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麒麟合盛估值幻影:一级市场赶超二级
员工入股积极性不高  有工程师只投了123元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借着独角兽的东风,日前由原360副总裁李涛创办的麒麟合盛(APUS)向中国证监会递交了创业板IPO申请,准备筹集资金8.7亿元。有着昔日“手机卫士之父”坐镇,加上中科创达原“网红”董秘武楠的驰援,监管层又刚刚为新经济铺设完毕快车道,公司此时谋求上市算得上“适逢其时”。但在资本人士看来,麒麟合盛得偿所愿并非易事。 
 
“独角兽”估值幻影 
    公开资料显示,麒麟合盛提供的主要产品是APUS系统,基于安卓操作系统底层,在智能手机上向用户提供一系列服务。在招股书中,“独角兽”几个字被屡次提及。公司称,2015年8月,公司仅成立一年即入选《华尔街日报》全球初创公司10亿美元俱乐部,并作为亚洲独角兽代表成为榜单中最年轻的公司。2015年、2016年,公司连续被评为中关村独角兽企业,2017年更是被长城所、中关村管委会、火炬中心评为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
    资本对独角兽企业的激情令人咋舌。据了解,2017年7月26日,睿信秋实以43.3万美元等值的人民币对麒麟有限增资,本次增资时公司的投后估值为86.3亿人民币;2017年8月11日,深创投、誉辉投资携手入场,公司的投后估值变为100亿人民币;2017年9月20日,海盈佳以与12万美元等值的人民币对公司进行增资,公司的投后估值升至120亿人民币。
    也就是说,仅仅两个月的时间里,麒麟有限的估值从86亿元涨至120亿元,增幅达到四成。这样的估值膨胀速度,让在美上市的竞争对手——猎豹移动有些情何以堪。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猎豹移动2017年实现总收入49.75亿元,净利润13.8亿元。同年麒麟合盛营业收入为9.06亿元,净利润为2.4亿元。相比而言,猎豹移动净利为麒麟合盛的近6倍,但截至6月15日收盘,猎豹移动的最新市值为17.27亿美元(111亿人民币)。如果视线拉回至去年9月底,猎豹移动的市值只有83亿人民币。 
 
360标杆效力
    这是“独角兽”喧嚣时代的缩影。《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深圳投行人士直言,去年下半年开始独角兽概念备受市场关注,这类企业尽享融资便利的同时,造就了一个个估值神话。据了解,过去一个项目可能10年才能达到10亿美元估值,现在可能三四年就达到了。难以想象的是,在一级市场上,独角兽企业估值增长的速度已经快于通过上市达到相应估值的速度。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6月,公司创始人李涛及投资人代表共同设立麒麟科技,当时他们的目标是搭建红筹架构,麒麟科技作为红筹架构下的境内VIE。但2016年12月,公司就开始拆除红筹构架,拟实施重组方案以推进A股上市。
    麒麟合盛为何改变心意转投A股?《金证券》记者发送采访提纲于公司,截至记者发稿未有回复。
    在前述人士看来,360私有化退市、借壳重组上市的资本套利大戏,或许是麒麟合盛改弦易辙的重要原因。招股书披露,麒麟合盛创始人李涛曾在奇虎360公司担任副总裁,主管无线业务和国际业务时期被称“渠道营销之父”、“手机卫士之父”。公司多位高管也同样来自于奇虎。 
    众所周知,美国东部时间2016年7月15日,奇虎360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私有化交易完成,股票不再在美国纽交所公开发行,360退市前估值93亿美元。时间转至2018年2月28日,360A股借壳上市首日开盘价65.27元,总市值高达4400亿元人民币。 
    梳理上述时间线,360在美退市时市场就有其回归A股的风声,恰恰是在360退市不久,麒麟合盛同样开始剑指国内资本市场。“360上市是个标志性事件,当时大家就能隐隐约约感受到,监管层对新经济企业从犹豫到拥抱的态度转变,尤其最近政策相继落地,麒麟合盛肯定是赶上了好时候。”那位人士表示。 
 
员工买股如买彩
    踩准了点,麒麟合盛能否成为幸运儿?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0.55亿元、5.86亿元、9.0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77亿元、1.67亿元、2.42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情况为-0.37亿元、-0.76亿元、净赚2.4亿元。 
    事实上,“独角兽”IPO虽然开启快车道,但仍需满足比较苛刻的条件。根据6月7日证监会出台的《试点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并上市监管工作实施办法》,对于尚未境外上市的试点企业应当符合以下两个标准之一:最近一年经审计的主营业务收入不低于30亿元人民币,且企业估值不低于200亿元人民币;研发人员占比超过30%,已取得与主营业务相关的发明专利100项以上,主要产品市场占有率排名前三,最近三年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30%以上等。
    根据华泰证券筛选整理,蚂蚁金服、小米、阿里云、滴滴出行、美团点评、今日头条等38家企业或符合标准,麒麟合盛并未入榜。 
    有券商人士对《金证券》记者直言,报告期内麒麟合盛扣非净利润有两年是负值,营收及企业估值均未达到试点企业门槛。需要提及的是,独角兽企业要想在IPO赛道上疾驰,必须有傲人的底气。从最近实例来看,2017年富士康母公司营收3545.44亿元,净利润162.20亿元;宁德时代最近三年净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100%,去年净利润为41.94亿元。对于这样的盈利规模,麒麟合盛显然望尘莫及。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公司成立了多个董事、管理人员及骨干员工的持股平台,合伙人大概在80名左右。对于原始入股,麒麟合盛的员工们就像“买彩”。记者粗略估算,近乎一半的合伙人出资额不到1万元,2000元以下的有34人,千元以下的有11人,某位开发工程师竟然只投了123元。出现如此另类的场景,不知是程序猿们对公司IPO信心不足,还是认为“一切如浮云”? 
    麒麟合盛IPO进程中还会遇到哪些暗礁,《金证券》记者将继续关注。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