证券》表示,“体制改革目前还没有具体文件下发,之前说得比较多,大家也在等待。”

 

商标权缺失凸现体制“绊脚石”

两年前,《金证券》记者在古越龙山调研时,资产管理部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坦言,“这么多年来,古越龙山的市场确实一直没有做大,黄酒内的企业都比较担心投入,所以一直没有搞区域扩张。”

“一直没有扩张的重要原因就是古越龙山居然没有商标权。”上述私募投资者无奈地告诉《金证券》。“我们现在还是支付大股东商标权(使用费)。”古越龙山证券事务代表金勤芳承认。

记者从古越龙山2011年年报获悉,公司由中国绍兴黄酒集团有限公司作为唯一发起人,以其所属的第一酿酒厂、第二酿酒厂、花雕厂与沈永和酒厂的经营性资产为主体,采取社会募集方式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但相关商标“古越龙山”及“沈永和”没有置入上市公司。

上市后,虽然黄酒集团已不再从事黄酒的生产和销售,但许可上市公司有偿独家使用“古越龙山”及“沈永和”两项注册商标。

而根据上市公司与黄酒集团签订的商标使用许可协议,公司每年向黄酒集团支付的商标使用许可费按照1997年商标特许使用权评估值10%计算,即420.5万元。

“上市公司每年要支付这么多品牌租用费,肯定不会投资做广告,这就是体制上的弊端之一。”上述私募投资者认为。

 控股股东最终是否会将商标权无偿转给上市公司,在未来将出炉的体制改革方案里是否有提及,目前并没有最新消息。古越龙山证券事务代表金勤芳表示,“这个事情还没有提上讨论的议程。”

 

现金加股权激励破冰改革

采访中,《金证券》记者独家获悉,古越龙山体制改革的初步方案是,可能采取“现金加股权”的方式进行改革。

“对上市公司整个团队利润进行考核,主要是采取现金奖励、股权激励两个方案,利润超过目标利润的部分,可以进行现金分成;激励对象自己出钱买股票。不过,激励方案里,对于收入幅度的要求并不低。绍兴市政府要求2015年黄酒集团实现50亿元的收入目标,古越龙山则需要达到35亿元至40亿元,要求古越龙山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要超过20%。”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过去5年,古越龙山的收入复合增速只有11%。“目前,古越龙山还在和国资委协商具体增长幅度。”上海私募投资者透露。

对于“现金加股权”的激励方式,昨日,古越龙山证券事务代表金勤芳表示,“目前并没有相关公告。”

不过,不尽快出台这个机制改革,古越龙山或再次错失发展良机。

“古越龙山业绩与整体行业发展轨迹并不一致,确实令我们吃惊。”上述私募投资者告诉《金证券》记者。

根据这位私募投资者提供的资料,白酒、黄酒在2011年第四季度都实现销售收入和利润总额双丰收,尤其是黄酒业,第四季度整体盈利水平加速增长,也带动全年超高速增长,一举摆脱长达十余年的低速增长态势,创历史新高。

而《金证券》记者查阅古越龙山财报后发现,2011年前三季度,古越龙山业绩一直快速增长,2011年一季度净利润增长59.1%,2011年上半年净利润增长高达62.12%,第三季度净利润也同比增长43.18%,不过,第四季度却意外减速。

“是否古越龙山将业绩隐藏至2012年尚不得而知,但是,要求公司赶紧进行体制改革的呼声越来越强。”上述私募投资者称。

 

营销战略变革先行一步

“古越龙山体制改革的时间点已经到来。”一家北京机构投资者提醒《金证券》记者说,“去年8月,绍兴市主管副市长曾带领公司高管去茅台学习,了解茅台相关机制及政府支持企业的相关措施和经验,这为公司体改提供了良好的和积极的政治环境。此外,绍兴市政府换届工作已经结束,公司董事会换届工作也在8月21日完成,第六届董事会人员构成及人选与第五届完全相同。”

机构投资者还指出,“与体制改革配套的措施已经在进行。比如,古越龙山在改革考核体系里纳入新的利润考核,学习了深度分销模式,将资源前置,加强终端管控,还重新提出‘百城千店’计划。”

“尤其是女儿红尝试独立渠道进行快速发展,打破老国企执行率低下的弊端。,”这位机构投资者指出,“古越龙山的女儿红上半年完成2.2亿元,全国增长达到50%,并在今年上半年主动提价,在有的区域,女儿红的知名度甚至大于古越龙山。”

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古越龙山的体制改革呼之欲出。

“考核应该是2013年开始,2012年的业绩应该还不行。但在公司开始控制利润释放、股价保持低位时,就预示着大变革要来临了。”上述机构投资者对《金证券》称。

编辑:苏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