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众筹平台腾挪忙躲非法集资

网络版“投行”尴尬
   
金证券记者 陈岩

“众筹确实面临非常敏感的政策法规问题。”天使汇CEO陈斌曾坦言,股权众筹不仅涉及一些公司法的问题,同时可能面临非法集资的风险。
    尽管如此,游走在政策、监管边缘的不少国内众筹平台,把相关法律法规吃得很透,日常经营中小心翼翼地规避“红线”。大家投创始人李群林对《金证券》记者直 言,“我们严格控制单个项目的股东人数,最多不超过40人,总募资额一般控制在百万元以内。另外,为了规避风险,每一个项目的签约、手续等操作完全在线下 完成。”
    
火箭般蹿红
    尽管面临政策压力,作为舶来品的众筹仍在国内互联网上悄然生长,引得各路资本捧场。
    众筹,即大众筹资或群众筹资。2011年7月,点名时间上线,算得上是国内上线最早的众筹平台,但众筹平台成气候却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
    2013年11月,众筹平台天使汇欲在自己网站上众筹500万元,但短短三天认购额就超过1000万元;去年12月,大家投通过自身平台众筹到300万 元,总估值达3000万元,已接近VC机构A轮投资标准;紧接着,点名时间从经纬中国等机构处获得数百万美元的A轮投资。
    资本的热情远不止于此。《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天使投资机构深圳国富源投资今年2月宣布,将在一年内通过大家投平台领投50个初创期项目;3月,温州本土 众筹平台“爱创投”横空出世,中科创智的“爱合投”也已经公测上线;此外,中国创业咖啡联盟、蜂窝私人董事会、好投网、创业易等均抛出话题要做众筹。
    “互联网金融现在太火了,众筹也跟着火。”艾瑞咨询分析师李超对《金证券》记者指出。
    
网络版“投行”  

    众筹究竟怎么玩?李群林举了个例子。某服务类APP在大家投网站上宣布需要融资150万元,出让10%的股份。然后有一定门槛和资质的领投人认投9万元,其余陆续跟投人认投20万、10万、3万不等。
    凑满融资额度以后,领投人会以此办理投资协议签订、工商变更等手续,资金注入项目之后,该项目的天使期融资完成。据悉,项目如果融资成功,平台将收取相当于5%项目融资额的费用。这个收费水平,折合目前投行IPO平均承销费率的七成左右。
    李群林告诉《金证券》记者,投资者的退出渠道是引进VC/PE,或者通过新三板、IPO进行股份出让。“我们力推领投+跟投的模式,领投人是专业的天使投 资机构或专业投资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和辅导创业项目,提高成功率。”他还透露,他们目前正研究如何加强投后管理。
    不过,沪上一位PE投资经理对《金证券》记者坦言,“即便是专业的投资机构,10个项目里有3个能成功退出就很不错了。更何况是早期天使投资,成功率更 低。如果只强调投资门槛低,而忽略投资的风险,将是一大隐患。对投资人来说,可能刚开始很新鲜,一旦发现拿不到预期的回报,后面的麻烦事就多了。”
    对此,天使汇的陈斌表示,考虑到投资人的风险判断能力,“天使汇目前主要面向天使投资人。”
    “股权众筹平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相当于一个场外资本市场。审核并发布募投项目资料,撮合融资,完成相关股权变更文件。”李超评价。
    
游走政策边缘
    目前的国内环境下,众筹平台的运作毕竟面临着不小的风险,比如非法集资。
    《金证券》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众筹网站大致分为两支,以点名时间、众筹网、追梦网为代表的支持创意与产品创新的众筹平台;以天使汇、大家投为代表的天使投资股权众筹平台。
    以点名时间为例,该平台明确要求项目回报方式必须为实物或者服务,绝不能涉及资金。“点名时间和非法集资有本质区别,支持者对一个项目的支持属于购买行为,而不是投资。”点名时间CEO张佑曾在多个场合强调。
    股权众筹与非法集资仅一线之隔,如何在经营中规避政策“红线”?
    游走政策边缘的人,往往是将相关法规吃得最透。“政府对我们的态度是鼓励的,我们也以多种方式降低法律风险。”大家投创始人李群林对《金证券》记者直言, “按照相关规定,股份有限公司向不特定公众发行,或股东人数超过200人,必须经过证监会批准。所以我们严格控制单个项目的股东人数,最多不超过40人, 总募资额一般控制在百万元以内。此外,为了规避风险,大家投每一个项目签约、手续等完全线下完成。”
    大家投的法律顾问、广东德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赖轶峰则认为,这家网站的业务并未触犯法律规定。
    “大家投的相关操作是符合《合同法》、《公司法》等相关法律规定的。”赖轶峰告诉《金证券》记者,“众筹平台算是互联网新生事物,法律和行政法规没有明确规定。退一步来讲,法不禁止即为自由。”
    
    
《《延伸阅读
    新三板引入众筹只是构思
    金证券记者 陈岩

    互联网金融走俏,已经波及金融业各领域。金元证券董事总经理陈永飞就建议,新三板市场可引入众筹模式提高融资活力。
    在陈永飞看来,新三板企业是众筹模式的绝佳载体。首先,新三板挂牌企业经过券商辅导,较为规范;其次,新三板企业股东人数可突破200人,为潜在投资者提供了足够的入股机会。
    “很多企业不愿意上新三板,就是因为融资功能不足。如果能引入众筹模式,对新三板和券商来说,都是一大利好。”南京一位新三板保代对《金证券》记者直言, “但目前来看,新三板创新还需要政策放开才行。最起码,我还没有听到新三板有引入众筹的意向,也没有相关调研和座谈。”
    “如果新三板能作为众筹标的,对众筹行业来说肯定是一个非常大的跃进。”艾瑞咨询李超表示,“新三板是国家监管部门批准的场外市场,如果新三板引入众筹,最起码代表了监管部门的一个明确认可的态度。而目前,众筹平台发展的最大瓶颈,就是政策不明确。”

编辑:朴文