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仙股”中弘股份否认碰瓷加多宝
推高了竞争对手白云山的股价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本被质疑“碰瓷”加多宝的中弘股份(000979),8月28日晚间发了份反转公告,称公司与加多宝签订的协议以及关于加多宝的财务数据均真实有效。《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尽管加多宝和中弘股份就“债务重组协议门”陷入对峙,这两日“仙股”中弘股份的命运却发生逆转,连续两日股价上演涨停。
 
强调“如实公告”
    此前中弘股份于8月27日晚间公告,公司及控股股东与加多宝集团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签署《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其中,加多宝集团一方的授权代表为黄伟清。
    但8月28日开盘后,加多宝通过官网宣布,加多宝集团从未与中弘股份、中弘卓业以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签署过《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对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加多宝集团从未对黄伟清出具任何授权。中弘股份在公告中所述有关加多宝集团的经营情况及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
    加多宝的澄清引发监管部门重视,深交所决定对中弘股份早盘盘中临时停牌。28日下午6点,深交所闪电发函,要求中弘股份详细说明相关情况。
    据了解,中弘股份28日深夜澄清,公司及控股股东中弘卓业实际控制人王永红、财务总监刘祖明,加多宝集团参与人为首席执行官黄伟清,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法人代表邓伯淙8月27日下午在香港中弘国际会议室签署了协议。
    中弘股份强调,根据加多宝集团提供的委任书,加多宝集团实际控制人陈鸿道委任黄伟清为加多宝集团首席执行官,由黄伟清负责加多宝集团对外一切事务。加多宝集团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集团提供给公司,公司是“如实公告”。公司对于加多宝集团不与公司沟通擅自发表的声明深表遗憾和无奈。 
 
自救成游资炒作理由
    如此一出闹剧,却在二级市场掀起惊涛骇浪。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8月28日,在重组的利好刺激下,已经跌成“仙股”的中弘股份当日涨停开盘,即便加多宝迅速澄清,该股仍未打开涨停板。之后,深交所宣布中弘股份盘中临时停牌。
    8月29日,澄清公告披露后,中弘股份开盘封死跌停,封单一度逾百万手,但午后强势拉升涨停,振幅超20%。尾盘中弘股份不改涨停,每股报0.96元。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沪上券商人士直言,如果如中弘股份所言这份重组协议真实有效,仍然遭到加多宝官网辟谣,只能说明加多宝董事会内部并不知晓该协议,“可以说中弘太急了,还没走到董事会审议这一流程,就迫不及待对外宣布了这个消息。”
    中弘股份急吼吼的背后,是其已经被推至悬崖边。在8月28日晚间的澄清公告中,中弘股份也表示,公司股票已连续10个交易日(2018年8月15日-28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条第(十八)项的规定,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公司股票存在可能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无论如何,经过两日涨停,中弘股份的股价距离1块咫尺之遥,尤其公司暴露其急于自救的心态,更成为游资炒作的理由。但从眼下来看,中弘股份仍然危局难了。一方面,经过这次“开撕”,公司与加多宝的重组计划多半泡汤;另一方面,公司仍然深陷债务危机,主业停顿,因涉嫌虚假记载被立案调查。短时间内,公司想另寻“白衣骑士”,实非易事。 
 
加多宝家底亮相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备受市场关注的王老吉加多宝“红罐之争”尘埃落定后,加多宝的收入情况在行业内一直是个谜,直至此次中弘首次将加多宝的家底公布于众。“从加多宝的声明来看,中弘此举显然激怒了加多宝,也直接推高了竞争对手白云山的股价”,前述券商人士对《金证券》记者直言。
    中弘股份8月27日晚间披露的数据显示,加多宝2015年-2017年未经审计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0.4亿元、106.3亿元和70.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亿元和-5.82亿元。2017年,加多宝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除了经营业绩大幅下滑以外,该份数据还显示加多宝在2017年底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净资产亏损3.45亿元。
    在加多宝业绩“走低”的当下,其曾经品牌的授权方广药集团旗下的王老吉销售却是稳步攀升。根据广药集团控股的白云山2017年年报显示,其主要产品为王老吉凉茶的王老吉大健康集团2017年销售额85.74亿元,同比增长10.35%;净利润6.31亿元。而今年上半年,王老吉大健康销售额52.75亿元,同比增长5.52%。据了解,在昨日股市疲弱的情况下,白云山股价高涨2.5%。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