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麒麟合盛“轻描淡写”巴西未了诉讼
存在不能在巴西市场使用商标的风险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日前,由原360副总裁李涛创办的麒麟合盛(APUS)向中国证监会递交了创业板IPO申请,计划筹集资金8.7亿元。《金证券》此前报道了该公司虽然两个月估值膨胀四成,员工入股积极性却不高,有工程师只投了123元,引起市场极大关注。记者更注意到,在其重要海外市场——巴西,麒麟合盛正面临一场未了的官司,其对公司的影响或许并不能“轻描淡写”。 
 
未了诉讼
  招股书披露,2017年9月28日,巴西的CHAVE DIGITAL TECNOLOGIA ELETR?NICALtda 公司起诉麒麟有限,要求麒麟有限在巴西停止使用“APUS”商标,并赔偿大约4800美元精神赔偿和物质赔偿(尚待法院最终判决确认)。
  截至2018年4月30日,该案尚在审理过程中。据了解,如果败诉,公司在巴西可能存在不能使用该商标的情形,公司可能面临大约3万美金的赔偿。麒麟合盛认为,鉴于上述可能的赔偿金额较小,该诉讼对本次发行不构成重大影响。
  但《金证券》记者发现,如果细究,该桩诉讼对麒麟合盛的影响或许并不能如此“轻描淡写”。麒麟合盛提供的主要产品是APUS系统,基于安卓操作系统底层,在智能手机上向用户提供一系列服务。公司披露,截至2017年底,公司产品覆盖全球200余个国家和地区。其中,报告期内日活跃用户排名前十的国家里,巴西稳居前三,足见巴西市场对麒麟合盛的重要性。
  麒麟合盛缘何在异国惹上官司?日前,《金证券》记者发送采访邮件于公司,截至发稿未有回复。“3万美金的赔偿确实不算多 ,但公司在巴西可能存在不能使用该商标的情形,这才值得关注。”《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律师表示。 
  该律师认为,虽然对巴西的法律不是特别清楚,但从通常意义来看,原告要求被告停止使用商标,一般意味着双方使用的商标相同或者类似,容易让消费者产生混淆。“此前麒麟合盛为了推广争议商标,肯定有不菲的投入,一旦被判定不能继续使用,公司在巴西地区的业务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关系到老客户留存和新客户拓展。”在该人士看来,对此麒麟合盛应该在招股书中有更详尽的披露。 
 
巨头依赖
  事实上,麒麟合盛虽号称有12亿月活用户,但变现能力依赖于第三方,主要依赖于两个大客户——Google和Facebook。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麒麟合盛的商业模式,是移动互联网行业典型的“免费+广告及服务”模式。通过免费向海外用户提供公司的移动互联网产品,获得用户及流量资源,进行移动互联网广告投放取得收入。
  招股书可见,公司的两大广告平台客户贡献的营收起伏不定。比如,2017年Google高居公司客户榜首,贡献的收入金额为4.7亿元,2016年为8473万元,但2015年公司前五大客户名单却未有Google名单。与此同时,Facebook2016年为公司第一大客户,收入金额为3.7亿元,但2017年却缩减至3.3亿元。
  个中缘由,或许能从部分往事中探寻答案。2014年12月9日,风生水起的APUS Laucher突然从多国的Google Play榜单上消失。当时,Google方面还发出警告信,要求APUS停止广告投放立刻整改,否则将面临最严重的处罚——从Google Play全面下架。据了解,APUS当时顶着  Google严厉打击诱导推广的整治之风而逆向行事。比如,用户手机上会显示如下字样:“警告!你的操作系统已经严重过期,如果不能立即更新,系统会有崩溃的风险!” 但用户点击更新系统的按钮后,却跳转到Google Play下载APUS Launcher。Google在察觉之后立即采取了封杀的措施,这才导致APUS Laucher在榜单消失。
  业内知情人士向《金证券》记者表示,正是因为被封杀,麒麟合盛与Google的合作关系一度冰冻,导致2015年收入锐减。至于Facebook,去年年初Facebook“暂停所有中国区工具类应用广告”闹得纷纷扰扰,虽然麒麟合盛曾经一纸声明称,“对我们没有影响,APUS是用户系统,而非工具类产品”,但从实际结果来看,去年来自Facebook的收入缩水是不争的事实。
  前述业内人士表示,捆绑消费、诱导消费是移动互联网公司早期出海的惯用招数,它们借此用很低成本完成规模化扩张的同时,也频频引发平台巨头的棒打封杀。“最近几年,这些比较早走出去的企业慢慢不再触碰这个底线,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盯上海外市场,它们简单粗暴地复制先行者的商业模式和推广手段,往往因为某几家企业的行为,殃及整个行业,这也是麒麟合盛比较大的一个运营风险”,他称。 
 
规模毒药?
  值得一提的是,麒麟合盛此次上市拟募集8.7亿元,用于APUS云服务平台升级、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研究院、系统升级与产品线扩展项目。按照规划,未来三年公司的人员配置将进入“爆发时代”。 
  招股书披露,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拥有产品和研发人员196人,占总人数64.47%。而根据公司的募投计划,三年内云服务平台项目将新增人员105人,APUS系统升级与产品线扩展建设项目招聘研发技术人员455名,尤其AI研究院项目将新增研发人员110人。这也意味,如果不考虑部分人员重合,三年后公司研发技术人员是目前的3倍多,且相当部分的募投资金花在“抢人”上。 
  比如,AI研究院项目第三年110人到位,薪酬金额为7717.5万元,据此计算,研发人员人均年薪达到70万。《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去年麒麟合盛董监高薪酬大概在60万-90万元,也就是说,三年后高管薪酬没有出现大的涨幅,前述百位研发人员的薪酬将赶超董监高。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投行人士直言,“这有两种可能,一是公司确实爱才心切,启动了大规模的人才储备和战略升级;二是部分募投资金仅仅是‘挂’在研发人员头上,新招人员不一定能享受到如此高薪待遇。” 
  早前,麒麟合盛创始人李涛曾对媒体表示,“坚决反对规模制胜,速度是青春、规模是毒药,所有失败公司都死在规模上”,但种种迹象表明,公司正在大步规模扩张中。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