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山西煤老板梦碎“白加黑”

白酒“一号工程”至今未投产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山西有三宝,汾酒、陈醋、煤老板。如今,汾酒花容失色,扎到酒坛子里的煤老板也不复当年之勇。
    2010年资本市场传出重磅消息,30多个煤老板要给山西汾酒集团注资50亿元,汾酒集团产能借此将扩大3倍,重回白酒一线阵营,煤老板也能实现“白加 黑”的梦想。随着白酒市场由热转冷,这个被称为吕梁市转型发展“一号工程”的项目前景生变。《金证券》记者了解到,目前尽管项目主体建设完工,但汾酒方面 并未急着投产上市,而是谨慎地向部分土豪销售基酒。     
    
“一号工程”迟迟难投产
    据早前的消息,来自吕梁市的这30多名煤老板组建“中汾酒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50亿元,在汾阳市杏花村打造一个5平方公里的“杏花村酒业集中发展区”。按照当初的规划,获得巨资的汾酒集团将把汾酒产能扩大3倍,相当于“再造三个汾酒厂”。    
    2012年4月16日,汾酒集团与中汾酒业签署年产10万吨白酒项目合作框架协议,并合作成立酒业发展区股份有限公司,汾酒集团以技术、管理和人员出资,占股权51%;中汾集团以全部产能资产出资,占股权49%。
    山西媒体曾多次浓墨重彩地报道称,杏花村酒业集中发展区建设项目是山西省重点工程,也是吕梁市转型发展的一号工程。项目全部建成投产后,预计可新增销售收入200亿元,新增利税50亿元,新增就业岗位1万个,带动相关产业产值100亿元。
    不过,一度大张旗鼓宣传的这个项目,近两年来陷入沉寂。广受关注的一则消息是,2013年8月19日下午,汾酒集团宣布山西汾酒集团酒业发展区股份公司正 式推出“杏花村3号酒”。杏花村3号将先推出两个系列产品,价格区间从100元到300元。在渠道推广上,杏花村3号除了传统的白酒实体渠道经销方式外, 还将在电子商务方面有创新举措。
    知名白酒专家孙延元向《金证券》记者透露,“去年7、8月份的时候,我特意到这个项目去看了下。规模很大,跟一个小县城差不多。建设基本完工,都是仿古建筑,显得古色古香,但现场没有几个人,项目还没有正式运营。”
    去年11月8日,《吕梁日报》也曾报道,自2010年9月开工建设以来,中汾酒业10万吨白酒资源整合项目,已投资到位90亿元,工程量完成95%,部分项目有望当年年底投产。
    然而时至今日,杏花村酒业集中发展区建设项目并无投产消息,杏花村3号也无上市风声。持续跟踪山西汾酒的深圳券商研究员向《金证券》记者称,“项目进度确 实低于预期,去年我们到公司调研时,公司的说法是第一期计划建设3万吨,将在2013年中旬投产,年底基本能达全产。”
    
杏花村3号貌似“庶子”
    对于这个项目的慢节奏,市场人士并不意外。上述研究员对《金证券》记者称,“政府牵动、煤老板资金撬动、汾酒带动,是这个项目的三股力量。项目启动之初,白酒业正处于好光景。时过境迁,如此大体量的项目反而成为拖累。”
    数据显示,2013年山西汾酒实现销售收入60.87亿元,同比减少6.04%;实现利润总额14.41亿元,同比减少26.71%。今年第一季度,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5.57亿元,同比下滑44%;而净利润为3.51亿元,同比下滑54%。
    去年白酒巨头争推大众酒品的背景下,山西汾酒去年年底也推出主打省外的中低端新品甲等老白汾。不过从研究员渠道调研的情况看,甲等老白汾去年年底广州经销商会后开始招商,尽管200元以内的售价及省外发行的定位也合适,但招商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杏花村3号定位低端,本意是补缺汾酒略显高端的产品线。然而在市场颓势之际、在甲等老白汾推出之时,杏花村3号再要上市显得尴尬且存在风险。   
    杏花村品牌模糊的身份,也让外界困惑。在去年8月的新闻发布会上,汾酒集团透露,集团与山西煤老板合作将杏花村品牌从汾酒集团分离出来,交与双方合资的山西汾酒集团酒业发展区股份公司独立运营,以后该合资公司将独立使用杏花村品牌。
    而在今年5月20日的投资者交流会上,山西汾酒总经理韩建书却表示,“杏花村品牌属于股份公司”。
    
玩法翻新对外开卖基酒
    “汾酒的这个项目,据说换了个玩法。最近他们找了些人来认购基酒,我的一个房地产商朋友,就认购了一些。认购的酒还是放在公司酒窖里,只是装了摄像头,认购人可以随时了解基酒的情况。”白酒专家肖竹青本周对《金证券》记者透露。
    这一模式并不新鲜。去年8月份,重庆一酒企就拿出1500坛诗仙太白“古佛洞藏”封坛原酒对外限量发售,客户可选择提酒,也可与公司方面签订保管协议及收购合同,收购合同承诺5年保管期满后,将以购买时的价格双倍回购。
    汾酒集团副总经理、发展区股份公司总经理杨建峰曾对媒体表示,杏花村酒业集中发展区将年产原酒6.6万吨,成品酒10万吨。上述券商研究员认为,“以前汾 酒公司的说法是,杏花村项目为股份公司提供基酒,现在变为对外销售。近7万吨的原酒,土豪又能‘喝’下多少?”
    形势比人强。业内知情人士向《金证券》记者透露,“对于这个项目,煤老板也在迟疑。不跟进吧,前面投的钱要打水漂;跟吧,前景说不清楚。”
    据了解,2010年汾酒集团和吕梁市政府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当时汾酒集团伸出的诱人花枝是“愿意让未来的发展区企业共享品牌,并提供技术支持。”正是 “共享品牌,技术支持”这8字方针,促使煤老板迅速决定投资酒业。但后来事情演变为,煤老板只投资分红,不参与经营管理。
    无经营权、无话语权,白酒盈利可期时,煤老板或会选择让步继续跟投。如今行业风险急升,煤老板们会坚守多久?
    杏花村品牌到底归谁?杏花村3号与甲等老白汾如何避免正面冲撞?酒业集中发展区项目的产能怎样消化?基酒销售模式详情如何?面对《金证券》记者的疑问,刚 刚从山西汾酒董秘一职晋升为汾酒集团副总经理、山西汾酒销售公司总经理的刘卫华,选择了回避,建议记者向集团办公室咨询。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