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国内明星应援站的“运营经”
为偶像花钱“壕”出宇宙,自己穷的快脱裤衩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实习生 周逸
 
  不久前,杜南(化名)在朋友圈中晒出一张照片并写道:“带儿子来上课。”然而,照片中的儿子既不是小孩,也不是她养的宠物,而是一个只有手掌般大小的玩偶。她向《金证券》记者介绍,这是韩国偶像男子组合EXO的公仔,“饭圈女孩人手几只。”
  在粉丝经济大行其道的今天,国内各类粉丝应援活动层出不穷,相应也催生出了不少明星应援站。一直以来,“明星站前台,应援居幕后”,那么国内明星应援站的生存状态究竟如何?
 
创意完爆广告公司
  明星应援站真正强势闯进大众视野,要从TFBOYS队长王俊凯去年9月的18岁成人礼说起。当时,他的粉丝团不仅送他上头条,还送他上天、下海、冲出宇宙,向全世界安利自家的爱豆。最让人称奇的是,粉丝们在南纬60的天空买下18颗星星,每颗星都代表一个字,连起来是:“英镑美元法郎,一路护凯成王,祝你生日快乐。”
  据传,这次生日会花费高达数千万,目睹这一切后,吃瓜群众一边感慨王俊凯的粉丝简直是“壕无人性”,一边佩服粉丝应援的创意和执行力完爆4A广告公司。值得一提的是,相较于2016年的5站联合,此次声势浩大的王俊凯生日活动,背后站着37家应援站。
  据了解,“应援”是日韩造星体系中一个非常成熟的概念。粉丝通过现场举灯牌、统一应援服装、提供各色应援物品以及场外捐钱捐物等方式支持偶像,显示自家偶像的高人气。偶像过生日、发布新专辑、出演新的电影电视剧、演唱会乃至参加综艺节目,都成了粉丝应援偶像的理由。
  和线下应援并重的是线上为明星打榜、刷热度等应援活动。微博话题量、贴吧粉丝数以及明星的热度维持、前线高清图的上传、结合宣传期、节日等线上物料的传播等工作,除了经纪团队的操作外,其主力军还是民间粉丝团体。为了集中人力物力,提高效率,一些头部粉丝会在微博、百度贴吧等平台建立了应援站。一般来说,一个应援站包括以下几个部门:宣传部、外交部、美工组、资源组、管理组。
 
应援站的“运营经”
  《金证券》记者联系了几家大的明星应援站,不过大多数应援站婉拒了采访,他们给出的理由大同小异,“宣传我们家爱豆就行了,我们是站在他们背后的人,务求低调低调。”
  某应援站的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应援站一般是几个真爱粉建的,前期站里的运营成本都是由他们负担,所以多是富二代,家里的经济条件相当不错。应援站运营时间长了后,随着粉丝增多,资金来源就会多样化些。 
一是粉丝集资,《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在粉丝互动平台owhat上可以看到各种类型的官方后援会的应援集资活动。例如,为肖战2018生日会集资100005元,也有给王嘉尔单曲打榜筹集52万元的活动。此外,Owhat平台上还有专门的商店出售明星周边,品种也是五花八门,包括海报、CD、DVD、手机壳、应援灯、公仔、徽章、纪念服装等。 
  “周边的素材一般由粉丝提供,当然我们也会有自己的美工人员设计,样稿出来后,站子会联系一些厂家进行生产。”她介绍,通常周边产品的收入由管理组集中保存,将用于购买偶像的电影票、演唱会门票、线上打榜等应援活动。
  最后,如果你追的是海外明星,这些明星的专辑、周边很少有在中国大陆出售的,这就需要代购。应援站管理者会帮忙代购,也会从中赚取资金来维持运营。
  比如,杜南手上的这只玩偶就是从韩国代购回来,玩偶在市面上的售价已经超过100元,她已经拥有了五只。其他诸如海报、明信片、徽章、衣服等等的偶像周边产品,她都记不清自己购买了多少。她表示,购买周边产品一方面是出于喜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应援偶像,“冲着脸都得买啊!” 
 
有的穷的快脱裤衩
  值得一提的是,当国内明星应援活动从分散无序走向渐成体系,从小部分人的兢兢业业变成一大群人的集资行为时,也有越来越多人开始注意到了其中的“灰色地带”——在集资去向表中做手脚来获利、利用信息不对称,制定过高的周边价格。近几年,明星应援站被爆出沦为“粉头”敛财工具的事件也不在少数。有业内人士表示,明星的后援会在某些方面属于商业组织,应该受到一定的监督,但它同时也是一个自发性的组织,缺乏完善的监督机制导致了其内部乱象丛生。
  不过,《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圈内人士倒是坦言,“‘粉头’敛财,有,但真的很少,现在国内应援站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活下去。”
  杜南称,“目前绝大多数站子根本挣不到钱,有的穷的快脱裤衩了。周边产品如果卖太贵会没人买,卖便宜了有时候连本都回不来。活动集资也常常达不到目标,只能靠几个应援站的管理人员自己贴钱或者附属站子的后援团支援下。” 
  据了解,“这届哪家成于应援会,哪家败于应援会?”“如何运作一个衬得起偶像的应援会?”一直在圈子里的热门话题,而为了运营一个为爱豆长脸的应援站,要花的钱有时甚至打不住。以销售周边而言,如果直接“拿来”会被质疑侵犯版权,如果原创,从设计到成品耗费的时间和精力惊人,而且出于对粉丝的热爱,管理人员基本略高于成本价出售。“这点赚的钱,连参加个爱豆的活动都参加不起,毕竟机票、活动门票都是一大笔开销,大家都是把每分钱都花在爱豆身上。” 
  此外,应援站因“爱”而生,也会因“爱”猝死。比如去年年底,鹿晗自爆和关晓彤热恋中,这波恩爱秀得万千女友粉大呼心塞塞,出现大面积脱粉。最具代表性的当属“朝鹿”这个有着44万粉丝的鹿晗粉丝应援站了,随即简介完整清空,运营博主的团体小号也明白暗示已脱粉。要知道,此前这家应援站为鹿晗花了不下百万,光QQ音乐专辑就一口气买了7777张。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