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奕瑞光电子尽享创始人老东家红利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近日,《金证券》记者报道了“上海奕瑞光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奕瑞光电子”) 实控人有违反竞业禁止嫌疑”,引起极大反响。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奕瑞光电子不少重要客户和供应商为公司现任高管的老东家,如此频繁地“近亲经营”,是否会成为公司叩关创业板的绊脚石?
 
昔日天马灵魂人物
  公开信息显示,奕瑞光电子成立于2011年,2017年7月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主营数字化X线探测器的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发行前,曹红光、Tieer Gu、Chengbin Qiu、杨伟振四位公司创始人通过间接持股合计实际支配公司58.01%股份表决权,四人已签署《一致行动协议》,系公司共同实控人。 
  此前,《金证券》曾报道,实控人之一曹红光一方面是发行人的创业元老,另一方面曾在TCL集团(000100)旗下医疗公司担任要职6年,且这两段职业生涯曾有长达3年时间的重叠,两家公司之间亦有关联交易往来。律师界人士直言,曹红光有违反竞业禁止规定遭到诉讼的风险。
  这种“近亲经营”的戏码在其他实控人身上重演。招股书披露,奕瑞光电子董事、总经理Tieer Gu2006年—2014年就职于上海天马微电子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天马),任董事、总经理。招股书中称,Tieer Gu在天马工作期间,成功组建或收购多个TFT-LCD 及LTPS-LCD 工厂,带领天马成长为全球中小尺寸显示领先企业。至于首席技术官Chengbin Qiu,其2008年—2010年亦就职于上海天马,任研发部资深经理,两人均身居高位。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天马系深天马A(000050)全资子公司。 
  事实上,不少股民对Tieer Gu这位深天马A的昔日灵魂人物并不陌生,只不过彼时其多以中文名“顾铁”露面,2014年他从天马去职,一度迎来阵阵惋惜声。而Chengbin Qiu更是早在2011年就离开,投身于奕瑞光电子的创建中。 
 
尽享成本优势?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虽然两人相继从天马离开,但奕瑞光电子的业务版图上,却意外出现了天马的名字。
  公开资料显示,报告期内深天马均为奕瑞光电子的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2209万、2938万、4081万元,占奕瑞光电子原材料采购总额比例为26.97%、25.53%、22.04%。截至招股书披露之日,双方还签订了长达5年的采购合同,采购产品为TFT SENSOR。
  坊间早有传言,“天马给奕瑞光电子供应廉价的材料” 。《金证券》记者发现,这并非空穴来风。 
  据了解,除发行人外,Tieer Gu控制的其他具有实际经营业务的企业为上海箩箕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箩箕技术)与上海视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视涯科技)。前者主营指纹识别技术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后者是国内专门从事硅基OLED微型显示技术开发的公司之一。
  而在去年流传较广的一篇文章《OXi光学传感,天马的借船出海》,则将顾铁拉回大众视线。这篇文章称,称“因为它可能是国内第一个能够在旗舰手机上批量出光学指纹的公司,顾铁和他的神秘公司OXi(中文名字即箩箕技术)一下成为手机市场上的明星。” 
  文章透露,自始至终顾铁并没有离开天马,他是在帮助天马借船出海。OXi的光学指纹传感器,正是基于天马的4.5代TFT产线上生产的,而天马是首个享受到这个黑科技的显示屏厂。顾铁对作者说,由于基于成熟的TFT产线,光学指纹传感器价格具有天然的优势,仅是传统光学方案的几分之一。 
  文章还提到,除了这家光学传感器,顾铁另外还创业了一家公司,是从事大型医疗影像设备的,而这些医疗影像设备的光学影像部分,也是基于TFT生产。由于视涯科技与文中所提的另“一家公司”主营业务不符,种种迹象表明,它极有可能就是奕瑞光电子。 
 
高管“前任红利”
  “如果说顾铁与前东家天马还有战略来往,箩箕技术借此享用天马的成熟、低廉生产线还在情理中,那么,奕瑞光电子从中扮演何种角色?”《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沪上投行人士直言,奕瑞光电子与天马的长期业务往来,是否有实控人顾铁牵线搭桥的因素;在此过程中,双方的交易价格是否合理、公允,是否存在潜在的利益输送?这些都需要奕瑞光电子如实、详尽的披露。 
  记者发现,一直以来,深天马A的股东对公司与箩箕技术错综复杂的关系相当关注,多次向公司方面询问,但深天马A仅仅只是表示,会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和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而《金证券》记者发送采访提纲于奕瑞光电子,对方同样是避而不谈。 
  事实上,奕瑞光电子的高管“前任红利”还不少。公司董事杨伟振2000年—2011年曾就职于深圳市蓝韵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蓝韵实业),历任研发工程师、研发总监。有着相同职业轨迹的还有公司财务总监郭鹏,其于2010年—2011年同样就职于蓝韵实业。而报告期内,深圳蓝韵医学影像有限公司(与蓝韵实业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一直为奕瑞光电子的第四大客户,2015年、2016年的销售收入为千万级别,2017年增至2000万。 
  此外,2016年、2017年奕瑞光电子的第三大客户iRay Europe GmbH贡献的销售收入占比也达到6.03%、6.84%,而该客户为发行人关联企业。
  据了解,2015年至2017年报告期,亦瑞光电子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337.92万元、4025.83 万元和 6755.25万元。不难看出,近年来公司业绩发展迅猛,前述投行人士也坦承,在如今的商业环境下“有人好办事”,其背后的利益瓜葛往往暗如潮涌,奕瑞光电子如果也背负上这样的市场质疑,无疑将会成为其IPO征程的“黑点”。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