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最穷”上市公司惨遭23个跌停
*ST华泽年报难产 机构下调估值至0.55元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实习生 周逸 
 
  2017年年报披露即将收官,A股仍有不少“老赖”公司,年报迟迟难以出炉。这其中隐藏的风险不言而喻,以*ST华泽(000693)为例,周二沪深股市全线飘红,这家年报“难产”公司却仍然躺在跌停板不得动弹。从3月21日复牌开始,*ST华泽已经惨遭23个跌停,昨日收盘价为3.85元,与复牌前相比,股价跌幅高达七成。 
 
无法预计年报披露时间
  4月11日晚间,*ST华泽公告称,公司原定于2018年4月27日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和2018年第一季报,4月10日公司年报审计机构亚太会计师事务所正式通知:不能按照公司原年报披露日期完成审计工作。 
  亚太会计师事务所直言,*ST华泽年报的审计难度不小,公司存在关联方占用资金、主要资产无法确认、财务核算严重不规范、可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疑虑、被监管部门实施行政处罚、公司治理层和管理层重大变动等问题,“对最终出具报告的时间也无法预计。” 
  据了解,因为账上只有178元货币资金,*ST华泽被称“最穷”上市公司,在足足停牌了500多个交易日后,公司于今年3月21日复牌后就惨遭连续跌停。“公司在停牌期间基本面并无明显改善,之前公司预计2017年会亏损,就存在因连续三年亏损被暂停上市的风险。如果公司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年报,暂停上市的时间点会大大提前。”《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沪上券商人士分析。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ST华泽有6万多名股东,共计持有5.43亿股,由于复牌后每日成交额相当少,大多数股东被“闷杀”。此前,华商基金下调*ST华泽估值,下调后的估值价格为0.55元。这也意味,在机构眼里*ST华泽现价仍有大幅下调的空间。 
昨日,《金证券》记者拨打该公司公开电话,始终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糟糕基本面难以改变
  *ST华泽并非孤例,虽然2017年年报披露即将收官,目前多家公司仍然羞答答无法示人。4月23日,千山药机(300216)亦在公告称,原定于2018年4月27日、2018年4月28日披露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由于公司涉及民间借贷,审计程序复杂,会计师事务所无法按期出具审计报告,公司无法按照预定时间披露。 
  公司决定延期至2018年5月31日前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和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但不排除最终无法实施既定安排的可能。昨日,公司股价暴跌8.48%,收9.17元。 
  业内人士透露,在此前的年报季中,都有上市公司延期披露。比如*ST烯碳(已暂停上市)的2016年年报是2017年6月24日披露的;*ST中基的2014年年报是2015年5月4日披露的;ST成城的2013年年报是2014年6月28日披露的。 
  前述券商人士对 《金证券》记者表示,上市公司年报比预约披露期延迟甚至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年报,一般是公司的经营出现重大问题,导致审计工作很难顺利进行,“从以往的情况来看,这些公司为了避免更严厉的监管,会在随后的一两个月内出具报告,但公司糟糕的质地很难发生根本改变,投资者最好远离。” 
 
机构与上市公司博弈加剧
  上市公司多次延迟披露年报,在业内人士眼里同样是危险的信号。 
  4月中旬,华谊嘉信(300071)公告称,原定于3月30日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后经申请,定期报告披露时间延期至4月14日。但由于2017年年度报告工作量较大,相关编制工作预计完成时间晚于前次变更披露时间,经申请,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披露时间延期至4月25日。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华谊嘉信2017年业绩中报显示,公司半年度营业收入15.17亿元,同比减少2.1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672万元,同比减少43.17%。究其原因,公司管理费用、销售费用、财务费用等三费的全面增加成为拖累公司营业利润的主要原因。但公司去年三季报又显示,公司净利润神奇地攀升至1.35亿元,同比增长7.51%。 
  南京一家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直言,在监管从严的环境下,中介机构也不敢随意地签字盖章,“具体到年报审核中,事务所与上市公司的博弈在加剧,这也是年报难产的原因之一”。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