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职业董秘身患“IPO失恋症”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没有IPO的日子是种煎熬,就像失恋,尤其对拟上市公司的职业董秘来说。
    3月14日,与《金证券》记者交流时,来自江苏的陈欣(化名)甚至能清楚地报出当天是“IPO停滞154天”。这段时日,是他到这家排队企业以来最清闲的 日子,但内心一点也不轻松。公司财务核查是否有十足把握过关?公司能不能顺利通过发审委审查?上市的估值能否让老板满意?这些问题任何一个环节处置失当, 对他的职业生涯都是致命的。

“跑部前进”也没用
    陈欣40岁出头,此前曾顺利将一家企业送上创业板。当时正值市场疯狂时,公司的发行市盈率,高得连他自己也喟叹不已。“一个有能力的董秘能让IPO估值提升至少20%,反之则可能让估值下降20%。”陈欣坦言,自己只是站在了“猪都会飞的风口”,并非能力突出。
    完美的成绩单让他顺利找到了下家。一段时间的疲于奔命之后,新东家去年上半年申报了材料,跻身IPO“八百军团”。
    不过这回,就不那么幸运了。去年四季度,证监会发审委仅在10月10日审理了两家企业的IPO申请,之后审核的空窗期达5个多月。进入2013年,财务审查风暴更是向排队的各家公司突然袭来。
    上周IPO开闸的消息一度流传,市场一片忧心,陈欣却内心狂喜,谁想到很快就辟谣,他的心情又跌入谷底。
    圈里没有项目的同行宽慰他,“审审更健康,总比最后上会出问题好。”但陈欣并未就此轻松,“IPO长期停发不可能,总有开闸的时候。但如果今年赶不上,财 务报表就要全部重新准备。我手上的这家公司属周期性行业,谁知道到时业绩能不能冲上去呢?”此间,战略投资者时不时地来电也让他心神不宁;电话那头的“关 心”出奇一致,“你们究竟有几成把握上?”     
    现在他上北京基本暂停了,“跑部前进也没用,谁都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开闸,只有安心在家配合保代、会计师搞好财务审核。”
    据证监会2月22日披露的IPO申报企业基本信息表,财务专项核查后两市拟上市企业共有20家被终止审查,不过在审企业仍有869家。陈欣对《金证券》记 者表示,“这个池子蓄水蓄得太多了,公司自查的情况不错,我们当然希望主动撤离的公司越多越好,公司也尽量往前靠些。”不过闯关的路上有太多未知数,谁也 不能保证下一个栽在半道上的是不是自己。
 
“我的结局都是走人”
    身为一个职业董秘,陈欣深深的焦虑还来自不能功成身退的尴尬。
    “刘邦当初打江山的时候,外来的和尚来一个封一个,一个比一个大,沛县的兄弟们都表示不服,刘邦总是会说,我这都是为了大伙。”陈欣觉得自己这空降的董 秘,就好比外来的和尚,“没有经过创业的艰难,就坐着高位、拿着旁人羡慕的工资,被公司里无数双眼睛盯着,就看你能不能带来想象中的财富。”
    闯荡资本圈这么多年,陈欣当初清楚,企业能否上市,与天时、地利、人和休戚相关。但这话没办法跟老板讲,既然非人力所能为,那还请你干嘛?
    IPO暂停的这段时间,他也隐隐地感知到一些变化。“以前基本上每天大老板都会问问上市的进展,在外出差也不例外。最近,老板问得没有那么勤了。当你在职场逐渐不受重视了,后面的结果可想而知。”
    “熬,那种感觉不亚于失恋。”这是目前陈欣唯一的状态。熬过财务核查,熬过发审委审核,熬到最后的结果。公司上市成败,他无法预料,他的归宿却是毫无悬 念。“在外人眼中,我就是肩负上市使命而来。成了,皆大欢喜,我的职业生涯添了光辉一笔;不成,或许就形同陌路了,也给职业生涯留下遗憾。但无论哪种结 果,我的结局都是走人。”陈欣对《金证券》记者称,这笔项目结束后,他会休息一段时间后再寻找下一个项目。
    有时,陈欣也会觉得无奈,“年纪越来越大,越不想四处漂泊。我也很想找家公司安顿下来,但在不少公司看来,你永远都是局外人。”

“市场并不推崇打短工的董秘”
    陈欣并非个例。一项董秘生存状态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底,有357家上市公司的362位董秘辞职,分别较2010年、2009年增加37%、50%, 创2009年IPO重启以来辞职董秘人数的新高。在辞职大军中,大部分的面孔为职业董秘。此次IPO空窗期,他们的压力远甚于企业内部孵化的董秘。
    近期,在雪球网上“Persuit1970”连载的《董秘哥的奇幻历程》、“西来问道”的《也来谈谈“董事会秘书”这个倒霉行当》引起很大反响,道尽董秘 这一职业的酸甜苦辣。3月13日下午,在与网友的互动访谈中,《金证券》记者将“职业董秘焦虑症”的问题抛给二人。
    “西来问道”坦言,“我现在手上没项目,但手上有项目的董秘哥们确实内心焦躁。”在他看来,上市后董秘在企业日后的资本运作上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同时,此次声势浩大的IPO财务核查也给市场上一大群低水平的从业人员敲响了警钟,倒逼大家冷静下来。
    “Persuit1970”则表示,董秘的工作如果被固化在某个“窗口”、某个“项目”上,就是一台冷冰冰的“公司机器”上的一个零件。不管董秘的进入路 径是外部招聘的“职业选手”,内部培养的“复合人才”,还是实际控制人体系中的“优秀儿女”,都面临着市场的考验、企业发展的洗礼、文化的融合。
  采访中,圈内比较活跃的锦富新材董秘葛卫东也对《金证券》记者称,“IPO产业重塑给董秘职群带来的不仅是对能力要求的提高,也是角色的转变。市场并 不推崇打短工的董秘,董秘职业化是指董秘具有复合的专业能力,不仅凭借丰富的IPO流程经验和人脉资源将企业送上市,还应该被赋予企业经营、并购投资等职 能,为企业创造更大的价值。”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