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杭州神秘公司助力南华期货业绩逆袭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实习生 周逸
 
  早在2012年,市场就在热盼“期货第一股”在A股的诞生,然而时隔6年,多家期货公司仍在艰难地排队等待中。
  要掬把辛酸泪的,少不了南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华期货”)。近日,这家公司披露了更新的招股说明书,公司拟在上交所公开发行不超过7000万股。事实上,南华期货招股说明书申报稿已于2015年7月10日首次报送,并于当年11月13日进行预披露,但直至今日公司IPO征程仍然吉凶难测。漫漫上市路,导致公司股东要么见好就收、提前撤退,要么小投一把权当“玩票”。
 
10年股东毅然退出
  公开信息显示,南华期货从事的主要业务为商品期货经纪、金融期货经纪、期货投资咨询、资产管理、证券投资基金代销,公司子公司也开展定价服务、基差交易、仓单服务及私募基金管理业务。 
  据了解,南华期货的控股股东是横店控股,实际控制人是横店社团经济企业联合会,其直接持有横店控股70%的股权。横店控股目前已有英洛华、普洛药业、横店东磁、得邦照明、横店影视等五家上市公司,一旦南华期货IPO成功,其将是横店系的第六家上市公司。
  多数公司叩关资本市场,上市前夕各路资本都会挤破脑袋争先入股,南华期货却上演了原始股东在关键节点毅然退出的咄咄怪事。招股书显示,2005年12月底,飞达化学、正宏化工分别接手发行人9%、5%股权,花费990万元、550万元。2010年12月至2011年2月南华有限增资,飞达化学以2099.6万元认缴注册资本1243.5万元,正宏化工以2797.1万元认缴注册资本1656.6万元。2012年10月,南华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这时飞达化学、正宏化工分列南华期货的第三、第四大股东。 
  2015年6月,飞达化学、正宏化工将其持有的发行人4.38%、4.32%股份转让给横店控股,转让价格为1.38亿和1.36亿元。一个月后,南华期货招股说明书申报稿首次报送。“这两家股东肯定知道南华期货在积极筹备上市,拟IPO前夜开溜,只能说明他们并不看好南华期货上市。”《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深圳投行人士称。事实上,2014年10月,凌峰铜业、中超投资也分别将各自持有的1.96%、0.59%股份转让给横店控股。  
  “留守”的股东也有“玩票”嫌疑。《金证券》记者注意到,目前南华期货共有11位股东,其中,横店控股、东阳横华、光大金控、横店进出口、横店东磁均有关联关系,至于北京怡广投资、深圳市建银南山投资、浙江领庆创投、上海山恒投资、甘肃富祥物资、大微投资等PE机构,在业内并不出名,且合计持股比例仅有5.97%。 
 
神秘公司助力逆袭
  股东“抛弃”南华期货的背后,是期货公司谋求A股上市许久仍难以破冰。据了解,早在2007年,国内期货公司就开始讨论上市事宜。2012年,监管层领导在公开场合明确表示,支持符合条件的期货公司上市。当时,市场疯传永安、南华、鲁证、弘业、金瑞等9家期货公司正加紧筹备IPO,4家已进入辅导期。
  截至目前,“期货第一股”仍然无主,虽然南华期货、瑞达期货、金瑞期货、弘业期货等多家公司均向证监会提交了IPO招股书。前述投行人士表示,“主营业务过于依赖手续费,盈利能力单一成为困扰期货公司A股上市的障碍,不少公司只能转道港股或者新三板。”
  以南华期货为例,2015-2017年,南华期货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89亿元、7.75亿元和20.42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8109.18万元、16014.68万元和19446.3万元。
  不难发现,南华期货的利润主要来源于期货经纪业务收入。2015-2017年,公司期货经纪业务收入(包括期货经纪手续费、交易所减收手续费与保证金利息收入)分别为5.45亿元、5.85亿元和5.5亿元。
  考虑到公司于2015年发生股份支付相关费用7056万元,如果剔除该因素,南华期货2016年实际净利润增长不过10%。《金证券》记者发现,2017年公司净利润较上年增长21%,在于公司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从2016年亏损166万元,逆袭为当年的1.4亿元。 
  对此,公司解释,主要因为子公司南华资本开展定价服务业务规模扩大。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定价服务业务收入分别为273.03万、923.81万、10325.8万元,呈迅猛发展。但记者进一步查询,2017年公司定价服务业务的最大客户为杭州某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以一己之力为南华期货贡献了5747.83万元收入。
  杭州这家公司来自何方,与南华期货的业务合作是否具有持续性?《金证券》记者发送采访提纲于南华期货,截至记者发稿,并未有回应。 
 
谁解“囚徒困境”
  南华期货亦坦承,随着期货行业竞争的加剧,期货公司经纪业务的手续费率逐年下降。另外,报告期各期,期货交易所对公司减收的手续费金额分别为6375万、1.28亿、1.52亿元,此举存有不确定性的风险。 
  南京期货圈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表示,在传统经纪业务固化的情况下,业内多数期货公司都在挖掘创新业务,“南华期货算是走在业内前列的,尤其是在资产管理的业务开拓上。但期货公司资管业务起步较晚,普遍规模偏小,加上外部政策调整,期货资管业务收入水平起伏不定。”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南华期货资产管理业务收入(母公司口径)分别为2138.67万元、4073.28万元和2503.23万元,与全年营收相比,占比相当小。 
  这位人士直言,随着行业净资本要求提高、创新业务发展迅速、整合并购需求提升,除了券商系信托公司不急,其他期货公司都希望通过上市来解决融资渠道单一的问题。即便南华期货背靠“横店系”这棵大树,但一味靠大股东输血也非长远之计,“业务单一、抗风险能力不足,所以期货公司难上市;不上市造成融资困难,又无法做大做强,目前整个行业就这样陷入了囚徒困境,就看哪家公司能率先破局了。”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