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券商圈心忧分析师评价体系怎么变
“投研界奥斯卡”评选戛然而止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2018年,各种市场超预期因素层出不穷,分析师们整天埋头研究影响股指、股价、利率、汇率、房地产以及各种资产价格的超预期因素,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最大的‘黑天鹅’原来是分析师自己的职业生涯……”中秋节前,因为30家券商集体退出、主办方急按暂停键,被誉为“投研界奥斯卡”的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戛然而止。 
    “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始于2003年,15年间,这一金榜模式可以说重塑了整个证券行业生态格局,金榜题名者名利双收、行业争抢,一些中小券商则寄希望于挖角明星分析师、提升研究所实力。备受市场关注的是,一旦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落幕,这条产业链如何重构、券商分析师评价体系又将何去何从? 
 
最佳分析师评选紧急暂停 
    9月21日下午,中国证券业协会挂出一份由30家券商联合发布的声明,这份声明中提到:鉴于目前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活动中出现的负面舆情和不正当竞争行为,严重影响评选活动的严肃性、公平性和专业性,我公司决定退出参加新财富分析师评选,以维护证券分析师职业声誉和行业公信力。这30家券商包括安信证券、长江证券、东北证券、东方证券、东吴证券、方正证券股份、光大证券、广发证券、国泰君安、国信证券、海通证券等。 
    与此同时,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声明,称支持证券公司退出有关分析师评选活动,同时还指出一些证券公司中以个人名义参评的人员也表示退出评选。 
    新财富数据显示,2017年参选机构一共44家,30家大面积退出意味着今年评选名存实亡。9月21日晚上,新财富方面称,鉴于突发原因,决定暂停2018年度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投票,后续相关进展将及时在新财富媒体平台公告。 
    事实上,21日早间就有消息爆料,相关部门已开始与券商沟通,希望券商主动退出新财富评选,并希望券商签署一份退出新财富评选声明。 
    据《金证券》记者了解, 今年新财富投票于9月18日9:30开始,投票截止日原定为9月27日17:30,但20日新财富官方突然向机构投票人发送催促投票通知,也引发市场猜测。 
 
压死新财富的“最后晚餐” 
    公开资料显示,“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诞生于2003年,由《新财富》杂志创办,每年都会选出由机构投资者投票决定的、中国资本市场最出色的分析师,掌握生杀大权的评委是公募、保险、私募等A股市场的机构投资者。 
    业内普遍认为,此次证券公司集体退出新财富分析师评选,与此前方正证券分析师疑似拉票事件有关。9月18日金融圈因为方正证券的一条不雅视频炸锅,饭局流传出的貌似亲昵的视频和照片被广泛传播。视频传出后不久,方正证券内部决定对旗下分析师马军、员工廖蕾停职并启动专项调查,新财富杂志社也在18日下午通过其官方微博回应,取消方正证券马军等参评第16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资格。 
    圈内人士对《金证券》记者透露,压倒新财富评选的最后一根稻草,或许还包括近日另一则消息。某财经知名大V发帖称,广发证券首席策略给买方快递礼物遭公开埋汰,被直接扔进垃圾桶。从爆料内容看到,买方为太平基金的人员,邮寄方为广发策略研究团队。
    作为国内卖方评选影响力最大的一个奖项,新财富的影响力不可谓不大。两年前,市场就有传闻,不计年终奖和其他提成收入,新财富第一名的基本薪资是每年500万元,第二名300万-400万元,第三名100万-200万元,前五在100万元左右。对于买方来说,由于新财富规模门槛高,不少私募会将参评资质作为噱头(2017年参评私募不足千家,而全国证券类私募在万家以上)来蛊惑小投资人,进而作为变相推荐产品的手段。 
    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下,新财富分析师评选逐渐变成名利场。每逢投票季,行业内拉票、拜票屡禁不止。就在本月初,中国证券业协会曾向众券商下发《关于加强对证券分析师参加有关评选活动管理的通知》。通知就分析师参加评选提出八项要求,包括严禁证券分析师、研究销售等人员以各种形式对投票人请客送礼,包括提供礼金、礼品、旅游、红包、娱乐健身等,或者以其他变通的方式进行利益输送;严禁证券分析师、研究销售等人员以各种形式刊载或发送拉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在微信群、微信朋友圈等各类自媒体上刊载或以邮件形式发送拉票信息等。但从实际情况来看,种种禁令并未奏效。 
 
心忧分析师评价体系 
    焦躁、扼腕、坦然、深思,这个中秋节,券商圈注定无法平静。 
    某中型券商中层对《金证券》记者直言,不少研究所早已对新财富评选心生退意,有些甚至曾经宣告退出,但最终仍选择回归或者分析师以个人名字重新参加。“最重要的原因是,不少券商将新财富评选作为研究员评价和薪酬的参考标准。”在其看来,买方可以借收益率一较长短,但研究员的服务能力、贡献大小并没有合适的量性衡量标准,“总不能领导拍脑袋决定或者论资排辈。” 
    不过,他也坦言,很多人将新财富评选视为高考,也是是明显不妥当的。毕竟高考有规范的规则和流程,而新财富评选裹挟着太多的利益纠葛,有失公平和合理。 
    有沪上券商分析师则在《金证券》记者面前透露出担忧情绪,“以前新财富就像个跳板,只要名次靠前,薪酬在公司内部都是高高在上,跳槽也相当有底气。如果取消了,公司会不会降薪?未来评价体系如何变化,直接关系着我们的生存状况。” 
    兴业研究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徐寒飞表示,过去的分析师估值体系哪怕不尽合理,但“聊胜于无”,估值基准消失之后,如果以真实的佣金派点为评价基准,用一位著名的有色分析师的话来说:过去排名是跟同一行业里面的5-10个分析师竞争,现在佣金是跟全市场的几千个分析师竞争,再考虑到佣金分配的“头部效应”(前20家基金公司贡献了大部分交易佣金),初期的竞争剧烈程度很可能会大大超出预期,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至于分析师评价体系,申万宏源前任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则称,无论卖方还是买方,这三个方面缺一不可,也是评价一个研究员是否合格的基准。一是研究(研究是基础,是使用价值);二是沟通(价值实现的渠道,除非研究员兼基金经理,这一环节对于价值实现至关重要);三是交易(这是价值,是落脚点,只有转化为交易,研究才有价值)。研究员的贡献就是投资转化率,无论是卖方还是买方都要致力于做好的研究好的沟通提升价值转化率,这样才能提升自己的价值。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